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蔣經國的特務刑求到發瘋 歷史學者陳進金受難者許席圖只因拒加入救國團就被抓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6/14/2022, 9:52:55 AM
最後更新6/14/2022, 9:52:57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白色恐怖案件「統中會(中國統一事業基金會)案」今年滿 50 週年,東華大學歷史系教授陳進金指出,年僅 20 出頭的「愛國」青年許席圖,主張「摧毀共產暴政」、「反臺獨」,和當時的國民黨立場一致,卻只因不願被救收編、加入救國團,就在沒證據下被抓。事後不僅遭特務栽贓逼供,兩個月後就遭刑求到發瘋,不過獨裁者蔣介石仍堅持判死。不知是公文往返間被刻意遺忘或疏漏,讓許席圖得以倖存並在解嚴後終獲「免訴」判決。目前許席圖已高齡 77 歲,但他的靈魂早已被困在 22 歲,已經退化到不能言語的身體,繼續在花蓮玉里療養院度過餘生。

政大「箱中的青年——統中會案五十週年紀念展」,許席圖因精神分裂住進療養院,但他總跟人說自己是 22 歲,彷彿記憶停留在他就讀政大、發起自覺運動的黃金歲月(圖片取自:政大學生會轉型正義小組臉書)

政大「箱中的青年——統中會案五十週年紀念展」,許席圖因精神分裂住進療養院,但他總跟人說自己是 22 歲,彷彿記憶停留在他就讀政大、發起自覺運動的黃金歲月(圖片取自:政大學生會轉型正義小組臉書)

政大學生會轉型正義小組為紀念白色恐怖中遭捕的學長許席圖,舉辦「箱中的青年——統中會案五十週年紀念展」,也於 5 月 26 日舉辦相關講座,邀請東華大學歷史系教授陳進金主講。

統中會前身:國民黨救國團收割不成的「自覺會」

提到統中會,必須往回看其前身「自覺會」。1963 年法律學者俞叔平、美籍旅臺留學生狄仁華撰寫文章刊登於報紙,批評包含沒秩序、插隊、作弊等社會風氣,在中國國民黨政府認為符合當時政策下獲得迴響。當時臺大外文系學生陳鎮國創辦自覺會,率續有師大、許席圖所讀的政大學生加入,成為跨校性的活動。

陳進金也補充,其實在當時的氛圍,學生要成立跨校組織是很困難的,但自覺會能夠順利進行,就是背後有救國團撐腰。不但提供場地,還給予活動經費,每個月補助金額共約 4,000 元。他指出,1945 - 1949 年國共內戰的兩條重要軸線,就是軍事和學生運動,尤其後者是國民黨敗退的很大原因,所以國民黨來臺後視為重要工作。要有跨校性活動,就必須要由「太子」蔣經國親自指導的救國團來組織。

許席圖從自覺會的第二屆開始活動,從第三屆起逐漸進入核心,陸續擔任秘書長和主席,自覺會也開始蓬勃發展,會員多達近 4000 人。陳進金引述曾擔任宜蘭分會第二任會長的教授黃寬重回憶,許席圖能言善道、講話極具魅力,光是在宜蘭分會就靠他增加了 300-400 名會員。

自覺會獲得全國大專院校響應,但這掃馬路、水溝的跨校活動,引起當時號稱「青年導師」的蔣經國注意,還特別要求和創辦人陳鎮國面談。

東華大學歷史系教授陳進金(圖片取自活動截圖)

東華大學歷史系教授陳進金(圖片取自活動截圖)

掃水溝、掃馬路的學生活動 卻遭特務單位盯上

一直資助活動的救國團,自然想將自覺會納入旗下組織,但這卻是兩者分道揚鑣的起點。自覺會成員都自認是獨立自主的組織,不願接受救國團的監督指揮,像是 1966 年的宜蘭戰鬥營活動上,部分會員對於要升救國團旗幟有意見,這也引起救國團不滿。爾後 1967 年救國團建議自覺會改制、1968 年救國團希望自覺會轉型為「張老師專線」也遭拒,兩者漸行漸遠,缺乏救國團默許的自覺會也形同解散。

