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太平洋群島的野心與硬實力—從軍事策略與經濟策略切入

發佈時間8/10/2022, 8:14:24 AM
最後更新8/10/2022, 8:21:33 AM

【沃草特約編譯劉以正編譯】

中國對干涉太平洋群島國家的野心,已經引起世界各國關注。臺灣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與法國知名智庫湯瑪斯摩爾研究院在七月共同產出了《中國在太平洋群島的影響力》報告(Influenc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the Pacific Islands),分析美國與盟友在太平洋群島的戰略,並指出中國如何以硬實力和軟實力來達成其對於太平洋群島的影響力。兩個智庫也在今年完成簽署合作備忘錄,雙方也表示未來會持續就安全與國防議題展開共同研究。

中國對干涉太平洋群島國家的野心,已經引起世界各國關注。

中國對干涉太平洋群島國家的野心,已經引起世界各國關注。

太平洋群島已成強權鬥爭焦點

太平洋群島近年因為中國在該地區的野心而成為強權鬥爭的焦點;該地區自二戰和去殖民化而來的美利堅治世(拉丁文:Pax Americana)秩序也受到挑戰,而中國正逐漸擴大其對於太平洋諸島的影響力。

今年(2022)四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原本和澳洲有簽署安全協定的索羅門群島,已經和中國簽署另一份安全合作協議,而該協議草案甚至保留了中國可以派遣軍隊「保護在索羅門群島上中方人員和中國主要項目的安全」的相關規章。儘管澳洲與其盟友有對此積極地進行抗議、索羅門群島也宣稱該舉動並非要把索羅門群島軍事化;但根據目前的了解,在安全協議過後,中國可以在取得索羅門群島同意的情況下,把船艦停泊在該地區港口進行後勤補給,並以此延伸自己的軍力投射範圍。這對於在地緣政治上原本將索羅門群島視為自家勢力範圍內的澳洲來說,無疑是外交戰略上的重大失誤。

雖然在太平洋群島的勢力擴張上有所建樹,但中國同時也非常清楚:目前的解放軍無法在太平洋地區挑戰美國和其盟友。為此,中國的野心從設定在 2049 年要達到的「中國夢」、以及 2035 年要成為世界一流軍隊,都積極在朝太平洋第一強權的目標前進。中國也會無所不用其極,以各種形式去積極介入太平洋群島的各政權和領地。

太平洋群島國家專屬經濟海域(EEZ)。圖片來源:智庫報告

太平洋群島國家專屬經濟海域(EEZ)。圖片來源:智庫報告

太平洋諸島的地緣政治由來

太平洋群島一直以來就是美國經濟與安全的重鎮,從二戰時期起,太平洋群島就是日本與美國戰爭中重要的推進據點,直至今日,這些選擇看起來仍然非常合理。除了那些仍與美國保持緊密關係或是被美國控制的島嶼之外,今日中國最積極想要建設基地的也是當年二戰中美日雙方積極爭奪的戰略要地: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 索羅門群島(the Solomon Islands)、 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 和法屬玻里尼西亞等(French Polynesia)。

該報告所指的太平洋群島主要由十四個島國組成:分別是澳洲、紐西蘭等美國盟國,以及赤道以北幾個被美國掌控的島嶼。太平洋群島中也有數個微型國家;這些國家由於相對力量較小,這些微型國家又特別容易受到中國的影響。

法國也因為其海外領土廣大,使其成為在太平洋群島中的強權之一。法國雖然是第一個施行印太戰略的西方國家,但法國並不同於英美注重自身軍事力量和未來與中國的可能衝突。法國的印太戰略更注重強權之間的權力平衡,以及重視和當地國家的防禦協同關係與經濟投資。儘管作者認為法國投射的力量不足以面對未來的挑戰,但現況是:法國是唯一在該地區持續投射力量的歐盟國家,在該地區也有兩個法屬特殊地位海外集體(overseas collectivities)—法屬玻里尼西亞(Polynésie française)和瓦利斯和富圖納(Wallis et Futuna)。

在 2022 年的印太戰略中,白宮指出美國需要更積極和其他被中國崛起所威脅的國家達成緊密聯盟。美國的積極作為,也使澳洲在 2021 年時中斷了其和法國原有的潛艇合約,改與英美合作以取得核子動力攻擊潛艇,來應對未來可能和中國的衝突。這一舉動無疑損害了澳洲和法國原本政策在持續改進的合作關係,也是澳洲投入到美國在印太地區組成的澳英美 AUKUS 安全協定中的具體表現。但美國與其盟友的一系列行為,也讓法國出現在印太地區逐漸失去盟國的尷尬處境中。

