20年前飯局錄音都可能被挖出 中研院研究員蔡文軒習近平為連任鼓勵幹部互相舉報

作者
何宇軒
發佈時間1/28/2022, 3:08:35 AM
最後更新1/28/2022, 3:25:37 AM

【沃草】特約記者何宇軒報導

已擔任中國國家主席2任10年的獨裁者習近平預計將在今(2022)年底的「二十大」(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打破過去江澤民、胡錦濤只做2任10年的傳統,連任第三任,展開下一個5年任期。中研院政治所研究員蔡文軒指出,習近平透過反貪腐的過程,鼓勵幹部「互相舉報」,使幹部彼此無法信任,最終只能跟隨習近平,被他所控制。習近平在反貪過程中有意識地建立某種「政治恐怖」,相較於其他法治國家所採取的「不溯及既往原則」,中共取而代之的是提出「終身問責」等概念,給中共黨內幹部帶來非常大的心理壓力,因為在20年前做的事、或是在飯局講了話被錄音,都有可能被挖出來。

中研院政治所研究員蔡文軒。攝影:何宇軒

中研院政治所研究員蔡文軒。攝影:何宇軒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與《中共研究》雜誌社本月11日舉辦「2021年中國大陸情勢總結與未來發展趨勢觀察」研討會,總結2021年中國在黨政、社會、軍事等多方面的狀況。

在黨政層面,蔡文軒表示,中共藉由持續性的反貪腐政策,減少習近平在二十大連任之路的政治障礙。習近平在過程中會有意識地建立某種「政治恐怖」,相較於其他法治國家所採取的不溯及既往原則,中共取而代之的是提出「終身問責」等概念,給中共黨內幹部帶來非常大的心理壓力,因為在20年前做的事、或是在飯局講了話被錄音,都有可能被挖出來。

蔡文軒進一步說明,這種政治恐怖,再加上鼓勵幹部互相舉報,都是學當年毛澤東那一套作法,這會讓幹部很難去信任其他人,「當沒有朋友可以信任時,就只能信任黨中央、信任習近平、跟習近平走」。這讓習近平更能去控制幹部群體。

蔡文軒也提到,中共透過黨史教育學習活動,確保黨員幹部與群眾對黨國體制的順服,進一步強化政權的統治正當性。包括中共中央和地方黨部主辦幹部黨史學習班,確保對習近平和黨的絕對忠誠,由下而上消除黨內異議與雜音。這些做法除了意味中共對政治思想與意識形態的重視,也象徵習近平的政治集權將進一步強化,以利在二十大的續任。

政大東亞所副教授王韻。攝影:何宇軒

政大東亞所副教授王韻。攝影:何宇軒

至於在社會層面,政大東亞所副教授王韻以植物生長來比喻,中國目前在社會領域施行的政策,就好比想要讓植物長得好,必須把「側芽」摘掉,讓所有養分跑到「頂芽」。中國的做法是培養「國家隊」,來支持、推動主要政策,並把所謂的側芽,例如草根NGO、在學校談公民社會的老師等人清掉。

例如在宗教方面,要培養的「國家隊」就是愛國教會、協會、愛國宗教領袖等,而被犧牲的側芽就是廣大信仰者。此外,近來從台灣鳳梨、釋迦、澳洲的葡萄酒,煤礦、立陶宛產品被中國制裁等事件,顯示了對中國而言,分離主義也是不能忍受的側芽,必須好好治理。若有國家想與台灣維持好的關係或關心新疆問題,就會被制裁。

同時,在一般民眾則採取「打攻堅戰」的作法,強調因為現在是戰爭狀態,所以宗教、言論、出國、集會結社等自由都要受限制,讓民眾相信「因為我們在打仗,所以要去支持國家隊。」

王韻也以武漢肺炎疫情為例,來說明習近平新型舉國體制遇到的挑戰。在防疫初期,中國藉由「制度優勢」,投入龐大國家能量來封城、檢測、注射疫苗,對照西方國家的混亂與對立,讓世人驚豔;然而近來國際從各種病毒變異株中,認知到疫情無法根除,開始思考「與病毒共存」的同時,中共卻以「清零」為各省市唯一目標,但設立這樣的目標未能考量科學證據,導致成效不彰。

王韻進一步說明,這整個思維是很毛澤東式的。過去毛澤東為了發展原子彈,要人民勒緊褲帶,但在經濟體制開放的現代社會,中國若還要人民再勒緊褲帶去支持國家政策,當然大部分情況下還是做得到,但若要真的能執行到每個層面,讓每個人都真心誠意地像毛澤東時代那樣去擁護原子彈政策,可能有點困難。他認為中國的脆弱性不是在制度,而是無法落實到每一個人,讓人真心誠意去擁護這個制度。

王韻坦言,一般民眾其實對舉國體制還是很支持、尊重的,甚至認為有必要,因為要讓中國可以超英趕美、讓中國可以把資源放在國家隊。因此若要看到民眾產生失望與反抗,可能還需要時間、需要耐心等待。而習近平政權的脆弱性就在於,這些人真的樂意被犧牲嗎?真的願意支持國家隊的前途與發展嗎?國家隊真的能帶領中國進入所謂超英趕美、取代美國霸權的完美境界嗎?即使國內還沒見到反抗,但在海外的副作用已經很明顯,包括新疆再教育營等方式,已經損傷中國「和平崛起」的形象,像歐洲議會與美國都通過相關人權法案、德國等長期與北京交往的國家,也在重新檢視中國政策。

中山大學亞太事務英語學程兼任助理教授林穎佑。攝影:何宇軒

中山大學亞太事務英語學程兼任助理教授林穎佑。攝影:何宇軒

在軍事宣傳上,中山大學亞太事務英語學程兼任助理教授林穎佑表示,中共這幾年在媒體上的發言,開始會讓單位各司其職。在對台方面,由軍方扮演強硬角色、喊打喊殺,讓國防部發言人做宣傳。但談到統一、結合、融合等話題,就由其他單位發言。林穎佑進一步解釋,透過國防部的發言,更能代表不惜運用武力的姿態,在對外宣傳效果上,遠比國台辦與外交部有效。

此外,相較於國防部發言,中共除了各軍種之外,也在各戰區增設新聞發言人,針對戰區來做出較強硬的回應,例如南部戰區會針對美國艦隊在南海的議題、東部戰區就是針對台海、東海等方面發言,利用不同人選、角色達到發言目的,「在戰區主戰的原則下,在發言上更具備針對性」。

林穎佑也指出,雖然在戰略戰術準則裝備上,都可看到解放軍的現代化,但習近平對於軍隊的政治教育與管控,卻遠高於江澤民與胡錦濤時期。雖然解放軍只聽從習近平的指揮,是穩固政權的保證,但在鼓吹政治正確的集體學習,是否會佔據解放軍訓練時間而重蹈文革覆轍,這可能是未來解放軍的最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