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哲遭中國囚禁 5 年終返臺對獨裁政府忍氣吞聲就是任人擺布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5/10/2022, 9:34:34 AM
最後更新5/11/2022, 2:57:12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因網路發文遭中國以「顛覆國家罪」(煽顛罪)逮補與關押 5 年,期間臺灣人權團體與國際社會不斷聲援,上月中他終於獲釋返臺,今(10)日他與妻子李凈瑜召開記者會,感謝臺灣沒忘記他。頭髮已花白的李明哲先是感性表示:「希望被救回來的我不會讓大家失望、感到不值得!」並強調,自己對中國來說只是個有人權、民主信仰的外國人,僅是捐贈物資讓中國政治犯家屬生活不致潦倒,不可能「顛覆中國政權」。他強調,會配合中國政府認罪,為的只是想回臺灣,若讓有些人失望,要說聲抱歉。他感謝李凈瑜的積極救援,也體認到高調才能讓獨裁政府有所忌憚,忍氣吞聲就是任人擺布。

李明哲(左起)與李凈瑜(攝影/廖昱涵)

李明哲(左起)與李凈瑜(攝影/廖昱涵)

李明哲:我愛臺灣、我屬於臺灣

李明哲 2017 年 3 月從澳門入境中國時被逮捕後失蹤。當年 11 月,中國政府以他在網路上的言論觸犯「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 5 年。

李明哲回顧自身的背景,他說從小受到家庭教育影響,就是「大中國思想」,自認是中國人,該服從蔣總統並服從政府。但高中開始有了轉折,歷史老師曾對他們說過:「學歷史一定要先學自己家鄉的歷史,我們不可以做一個知道長江、黃河,卻不知道孕育我們成長的家鄉從何來的人。」經歷過了各種思想洗禮與認識,李明哲自認是外省第二代,但是臺灣第一代:「我有權利說我愛臺灣、我屬於臺灣。」

隨著民進黨執政,李明哲意識到中國對臺灣的打壓與日俱增,也開始試圖了解中國的現況,臺灣的自由現狀讓他更看清中國的專制,開始對中國的政治受難者感到悲憤。

李明哲強調,自己只是一個外國人,不是中國人,不可能「顛覆」中國的國家政權,不可能對中國的人權與政治改革有實質的貢獻,所有思考都只是基於一種對世界的關懷與心意,這樣的認識也是基於對臺灣民主歷史。

李凈瑜(右)充滿笑意的看著丈夫李明哲發言(攝影/廖昱涵)

李凈瑜(右)充滿笑意的看著丈夫李明哲發言(攝影/廖昱涵)

「中國該如何民主化、人權化是中國人的責任與義務。」李明哲深知,做為一個臺灣人,所能協助的方法只有 2 種,第一是援助孤立無援的中國政治犯和其家屬的生活,所以他接管一個中國的公義基金。第二則是在網路上與中國人分享臺灣人的民主歷史。他自認,這樣做是基於對人權的信仰和人道主義的驅使,並沒有逾越身為臺灣人必須謹守的分寸。

了解到中國政治犯的家屬的處境後,李明哲所做的是刷信用卡買書、日用品或者小額捐助給政治犯家屬。在被偵訊時,也一直被問到是否背後有金主。李明哲苦笑:「最大的金主就是我妻子」,用的是自己的信用卡還有妻子的積蓄。

李明哲也解釋,因為自己的「外國人身份」比較安全,會定期去中國探訪受難中的朋友,讓我放下心中的掛念。:「我確信這和『顛覆中國政府』完全扯不上關係,也不是干預他國內政的行為。」

配合中國認罪只是為了回臺,若讓大家失望:不好意思!

「很坦白的說,我所從事的人權、人道工作,就只是這麼微不足道的事。沒想到,中國卻把我的這種人道行為,看成天大地大的顛覆政府的行為。」李明哲回憶,2017 年 3 月 19 日一如往常前往中國訪友,經由澳門入境珠海,一入境就被一堆人圍著,戴上頭套押解上車。

李明哲與李淨瑜鞠躬數秒,感謝外界救援(攝影/廖昱涵)

李明哲與李淨瑜鞠躬數秒,感謝外界救援(攝影/廖昱涵)

李明哲說,自己不知道被帶什麼地方,中國國安人員拿著顯然就已經蒐集完的資料偵訊他,這讓他非常恐慌。至於為何被逮補?李明哲坦言最初幾個禮拜完全沒有頭緒,自己並不是中國人,中國根本也沒有權利處置他,現在想起來還是荒謬可笑,但當時真的很無助,不知該怎麼辦。他自認,身為人權救援者有設立界線,所做的幫助只是不要讓中國政治受難者家屬活不下去而已。

