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俄羅斯天羅地網心理戰烏克蘭如何反擊假資訊

發佈時間9/7/2022, 9:43:28 AM
最後更新9/12/2022, 8:10:11 AM

作者/莊逸心

從心理系轉哲學系,專長是精神醫學、現象學、以及故作鎮定地搞砸自己的人生。偶爾也聊詩和電影

<strong>截至 2022 年 8 月底,烏克蘭抵抗俄羅斯侵略,仍在進行中。(圖片來源:澤倫斯基臉書專頁)</strong>

截至 2022 年 8 月底,烏克蘭抵抗俄羅斯侵略,仍在進行中。(圖片來源:澤倫斯基臉書專頁)

二十一世紀的戰爭,大多時候不只是物理上(physical)的攻防,還包含心理上的攻防——而且這些心理戰大部分都在網路世界展開。所謂的資訊/心理戰旨在使戰爭的結果有利於攻擊者,這種戰爭涉及尋求資訊優勢、破壞對手的決策能力、挫敗對手的戰鬥和抵抗意願、獲取國際社會的支持等等。其中心理戰(PSYWAR)特別指故意使用宣傳來影響對手和大眾的觀點、情感、態度以及對戰爭的回應行為。由於其針對的是對手及其人民的思想和感受,因此贏得心理戰的關鍵是打造一個有效的敘事,說服大眾按照信息發送者想要的方式去思考和行動(Eun, 2022)。紐約時報形容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是「第一次在全面戰爭中將傳統武器與網路攻擊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如果這場戰爭有一半是在網路媒體上進行的心理戰,那麼,心理學家在其中能夠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是否能夠從中幫助我們指認這些攻擊,並且告訴我們如何更有效地抵禦他們?在網路/心理戰的層次上,烏克蘭遭到俄羅斯侵略的案例中,又有什麼值得同樣面對侵略威脅的臺灣多加思考的層面?

俄國資訊戰策略:像機關槍掃射狂發假資訊

其實,俄羅斯的網路攻擊早在物理戰爭前就已開打。一份澳洲研究表示俄羅斯自 2016 年以來就對全球選舉發起了 30 多次攻擊,證明多年來俄羅斯一直在與世界各地進行一場社群網路戰。俄國總統蒲亭不光是將烏克蘭與西方國家描繪成邪惡和不道德的,更將俄羅斯描繪成被世界利用的無辜受害者,以作實他「開戰報復」的藉口。根據劍橋大學心理學博士後研究員 Jon Roozenbeek 博士的研究,克里姆林宮已經通過社交媒體安排了一連串效果卓絕的心理操縱策略,包括貶低外部群體和不斷瘋狂發送假資訊。Roozenbeek 也記錄了俄羅斯在接管烏東的頓內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期間,如何激起當地烏克蘭人對烏克蘭政府的敵意,並指出蒲亭慣用的成功手法便是像「機關槍一樣瘋狂發射假訊息」(rapid-fire lying)。這些像砲火一樣的謊言甚至前後說法都不一致,俄國要傳達的消息是一種消極的陰謀論,試圖讓人們相信他們永遠都不可能觸及真相。

戰爭初期,俄羅斯利用戰場訊息的匱乏,給人一種俄軍智取烏軍的印象,打擊了烏軍的士氣。克里姆林宮散佈「總統澤倫斯基出逃」、「烏克蘭先攻擊俄羅斯」、「烏克蘭首都陷落」等假消息。 通過煽動對烏克蘭人的仇恨和散佈誹謗烏克蘭政府的陰謀論,不斷試圖正當化他們的入侵行動。心理學家早已指出 ,長期暴露在重複的假資訊下會增加假資訊的說服力(Pennycook, G., et al., 2018)。雖然這種宣傳可能不會被西方民眾採信,但對於長期無法獲得可靠消息的俄羅斯公民來說,這些謊言對他們十分有說服力。俄羅斯長年對於獨立媒體與言論自由的控制,徹底左右了俄羅斯人民對烏俄戰爭的態度。

烏克蘭與西方國家的反制策略

事實上,在戰爭中傳播假消息的並不只有俄軍,烏克蘭也會推動一些錯誤的戰爭資訊,以迷惑對手和提高士氣。

假資訊的心理戰非常重視「先發制人」。首先,根據 Science 在 2018 的一篇研究,錯誤的資訊在網路上傳播的速度比正確的資訊更快(尤其是在特定的意識形態團體中),原因是錯誤資訊往往會利用道德或情感語言,增加它的煽動性與傳播性。一旦它搶得先機,在人們的腦中扎根,錯誤資訊就很難被導正(Vosoughi, S., et al., 2018)。

換言之,要擊破假資訊的傳播,預先警告比起事後揭穿謊言更加有效;訴諸個人與情感訴求也會比單單提供事實查核來得有效(Lewandowsky, Stephan, et al., 2020)。烏克蘭無疑掌握了這一點,迅速且有效地揭穿俄羅斯捏造的謊言。其打擊假資訊的成功,第一要歸功於他們早在戰爭開打前就不斷努力與俄國的假資訊對抗,並利用各種渠道與西方盟友合作,因此對應付網路心理戰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例如自 2015 年以來,烏克蘭政府針對國際受眾建立了《今日烏克蘭》和 StopFake 等媒體平台,用於交叉檢查資訊來源和參考資料。)