法國在太平洋的領土由於一直和法國有著爭取獨立的呼聲,導致這些海外領地的領導者都有強烈要在經濟上找到援助的壓力。在這些背景下,中國強而有力的經濟與政治力介入則被當地人歡迎。法國的情報機構也在 2020 年的報告中指出:中國正在刻意地捐贈醫療用品以討好法國境內的友中勢力,例如法屬玻里尼西亞。中國的拉攏也確實有成果,這可由從 2001 年起,一系列得到法屬玻里尼西亞大溪地勳章(Order of Tahiti Nui)的中國總理、大使、海南航空總經理名單看出來。

在中國的擴張下,目前法國和臺灣在太平洋的政治地理鬥爭中,正往逐漸被孤立的不利態勢發展。法國被孤立,是因為其在太平洋被更強的國家基於自身地理戰略利益而忽視。臺灣被孤立,則是因為其國內的政治局勢和一直以來戰略地理上的弱勢。自從蔡英文總統從 2016 年上台後,北京方面就不斷試圖策反臺灣的邦交國;儘管臺灣也有成功拉攏北京過去的邦交國,但由於中國更強的經濟與政治遊說力量,臺灣未來在太平洋群島的外交上可以預見更大的困境。

用硬實力突破島鏈限制:中國的軍事與經濟策略

近年雖然中國不斷受到相鄰國家的嚴重抗議,但目前中國仍然在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情況下,對於自己的周邊海域擁有絕對控制權(南中國海、黃海、東海等等)。未來中國為了自身的貿易擴張策略以及能夠無限制的投入嚇阻力量,勢必跨過第一島鏈限制,好讓中國勢力能夠有效的通往全世界海域。但是為了要能夠有效投射力量,中國會需要控制數個太平洋要衝,來作為前哨基地和後勤補給路線,而臺灣,則是在中國的海權擴張之路必經之地。

目前對於中國在太平洋擴張的主要了解,主要來自於兩個書面報告:一個是 2015 年的《中國軍事戰略》,另外一份是 2019 年發布的《新時代的中國國防》。從這兩份報告中,可以看出來中國在南太平洋的軍事行動主要會注重兩個層面:

首先,從軍事的角度看,由於中國在太平洋群島周邊的行動被各種條件所限制,目前的解放軍主要專注在兩個工作上:一是人道與災難援助、二是海洋監控與資訊收集。中國會使用海軍以及空軍力量來協助南太平洋的國家,並在天然災害上以人道援助的形式介入南太平洋群島。例如 2022 年東加海底火山噴發時,人民解放軍就有進行過兩次成功的人道救援任務。此次任務裡面,解放軍不只是成功地進行遠程的災害援助,同時也展現了兩個戰略上的意義:在一方面,此次任務證明了中國有能力改革軍事的後勤能力,並且建立一個大規模、可應付緊急情況的軍事後勤系統。另一方面,運—20參與航程達九千公里的運輸任務,也證明了中國空軍遠程戰略運輸的能力。

太平洋群島國家和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日期。圖片來源:智庫報告

太平洋群島國家和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日期。圖片來源:智庫報告

第二,是中國目前的海洋監控和資訊收集:該任務是透過遠望級的觀察船進行。目前中國有四艘遠望級的艦艇,主要出現在南太平洋,並且會同時進行民間與軍事任務。這也反映了中國目前的戰略優先目標是打破第一島鏈;這包含南中國海、東海的固定巡航。目前北京仍然沒有辦法突破到第二島鏈的勢力範圍,但是中國近期逐漸增加的巡邏次數已經顯現出北京正在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海上,並且試圖用航行和訓練來增加其在太平洋上的存在感。

經濟上來看,中國試圖用養成不對稱的經濟關係來達成其對太平洋群島的影響力,特別是使用一帶一路和人道援助模式。目前南太平洋群島的交易量之總和甚至不達中國 1% 的進出口量。中國也已經無庸置疑,是南太平洋群島最重要的交易夥伴,某些國家甚至已經對和中國的經濟互動展現出強烈的依賴傾向。經濟上的不對稱,讓太平洋群島國家對於中國現在的經濟脅迫非常脆弱,使中國可以透過貿易、限制旅遊來要脅這些國家,而他們幾乎無法抵抗中國的要求。

儘管與其他的區域相比,中國的經濟介入程度在太平洋群島還是相對較低,但這是來自於太平洋群島的相對較小經濟體,所以中國只要用比較少的戰略資源就有辦法製造出一個不對稱經濟關係,並在重要的戰略要地上建立軍民兩用的據點,以此捍衛北京的核心利益。甚至未來中國有辦法動員這些據點,使其成為影響美國在印太區域地位的衝突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