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為選完就沒事等著被罵活該湖口在地人生命園區搞成這樣要怪對政治冷漠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1/9/2023, 11:36:57 AM
最後更新1/9/2023, 11:46:34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選前不提火葬場、選後擺第一個做,真惡劣!」反縣立生命園區自救會總幹事郭台貴的一席話,道出了湖口人心聲。連任的中國國民黨籍新竹縣長楊文科在選前、選後對「生命園區」建置的態度大轉彎,讓地方瀰漫著後悔的聲音。力挺自救會的湖口在地人吳老闆說:「說實在的,要怪湖口人自己對政治漠不關心!」他負氣指出,最好生命園區就繼續蓋,連之前說的焚化爐也蓋下去,看看湖口人何時才會醒?認為選舉完就沒事、能任由政治人物胡搞瞎搞,真的是等著被罵活該。

湖口隨處可見「反縣立生命園區」的布條(攝影/廖昱涵)

湖口隨處可見「反縣立生命園區」的布條(攝影/廖昱涵)

「我最近會不斷拿空白的連署書給親友,發現大家都簽過了,代表反應很熱烈!這次連署目標希望低標 5 萬,高標衝 7 萬。這個數字怎麼來?因為湖口 8 萬人、新豐 6 萬人,希望達到過半的民意,現在很努力在衝刺!大家都很認真,禮拜天下雨、颳風,連署志工一樣出門去拉連署,真的全力在捍衛自己的家鄉。」

郭台貴難掩興奮的說著湖口未曾出現過的公民運動,但時間倒帶回幾個月前,完全不是這樣樂觀的光景。

「反縣立生命園區自救會」其實今年六月就成立了,但起步不怎麼順利。郭台貴說,湖口的各級民代幾乎都不表態,當時自救會也沒什麼人,鄉民們也一致認為「這是縣政府要蓋的,怎麼可能擋得下來?」

但在去年 10 月 24 日,新竹縣議會表決生命園區初步預算 136 萬,最終以 14:4 近乎輾壓的票數通過。僅時任 2 位湖口的縣議員,包括民進黨籍的何建樺、中國國民黨籍的吳淑君,以及竹北的時代力量縣議員連郁婷、竹東的綠黨縣議員余筱菁反對。

反縣立生命園區自救會總幹事郭台貴(攝影/廖昱涵)

反縣立生命園區自救會總幹事郭台貴(攝影/廖昱涵)

自救會將這段對湖口而言「喪權辱國」的表決影片,開始大量灑在 LINE 和臉書上。郭台貴指出,逢選前氣氛詭譎,自救會紛紛被貼上「側翼打手」、「1450」等標籤。但神奇的是,影片分享後經過短短一個禮拜,原本都不表態的民代,居然 5 位鄉長候選人有 4 位站出來反對、10 位議員候選人有 9 人出聲反對。

民代的轉向,也讓自救會開始有點信心。不過,郭台貴說,由於自救會志工不多,又牽涉到普遍讓人覺得殯「水很深」的殯葬業,生命園區議題在選舉期間發酵的力量有限,「我相信就算在選舉當天,湖口鄉民知道這件事情不到 10%!」

郭台貴認為,如果選前資訊能廣泛周知,相信楊文科在湖口、新豐得票率會更低。他指出,因為竹縣是泛藍票倉,自救會研判楊文科會連任,因此將目標放在拉低得票率。最終湖口的確也開出新竹 13 鄉鎮中最低的票數,他說:「如果這議題更發酵,搞不好楊文科跌個 20-30%都有可能!」

雖然現在情勢比之前好太多,但郭台貴表示:「還沒有開心的本錢!」只要楊文科沒有宣布停建,抗議就不能停。

採訪當下,就有民眾拿著好幾份連署書來繳交(攝影/廖昱涵)

採訪當下,就有民眾拿著好幾份連署書來繳交(攝影/廖昱涵)

郭台貴氣憤表示,選舉期間,楊文科都沒提到生命園區,但他連任後、第一天工作會報,馬上就宣布要蓋生命園區,這讓湖口、新豐二度「炸鍋」。他痛罵:「真的很故意欸!怎麼選前、選舉公報都沒有提到生命園區。但真的很惡劣,選後工作會報第一個就是要做,不然也藏在裡面,你就放第一條欸!」

身為自救會的一員,郭台貴說他個人是不會有受騙感。但對於選後才知道真相、又投給楊文科的鄉親,「很後悔」的聲音已經出來。

郭台貴評估,5-7 萬份連署書的目標達成後,如果楊文科還要蠻幹,不排除發動第二波連署,要罷免楊文科。他強調:「當然不希望走到那一步,因為楊縣長沒有對湖口、新豐做這件事情,其實我們還是願意支持他,其他方面做得可以。」