「我當時只想要回家,回臺灣!」李明哲表示,所以才後來配合中國審訊,依照要求完成顛覆政府的筆錄和供詞,希望大家了解這都無意義的,這整場審判都是非法,而被綁架後的所作所為就是為了回家。

李明哲說:「如果認罪讓大家感到失望不好意思,但我自認沒有對不起臺灣,希望大家體諒我!」他回憶,被囚禁十多天後,發現中國方的態度有改變,也不再問案情,開始轉向要他承認受到臺灣官方單位的資助,並多次暗示兩岸有「交換間諜」。

拒聘律師,不隨中國政府演「依法行政」大戲

李明哲(攝影/廖昱涵)

李明哲(攝影/廖昱涵)

中國的舉動,讓李明哲意識到妻子應該展開救援,他深信家人一定會幫助、不會袖手旁觀。而當知道自己不是孤立無援,膽子也就開始大了,不願意認間諜罪,只好認了顛覆政權罪,因為考量前者關乎出賣國家,後者只是個人行為。

關於拒絕聘請律師,李明哲說明,因為中國法律只是要求人民服從的獨裁工具,所以明確表達不要律師。但也被中國官方駁回,說罪行重大一定要有官方律師,他也了解中國要為了演一場大戲、擦脂抹粉,讓世人認為中國是「依法行政」。

李明哲指控,中國還惡劣用妻子和母親的立場不同做分化。因此當時在法院看到李凈瑜雙手的剌字:「李明哲,我以你為榮」,隨即得到鼓舞,並對她說:「妳做的是對的,一切照妳的計劃進行。」

李明哲揭露:中國監獄強迫勞動長達 12 小時

李明哲感謝因為李凈瑜的積極救援行動,才得以只判 5 年,在監獄也沒被過分虐待。回憶監獄中的生活,李明哲說,赤山監獄是重刑犯監獄,他必須和一般刑事犯關在一起。但說是監獄,還不如說是大型工廠。

李明哲因在獄中的棉絮工廠工作,因此染上鼻過敏的職業病,記者會中頻頻脫下口罩擤鼻涕(攝影/廖昱涵)

李明哲因在獄中的棉絮工廠工作,因此染上鼻過敏的職業病,記者會中頻頻脫下口罩擤鼻涕(攝影/廖昱涵)

李明哲指出,依照中國法律規定,犯人的勞動時間是 8 小時,有必要增加 1 小時,但實際上是長達 11-12 小時,有時早上 6 點出門,要快晚上 7 點才回監獄。至於法定的一天教育日、一天休假日和節假日休息,赤山也是完全沒有。整年只有過年休 4 天,連教育日也要加班,並偽造出勤紀錄本,強迫所有犯人簽字。

這些不當勞動,李明哲透過妻子的面會時機,讓中國獄政問題攤在陽光下。李淨瑜帶出的消息,也讓中國有所忌諱,他所在的間區得到了多一天的休息,後來零下兩三度的冬天,也開始有熱水得以洗澡。

李明哲認為,高調的國際救援和監獄待遇息息相關,因此監獄不允許其他犯人和他說話,不然會關禁閉,只能有特定人士才能與他交談,這顯然是「精神虐待」。但也因此,他在獄中沒有勞動壓力,甚至最後一年被安排到最輕鬆的間區,還安排去健檢,他相信這也是李凈瑜奔走救援下的功勞。

出獄前,中國特別安排李明哲至醫院「休養」

可能是中國忌諱國際觀感,李明哲說刑期的最後兩個月,獄方特別安排他去醫院,和其他犯人完全隔離,或許是怕罹患武漢肺炎,或許也怕他把監獄的訊息傳出去。他靦腆笑說,因為每天只能躺著看電視,所體重也因此從入獄後的 80 公斤又胖回 90 公斤,所以現在外貌看起來還蠻好的。

至於臺灣民團發起的「寫一封信給李明哲」活動,李明哲坦言,自己也發動過類似活動,知道當事人一封信都不會收到,但這些信的真正目的是讓中國政府知道,這個政治犯很多人關注,不要亂搞。

李明哲說,會知道有人寄信過來,是獄警有私下和他提過。出獄前,李明哲也詢問獄方是否能將信件歸還?中國獄方則以這些信件「危害中國國家安全」,表示要依法沒收。這個理由也引來現場一陣嗤之以鼻。