更值得一提的是,做為國家領導人,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俄羅斯發動侵略後每天透過社交軟體更新分享烏克蘭最新局勢,並且以視訊連線向外國國會發表演說,直接尋求各國民眾與政府的軍事和外交支持,成功在國際社會上引起了廣泛的共鳴。此外,烏克蘭文化及資訊政策部會不斷發布關於戰爭最新動態的新聞,幫助國內外媒體獲取衝突地區的資訊。

<strong>今年2月25日、俄羅斯發動侵略烏克蘭戰爭後一天,總統澤倫斯基透過視訊會議呼籲歐盟力挺烏克蘭抵抗侵略。(圖片來源:澤倫斯基臉書專頁)</strong>

今年2月25日、俄羅斯發動侵略烏克蘭戰爭後一天,總統澤倫斯基透過視訊會議呼籲歐盟力挺烏克蘭抵抗侵略。(圖片來源:澤倫斯基臉書專頁)

心理學家也在幫助烏克蘭打擊假消息,他們會利用研究成果去分析、指導如何更有效地幫助俄羅斯人獲取有關戰爭的真實資訊。例如,Mail2RU 計畫已經向俄羅斯人發送了超過 6000 封電子郵件,傳達有關戰爭的可靠消息。這個計畫一開始由挪威的技術專家撰寫,但他們很快就發現這些郵件並沒有辦法有效地傳達給不同觀點的群眾。

哈佛的公共政策副教授、社會心理學家 Julia Minson 隨後加入了 Mail2RU 的計畫團隊並改進了郵件的內容,提高對話的接受度並降低敘述中的攻擊性,使其能夠與俄羅斯的收件人展開更有效的對話(Yeomans, et al., 2020)。例如,將敘述由「蒲亭在對俄羅斯人民撒謊」,改成「我們都知道,有時俄羅斯政府會對人民說謊。你認為發生了什麼?我想聽聽你的看法。」重新改寫的電子郵件更強調彼此的共識點(比如「我相信我們都很關心這個世界的安全」)並且肯定了收件人可能正在經歷的不快(比如「我明白現在俄羅斯正面對各種制裁,你的處境一定很艱難」)。這些郵件也更短、更方便閱讀,試圖根據一個生活忙碌的聽眾去做設計。

另一個類似的計畫則是「呼叫俄羅斯(Call Russia)」,他們使用的管道是電話而非電子郵件。創始人是廣告公司的 Paulius Senuta 與四位立陶宛心理學家所組成的團隊。他們編寫的對話劇本更強調情感連結與人際關係的互動,而不僅僅只是糾正聽者的立場。Senuta 的理論是:我們不能夠通過爭論誰對誰錯來改變主意,我們只能提出問題並試圖激發聽者對於垂死之人的基本同情,以此來改變他對這場戰爭的態度。

最重要的是,與俄羅斯人民不同,烏克蘭人民可以無限制地瀏覽社交媒體以及外部來源的戰爭相關資訊, 社交媒體因此也更積極地遏止俄羅斯傳播的假消息:例如 Twitter 會特別標註受到俄國贊助的媒體; Meta 會降低類似貼文的曝光率;Reddit 讓r/Russia的搜尋變得更加困難;Tiktok 則是限制了來自俄羅斯的直播或上傳。

結語

心理學的研究大致將抵抗假資訊的滲透分成兩種方式;一種是消極抵抗,一種是積極防禦。消極抵抗包括事後揭穿謊言與阻斷謊言的傳播,積極防禦則包括事先警告人們假資訊存在的事實,先發制人地揭穿敵方的操縱意圖,並且讓人們意識到自己面對假資訊傳播的脆弱性。

許多心理學理論已經表明消極抵抗效果不彰而且困難重重,需要大量地情感溝通,而非單單只是告知對方他的信念是錯誤的,心理學家認為這是因為人們存在一種預防認知失調的防禦機制(van der Linden, Sander, et al., 2021)。相反地,積極防禦就像是事先接種疫苗一樣,人們可以產生自己的「抗體」使其對假資訊有更大的抵抗力。

雖然相關議題已有許多心理學研究,但仍有許多問題值得心理學家進一步去探究,例如:「接種疫苗」的有效期有多長?如何能夠阻斷假資訊與特定意識形態團體的情感連結?如何降低假資訊奪取注意力的能力?如何能夠更有系統性地提升公民識讀能力?在烏俄戰爭中,我們已經見證了烏克蘭在消極層面和積極層面都能夠有效應對假資訊攻勢並取得顯著成功,若未來臺海爆發戰爭,我們是否也能像烏克蘭這般游刃有餘?這無疑是我們需要共同關注的切身議題。

參考文獻

  1. Eun, S. T. (2022). Information/Psychological Warfare in the Russia-Ukraine War: Overview and Implications. IFANS FOCUS (영문), 2022(9), 1-4.
  1. Lewandowsky, Stephan, et al. The debunking handbook 2020. 2020.
  1. Pennycook, G., Cannon, T. D., & Rand, D. G. (2018). Prior exposure increases perceived accuracy of fake new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147(12), 1865.
  1. Pennycook, G., et al.,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Vol. 147, No. 12, 2018
  1. van der Linden, Sander, et al. "How can psychological science help counter the spread of fake news?." The Span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24 (2021).
  1. Vosoughi, S., Roy, D., & Aral, S. (2018). The spread of true and false news online. science, 359(6380), 1146-1151.
  1. Yeomans, M., Minson, J., Collins, H., Chen, F., & Gino, F. (2020). Conversational receptiveness: Improving engagement with opposing views.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 Processes, 160, 13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