以目前新竹縣的 45 萬選舉人來算,罷免門檻只要 11 萬人。而郭台貴分析,以民進黨籍的縣長候選人周江杰拿到的 8 萬,再加上湖口、新豐的 14 萬票,要達到罷免門檻不是很容易,但也不是太難。

郭台貴說:「不過我們是希望別走到那步,真的!街坊其實很多都是泛藍的,甚至也有國民黨資深黨員,但他們也知道一碼歸一碼,這不是政黨之爭,這是為了後代。」

從小就在湖口長大的郭台貴表示,他這 51 年來沒看過這樣的情形,在兩個鄉都有很高的罷免呼聲。甚至地方已經在醞釀,只要哪個議員或鄉長不反對生命園區,都要進行罷免。

反縣立生命園區自救會會長陳岫玫也說,很多人擔憂殯葬業背後牽涉到黑道的疑慮,但她認為:「成立自救會就已經是跟縣府站在對立面了,既然這樣選擇,還要退退縮縮,乾脆不要做就好了!」

郭台貴也認同,志工裡面媽媽特別多。「不然我們也怕黑道啊,被開槍啊或被找上門,但是你想到孩子就必須要勇敢,這是不得已,硬著頭皮也要做。」他說,也不能怪湖口的鄉民一開始不發聲,真的是非常困難,連民代都怕事。

湖口隨處可見連署點(攝影/廖昱涵)

湖口隨處可見連署點(攝影/廖昱涵)

不過諷刺的是,楊文科宣布要蓋生命園區後,就有人轉而求助選前就大力反對的民進黨籍候選人周江杰。對此,陳岫玫認為,支持個人不代表全盤接受他的政策,像是執政者也會有要檢討的地方,不是任由他胡搞亂搞。至於誰會落選,也不是自救會可以去決定的,他們單純只是探討這個公共政策是否適當。

陳岫玫強調,真的不是很喜歡把「政黨」拿出來講,因為會模糊焦點。像是選前,就因此變成候選人保衛戰,要花很多時間去處理各種爭吵、貼標籤,認為選後反而能聚焦、單純化。她說,不是要製造對立或者撕裂,只希望就議題好好來討論。

陳岫玫也感慨,每個人要對自己負責,可以表達意見的時候不說,當意見已經形成的時候,就不要再批評。而隨便亂做下的決定,就要去承擔草率的後果。

「所以鄉民要勇敢發聲,不能當沈默的羔羊!」郭台貴說,大家長久以來習慣沈默,但現在連署已經變成街頭巷尾的全民運動,而且湖口、新豐兩鄉互相激勵連署,氣勢越來越強。

非常支持「反生命園區」運動的麵店吳姓老闆夫妻檔(攝影/廖昱涵)

非常支持「反生命園區」運動的麵店吳姓老闆夫妻檔(攝影/廖昱涵)

「說實在要怪自己湖口本身,漠不關心!」力挺自救會的吳老闆說,既然要投楊文科,就不好再找落選的周江杰來處理,不然也是很奇怪,他跟大家一樣也是縣民而已,又沒職務。地方上有聲音說得難聽:「啊你們就要投楊文科啊!」吳老闆也感慨:「事實也是如此。」

不過,選前知道的話,就能改變什麼嗎?吳老闆搖搖頭:「很難說,這邊的人!他們已經習慣了!」他說,湖口的選舉結構很難鬆動,這一代居民以前以客家庄和外省掛的裝甲部隊居多,政治立場較偏藍,加上被宗族派系把持,只要羅、陳、吳、張姓等大家族的票投下去,幾乎就當選,比自救會這樣一個個人拉票還簡單得多。

吳老闆無奈表示,目前看過最捍衛湖口的,就屬外地人,也才造成現在這個局面。「怪誰勒?怪湖口這些人,來!你就繼續蓋!連焚化爐都蓋!我看你這些人什麼時候才會醒?不然你不這樣搞她們不會醒嗎!你自己的故鄉都不理了,還要外地人來捍衛你?」他認為,等到湖口人真的醒了,其實也差不多「害了了(hāi-liáu-liáu,意即「完蛋」)」到時候再來問下一代該怎麼辦,他們會回:「活該!就是你們害的!你們都講不聽啊!」

吳老闆說,最壞打算就是,就讓楊文科蓋,讓湖口人藉此覺醒,下次才會多注意政治人物在幹嘛,不要選出來就算了,任由他們胡搞瞎搞,亂搞完再問怎麼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