李凈瑜手臂上為李明哲聲援的刺青仍清晰可見(攝影/廖昱涵)

李凈瑜手臂上為李明哲聲援的刺青仍清晰可見(攝影/廖昱涵)

至於李明哲言談間頻頻擤鼻涕,李凈瑜說:「簡單而言就是職業病!」因為李明哲最後一年被調到棉絮工廠,所以鼻子開始過敏。但考量臺灣目前疫情嚴重,醫院應該以防疫優先,還沒安排去就醫。

對於外界外界猜測高調營救是為了競選,李明哲鄭重否認。他表示,之後夫妻倆會回到原本的崗位:「對公眾生活沒有意願,也沒有任何政治野心!」他認為,關心公共事務,不是只有從政這些道路,他們一直在從事的政治檔案研究工作,就是他們關心臺灣的方式。

李明哲:高調會讓獨裁政權有所忌憚

李明哲也以自身經驗警惕要去中國的臺灣人,假設是為了經商、賺錢大概不會有事,但若是要做「良心事業」,要先評估人身安全,至少先評估有沒有像李淨瑜這樣的老婆,假設出事時願意救援。

同樣也被中國囚禁的屏東縣枋寮鄉政顧問李孟居,至今則仍無法返臺。李明哲認為,從審判到偵訊過程沒有公開,中國只單方面指出李孟居是做間諜行為。他分享,曾在出獄前,也被湖南國安人員警告可能因為「附加刑」無法立刻回臺。而他和李孟居案的結局不同,顯示高調救援才能讓獨裁政府有所忌憚,忍氣吞聲、私下處理就是任人擺布。

針對媒體提問,在救援期間有感受到臺灣政府的角色?李明哲表示,臺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毋庸置疑,但不能迴避中國就在我們旁邊,羞辱每個愛國、捍衛主權的臺灣人。捍衛主權是總統的天職,但營救政治犯是人道事業,他認為國家應該以主權為首要考慮,不是每次都能顧慮到每個人。在營救過程中艱困,但這是臺灣整體面對中國武力威脅的艱困,可以理解蔡英文政府的困難,也覺得已經盡其所能營救,對此感謝。

李凈瑜與臺灣 NGO 過去多次召開記者會聲援李明哲(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李凈瑜與臺灣 NGO 過去多次召開記者會聲援李明哲(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我要李明哲回來,不是只有人,還要有完整的靈魂!」

「這是我個人最後一次在這樣的記者會上公開發言。」李凈瑜先是哽咽感謝各界的關注,她說曾經不敢奢望自己還會有這樣的一天,可以和李明哲計畫明天、後天,每一天要一起做的事情。

李凈瑜也再三感謝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夫婦,她表示他們一路救援都陪伴在旁,但顧慮到施明德的特殊政治意義,怕被外界扭曲或扭曲,所以極為低調。

李凈瑜認為,李明哲去中國不是作奸犯科,是去做良善、幫助人的事。她只希望,李明哲像個「人」一樣回來,因此她為救援行動定調:「我希望李明哲回來,是我的李明哲,不是只有他的身體,要有他的完整的靈魂。」

李凈瑜也分享,李明哲 14 日下午搭機返臺後,因為隔離政策,沒有外界想像在機場擁吻的畫面,兩人在隔離指定地點見到了第一面,並隔著玻璃整整講了 16 小時的電話,分享五年間的大小事。也從中得到一個心得:外部國際救援,的確能對中國政治犯的處境,有決定性的改變,雖然沒有立即性的效益,但對個人的處境都有起到作用。

救援心得:不迎合中國、不低頭、越高調越能保障安全

李凈瑜也分享施明德為救援李明哲行動,所訂定的 5 個原則,希望能對遇到同樣困境的人有幫助。第一,不能向迫害者低頭,這樣只會滿足其氣焰,後遺症又無窮。第二,輕視法律救濟,重視政治救援,在獨裁政權下法律只是其玩物,別讓迫害者以法律合法化所有罪行。

第三,堅守國家主權地位,絕不背叛臺灣,絕不迎合中國的立場。不能想討好中國而説出任何傷害臺灣主權的言行。要是背叛國家,連國人都不會同情。第四,維護受難者的尊嚴,受難者在孤立及脅迫下的反應,正常人都應體諒、不苛責。囚禁中,家屬必須激勵其鬥志,成為其心中的能量。第五,救援行動越公開,受難者越安全。特別是國際的救援行動,會使受難者的能見度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