自覺會也引起特務單位的注意。從陳鎮國的事後回憶:「我們當時的『自覺運動』並不知道已經觸及《戒嚴法》禁區,雖然沒人有理由去捉一群掃水溝的大學生,也沒辦法像一群掃馬路的大學生舉牌。但警總有些亟欲表現的『小官』已在『深謀遠慮』,我們全然不覺。」陳進金認為,在這個脈絡下,就可以理解為何自覺會後續的統中會,會被情治單位迅速收網,這些單純的學生當然不是豺狼特務的對手。

後來,許席圖因休學緣故去澎湖當兵,當時因資訊不發達,馬公中學的教官還不知道自覺會與救國團關係已生變,還引介學生與許席圖談理想,也讓 1968 年許席圖和當地學生在澎湖公園的海邊組成「統中會」。

主張反共、反台獨的統中會 追加自白卻被加上:驅逐腐化的國民黨

統中會因為吸引很多國、高中生加入,導致許多學生家長報案,1968 年國民黨政府成立「七一一專案」小組,組成除了一般所熟知的「軍警特」包括:臺灣省警務局、調查局、警總等,陳進金特別強調,還有「國民黨中央委員第六組」,就是典型的「以黨領政」時代。

讓許席圖定罪的「追記」卻有各種塗塗改改的痕跡(圖片取自:陳進金簡報)

讓許席圖定罪的「追記」卻有各種塗塗改改的痕跡(圖片取自:陳進金簡報)

在 1968 年十一月成立的「七一一專案」小組,在開了兩次會議後,發現許席圖已有所警覺,所以隔年二月就開始抓人。雖然人已經抓了,但專案小組還特別召開第三次會議,特別澄清該案與當時彭明敏的「臺灣人民自救活動」案並無關連。

陳進金研判,或許國民黨當局擔心彭明敏案引發政治效應,所以大動作澄清。但他也強調,「統中會案」與當時多為臺獨或匪諜的政治案件很不一樣,因為統中會宗旨就是反共產、反臺獨。但當時算上「愛國青年」的統中會又為何會被抓捕?

尤其離譜的是,「七一一專案」小組根本沒有查到證據,就已經先抓人,為了判刑就要求許席圖自己招供。陳進金指出,俗話稱「案重初供」,許席圖被抓當天所寫的偵訊筆錄寫著,統中會宗旨是要:「推行自覺運動,發揚傳統文化,恢弘國家民族榮耀,奉行統一主義。」但後來北市警局要求「追記」卻多了:「驅逐現在腐化國民黨及政府」,而這個關鍵字也成為後來的判刑依據。

政大「箱中的青年——統中會案五十週年紀念展」(圖片取自:政大學生會轉型正義小組臉書)

政大「箱中的青年——統中會案五十週年紀念展」(圖片取自:政大學生會轉型正義小組臉書)

「這顯然就是政府有意構陷!」陳進金痛批,追記不僅沒有原件,又塗塗改改,和原來內容有所誤差,明顯就是用來構陷和判刑。他指出,統中會當事人年紀都很輕,約 20 歲出頭,若沒有蔣介石過世得以減刑,可能一輩子都要在監獄裡面,真的是很荒謬。

陳進金總結,其實許席圖就是個「大中國思想」,很符合國民黨教育的青年,只是因為他很有魅力,風靡當時高中生,組織越來越大,但他又有點脾氣不願意加入國民黨,也不願意加入救國團。後來重起爐灶的「統中會」,也可見他一路走來的想法都沒變。只是因為有點脾氣不加入國民黨、不願被救國團收編,就被刑求到只能在療養院度過餘生。

特務捏造會費僅 10 元的統中會:擁新竹軍隊、槍枝武器及兩艘船

陳進金指出,其實許席圖在被關押兩個月後,就被刑求到精神分裂,連關在隔壁的政治受難者、作家柏楊都證言一直聽到他在哀嚎。「七一一專案」小組 1969 年 6 月的報告雖指出:「人犯九名羈押時間四個月以上,已對其安全防護周到,不論生活起居,身體健康,均特別在意照料,幸無意外事故發生。」但比對 1971 年 8 月由總統府秘書長張群、參軍長高魁元的呈文就打臉:「許犯本人於(民國) 58 年 4 月 10 日被押,常自言自語吵鬧謾罵,經押赴省立臺北療養院診斷,係精神分裂症病發時,心神喪失。」比對下來,就可發現官方檔案誇張造假。

