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遭入侵昭示獨裁者認為打擊美國時機已到 北約智庫中國專家臺灣很可能是下一個

發佈時間3/2/2022, 9:58:51 AM
最後更新3/3/2022, 6:27:51 AM

【沃草】特約記者周永宸編譯

俄羅斯以反對「北約東擴」等理由全面入侵烏克蘭,讓很多人憂心也遭到惡鄰中國步步進逼的臺灣會否面臨相同命運。專門研究北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The Atlantic Council)高級研究員麥可舒曼(Michael Schuman),日前在《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刊登「臺灣是下一個嗎?」(Is Taiwan Next?)專文,指出臺灣海峽可能成為下一個最危險的地方;雖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並未與中國威脅臺灣直接相關,但烏克蘭遭入侵,揭示全球獨裁者反撲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他強調,普丁的軍事侵略昭示一件事:獨裁者認為,反擊美國並重塑世界秩序的時機已經到來。在此局勢下,中國對臺動武的可能性也隨之提高。

俄羅斯獨裁者Pútin(普丁)與中國獨裁者習近平。

俄羅斯獨裁者Pútin(普丁)與中國獨裁者習近平。

威權侵略的時代

Schuman 解釋,1991年底蘇聯解體之後,美國看似在與威權抗衡的冷戰中取得勝利,幾乎全球各地的獨裁者紛紛倒台、逃亡,包括印尼、緬甸、巴西、韓國、菲律賓、智利,甚至俄羅斯等國皆然,自由政治和經濟傳播到全世界,即使中國共產黨在北京穩穩掌權,但有很長一段時間,中國也貌似成為美國的全球秩序夥伴,在民主大國建立的貿易網路和國際機構中,滿足於全球化帶來的財富。

然而,俄羅斯總統普丁對烏克蘭發動侵略,戳破了美國及其盟國其實並未戰勝威權主義,僅是獲得喘息的機會。多年來以美國為首的自由民主共識一直受到侵蝕,具體案例包括匈牙利總理 Viktor Orbán 走向威權、土耳其總統 Recep Tayyip Erdoğan 削弱自由、印度總理 Narendra Modi 攻擊印度世俗傳統、緬甸軍政府復權、巴西總統 Jair Bolsonaro 支持反民主言論、菲律賓總統 Rodrigo Duterte 自豪發起充滿警察暴力的「毒品戰爭」等等,而普丁的入侵預示了一個新的、威權侵略的時代。

中國成為亞洲不穩定的力量

而中國正是威權政府當中,對自由世界秩序最大的威脅。Schuman 表示,俄羅斯在許多方面都是一個「衰落的大國」,缺乏維持其政治影響力所需的經濟活力,但中國不同,中國在經濟、外交、軍事實力等方面都不斷增強,加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利用激烈民族主義、執著「恢復」中國權力統治範圍,以及屢屢掀起領土及海洋爭端、與美國民主陣營的關係陷入不穩,種種激進作法,已使中國成為亞洲一股不穩定的力量。

Schuman 指出,臺灣正處直面中國的脆弱最前線,而正如普丁不能容忍烏克蘭脫離俄羅斯控制一樣,中國也絕不會接受臺灣人決定自己的命運。

臺灣發生戰爭的可能性增加

Schuman 分析,在威權復興、民主盟友處於不利的世界秩序中,臺灣發生戰爭的可能性增加。自 2021 年開始,習近平已經屢屢以軍機侵犯臺灣西南防空識別區來恐嚇臺灣政府,中國對香港民主運動的全面鎮壓也擊碎臺灣對在一國兩制下保有任何自由的幻想。

但這不意味著中國攻臺迫在眉睫,Schuman 表示,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之後,習近平可能的對臺想法不可預測,不過與普丁對烏克蘭的作法不同的是,習近平沒有在臺灣海峽上集結入侵力量,此外 Schuman 認為,習近平有很多缺點,但魯莽不是其中之一,他自認中國崛起是歷史的必然,他沒有必要跟隨普丁走向戰爭之路。

民主陣營是否有對抗決心

Schuman 悲觀指出,民主陣營國家是否有意願、有資源、願意重新團結對抗獨裁尚是未知數,而烏克蘭危機顯示了美國及其歐洲盟友雖為共同目標而努力,但取得的成果卻不盡如人意;歐洲領導人想要走自己的路,但他們大肆吹捧的「戰略自主權」卻顯得優柔寡斷,對他們來說,短期經濟和政治利益似乎優先於長期戰略利益,此外,美國國內激烈的政治分歧也引發人們嚴重懷疑美國的決心,美國公眾則厭倦世界各地的戰役。

如果這些趨勢繼續發展,中國入侵臺灣的日子就會越來越近,中南海會開始將美國的衰落視為必然,相對於中國崛起,烏克蘭危機似乎驗證中國看法。Schuman 擔憂,有一天,中國政治高層可能會評估(或者更糟的是,錯估)美國及其盟友不會為彼此、為普世價值或自由民主的世界秩序而戰。

中俄從「顛覆秩序」中獲益

Schuman 澄清,雖然批評美國的人會說,未能阻止普丁入侵烏克蘭,代表美國逐漸軟弱,但美國從來都不是無所不能,事實上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也還沒有結束,現在全世界,尤其是習近平,正密切關注美國為首的民主陣營會帶給俄羅斯多少痛苦和代價。美國不僅透過航空母艦等軍武實力,還可以透過科技、貨幣系統和組織集體行動來展示其力量,普丁對烏克蘭發動軍事入侵,正是考驗美國運用上述工具的能力。

Schuman 預測,中國和俄羅斯肯定會繼續對外施壓,習近平和普丁會挑起新的危機來挑戰美國及施壓盟國,若中俄得勝,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將會被削弱。

Schuman 指出,經濟利益和安全利益在現代世界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不能簡單定義為民主與專制之間的抗衡,但可以分為從「維持當前世界秩序」中獲得戰略性利益的國家,和從「顛覆秩序」中獲得利益的國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可能只是顛覆自由民主秩序的其中一個階段,而中國很可能涉足下一個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