至於判決書上記載的判刑依據:統中會的「鬼湖探險」是「武裝叛亂基地」、繪製登山地圖則是「預備武裝」。尤其專案小組還提到相關情資:在新竹掌握政府軍隊、澎湖有刀槍武器和兩艘船,並在馬來西亞、香港展開活動。陳進金大嘆荒謬:「這才幾個年輕人,就說他們掌握軍隊了?明顯情治人員的憑空想像,卻成為判刑重要依據。」

從許席圖 1970 年的簽名,不難推測他的精神狀態(圖片取自:國家檔案資訊網)

從許席圖 1970 年的簽名,不難推測他的精神狀態(圖片取自:國家檔案資訊網)

尤其解嚴後,1992 年行政法院對許席圖案進行最終審,判決「本件免訴」,理由是《刑法》100 條修正後,已經沒有思想罪:「該會成員僅有 24 人,每人每月會費 10 元,無力購買槍枝武裝極為明顯,何能建立軍事基地?」他感嘆,這麼顯見荒謬的理由,在威權時代卻可以判人死刑、無期徒刑?

那為何特務要這樣胡謅?陳進金指出,特務就是為了領獎金,講得越誇張、越重大,自然能得到越多獎金,甚至受害者充公的財產還能得到一定比例的分配。他感嘆:「真的是草菅人命!」

面對「主犯」發瘋,蔣介石無情批示:應判死刑,勿延

但最荒謬的,還是蔣介石的批示。陳進金指出,許席圖因精神狀況不佳,理論上應該停審。尤其總統府秘書長張群和參軍長高魁元的呈文指出,考慮當事人年紀都很輕,建議蔣介石是否從寬處理,改採刑度較輕的乙案。

但蔣介石卻批示:「此等叛亂罪,不論年幼如何,凡其已至 18 歲者,應依法懲治。至許席圖主犯,不管其是否精神分裂症,既係主犯,不得停審,應判處死刑,其餘依照甲案(刑度較嚴苛),勿延。」

1972 年 5 月 16 日,臺灣警備司令部做出最終判決:周順吉、呂建興、莊信男沒收財產,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劉秀明判處有期徒刑 15 年,褫奪公權 10 年。許席圖則因神喪失,依法停止審判。

即使蔣介石認為發瘋也要判死,但為何許席圖最後活下來?陳進金推論,雖蔣介石批示的「複審」制度維持原判,但保安司令部針對許席圖一案就沒有再呈上來,只有其餘統中會的周順吉等人案子繼續進行。研判許席圖案應該是在公文往返中,被刻意忽略掉。

統中會案判決書,可見蔣介石對於已被刑求到精神分裂的許席圖毫無憐憫,要求仍要判死(圖片取自:國家檔案資訊網)

統中會案判決書,可見蔣介石對於已被刑求到精神分裂的許席圖毫無憐憫,要求仍要判死(圖片取自:國家檔案資訊網)

在 1970 年停審後,許席圖在 1973 年被送入臺北市立療養院,1977 年送往省立玉里養護所,1983 年改送至玉里醫院。陳進金也引述諮商師回憶,許席圖早期還可以有點對話,只是言談已經沒有邏輯。當時,表現良好的病人可以經常被帶出去鎮上逛夜市,許席圖就常常被帶出去,而且當時還識字、願意跟人互動、買東西,只是行為上有些被動。

而根據晚年與許席圖互動的樂醫師則指出:「就紀錄來說,他當時已經是非常典型的精神妄想症患者,自白書上寫著他要如何推翻國民黨、有幾個老婆、他是什麼什麼,那種一看就知道充滿妄想的文字,應該是發病後寫的無誤。」陳進金也曾在 2019 年時親自探訪許席圖,當時他已退化得很厲害,整天就是靜靜待著、問話也不太能答。

陳進金說,很多政治受難者,包括現在還有一位「寧先生」也還在玉里醫院。以前臺大社會系有學者做過調查,指稱當時在玉里醫院的政治犯有 1400 多人,後院方否認指出只有 70 人。但他認為,不管有幾個人,顯示政治犯就不只許席圖一人,認為玉里醫院會是白恐研究的重要拼圖,需要被關注。

陳進金近期探望許席圖(圖片取自:陳進金簡報)

陳進金近期探望許席圖(圖片取自:陳進金簡報)

蔣經國就是 50、60年代白恐幕後黑手,但檔案中卻找不到

從許席圖案,陳進金反思,判刑一定要有證據,但威權時期幾乎都是特務自行捏造。他直指,因為中國國民黨組織改造後,為了要有效控制臺灣,八大情治系統下面 20 幾個特務單位,就成為「政治行動小組」,其負責人就是目前許多臺灣人心中評價最高、最懷念的總統「蔣經國」。

陳進金直指,整個 50、60 年白恐案件的幕後黑手就是蔣經國,但他厲害之處在於,在檔案中要找到他的名字真的很難。他舉例,自己曾經帶著學生讀檔案,但卻發現當時權力很大的彭孟緝,對總統府的「資料整理小組」的函電卻異常卑微,讓人不禁懷疑為何彭孟緝要對整理資料的畢恭畢敬?但講白了,小組負責人就是蔣經國。

從許席圖案,陳進金反思,判刑一定要有證據,但威權時期幾乎都是特務自行捏造。他直指,因為中國國民黨組織改造後,為了要有效控制臺灣,八大情治系統下面 20 幾個特務單位,就成為「政治行動小組」,負責人就是目前許多臺灣人心中評價最高、最懷念的總統「蔣經國」。

政大「箱中的青年——統中會案五十週年紀念展」(圖片取自:政大學生會轉型正義小組臉書)

政大「箱中的青年——統中會案五十週年紀念展」(圖片取自:政大學生會轉型正義小組臉書)

陳進金直指,整個 50、60 年白恐案件的幕後黑手就是蔣經國,但他厲害之處在於,在檔案中要找到他的名字真的很難。他舉例,自己曾經帶著學生讀檔案,但卻發現當時權力很大的彭孟緝,對總統府的「資料整理小組」的函電卻異常卑微,讓人不禁懷疑為何彭孟緝要對整理資料的畢恭畢敬?但講白了,小組負責人就是蔣經國。

會後,也有聽眾針對「統中會」案的意識形態質疑,陳進金強調,促轉會把刑事不法案件撤銷,並沒有統獨問題,只要是國家用暴力加諸於人民,即使受害者是共產黨組織也要被恢復,跟現在意識形態或者政黨無關。

陳進金表示,轉型正義是不允許任何國家暴力加諸人民,換句話說:「即使炳忠也有人權!」他也指出,當年會成為統派很正常,在歷經二二八事件後的有志青年,會對國民黨有期待嗎?想為臺灣找出路,就一定不會是腐敗的國民黨,這很正常。他說,不要用現在的政治光譜或者主流民意評價,當年的人確實有理想,沒有訴諸暴力就不該用國家暴力壓制,都該幫他平反。

統中會案的另一位當事人呂昱(本名呂建興)低調參與講座。他也回應,1970 年代的自覺運動,就是學運的雛形,它和既有體制有扞格,自然就要朝向另一個方向發展,統中會就是這樣,只是火柴沒亮就被吹熄。他說,自覺會雖然有著國民黨的奶水,但在獄中很長日子也已各自發展,就像是獄中也有統獨之爭,出獄後成員們也各奔前程。

呂昱舉例,像是民進黨創黨小組成員、現駐日大使謝長廷也是統中會成員之一,但經歷 70 到 80 年代的思維席捲,也會走向各種路線,顯示思想是不斷往前推進和變化的。像是他自己,當年學生運動未完心願,後來才創立《南方報》推學生運動,直到野百合學運開出花,才覺得任務已了。他強調,思想要動態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