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小粉紅翻牆來看立委林昶佐籲國際來臺拍臺藏故事用影劇反攻中國資訊戰

作者
何宇軒
發佈時間8/31/2022, 10:01:31 AM
最後更新8/31/2022, 11:37:48 AM

【沃草】特約記者何宇軒報導

臺灣在被動防禦來自中國的資訊戰之餘,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轉守為攻,宣傳民主自由的價值?無黨籍立法委員林昶佐說,他6月底到美國參加「世界國會議員援藏大會」(World Parliamentarians’ Convention on Tibet),在會中聽到了許多感人的藏人故事,他想到近年臺灣也有一些電視劇、電影,不但內容很有娛樂性,在背後也有臺灣歷史、進步的人權價值及轉型正義觀念等相關內容,近年也有很多香港的影視人才來到台灣,若能引入更多國際資金、劇本投入台灣市場,跨國合力推出好作品,讓西藏、香港抗爭追求自由的故事也都能透過臺灣放送全世界,「小粉紅也會翻牆來看」!!

無黨籍立委林昶佐。攝影:何宇軒

無黨籍立委林昶佐。攝影:何宇軒

第8屆「世界國會議員援藏大會」6月底在美國華盛頓召開,邀請來自26個不同國家的國會支持西藏組織代表、學者等100多人參加,我國也受邀與會,由國會西藏連線會長、無黨籍立委林昶佐及連線成員、民進黨立委洪申翰代表出席。在本(8)月10日,由多個臺灣NGO組成的「西藏臺灣人權連線」則舉辦「國際援藏運動與臺灣」座談會,邀請林、洪二人分享先前與會感想。

林昶佐表示,這幾年他參與類似會議,可以感覺到,國際間聯合起來討論怎麼因應中國霸權的氛圍已經產生,西藏議題在其中也受到很多國際關注、也都會討論到如何面對中國資訊戰的問題。由於臺灣也一直被認為在中國資訊戰的最前線,所以現場也很值得分享臺灣的經驗。在會議過程中,他也想到一些未來可以繼續發展的點子。

林昶佐說,在資訊戰上,臺灣一直處於防守狀態,來面對中國的攻勢,但除了單純防守之外,還可以做些什麼?他認為大家可以從最近臺灣影視圈的一些現象出發,以更開放的想像來思考。例如《時代革命》在香港不能播,但是在臺灣卻有很好的票房,也得到金馬獎;近年臺灣也有一些電視劇、電影,不但內容很有娛樂性,在背後也有一些比較進步的人權、歷史、轉型正義等相關內容。以前很多人會說這些題材太政治了、不要拍,但近年來很多包含這類題材的作品都很受歡迎,也能賣到國外去。

林昶佐從產業面分析,這背後有部分原因是,很多之前到中國發展的臺灣影視工作者,在中國吃了很多虧之後,慢慢回來臺灣,還有很多則是新生代工作者,他們變得更專業、更知道怎麼拍出好看的影片,而且能拿到更多的資金,讓許多人願意支持。

林昶佐說,在大會中,他也聽說到很多藏人的感人故事,他就在想,如果能把全世界感人的故事娛樂化、流行化、通俗化,尤其近年來許多香港影視界的人都移居台灣,若能引進更多國際資金、人才、劇本,都來臺灣聚集成更完整的跨國產業鏈,創造更多的《時代革命》、《茶金》、《斯卡羅》之類的好作品,而且不只臺灣自己的故事,更多感人的西藏故事、維吾爾故事、香港的故事,都能從臺灣產出,反攻整個華語圈。只要內容好看、有娛樂性,包括在中國的人,也會翻牆想辦法下載來看,然後接收到其中的價值觀。而這個價值觀就是民主、自由、人權,「我覺得這是我們在面對資訊戰的過程中,一個反守為攻的方法。」

民進黨立委洪申翰。攝影:何宇軒

民進黨立委洪申翰。攝影:何宇軒

另一方面,洪申翰則從他長期耕耘的環境議題角度切入,並說明這些環境議題會如何連結到政治問題。他說,這次會議討論到青藏高原上冰川融化與氣候變遷下被破壞的情況。在過去 50 年,青藏高原的氣溫已經升高了約攝氏 1.3 度,是全世界平均的 2 到 4 倍,青藏高原更產生退縮現象;而且這不只影響青藏高原上的人,因為青藏高原的融雪挹注了亞洲前 10 大的河流,提供了約 2 億多人的直接飲用水,而在這些融雪產生的河流流域裡生活的人,更達到 13 億。 所以青藏高原在環境上受到迫害,對整體的東亞、南亞的影響會非常劇烈,但這部分在臺灣相對討論得比較少。

洪申翰進一步提到,在這些議題,也很難看到有西藏的代表在國際上替他們的環境發聲,因為他們直接被中國給代表了。像這麼敏感而尖銳的科學問題,就很難在國際的議程上被完整討論,所以它從環境問題連結到政治問題,正是由於代表性的緣故。

此外,洪申翰也談到日前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的意義。他認為,裴洛西到景美人權園區參訪,是非常重要的行程,因為裴洛西在美國的政治界,一直是一位很重要的「價值錨定者」。這 3~40 年來,裴洛西對西藏議題,也是個非常重要的協助者,包括在美國的國會遊說,或更多政治的進程方面。他認為,裴洛西這次來台,不只是單純要跟中國對抗,而是在人權的價值上,進行某一種串連。

而說到價值的串連,洪申翰認為,過去在外交的關係上,常會有人覺得有些事情要保持模糊、避免爭議,但現在反而是要把價值談清楚,才能跨出去。從近來臺灣在國際上的表現,可以看到正是因為臺灣高舉某些人權價值,所以很多國家願意與臺灣成為同盟。雖然有人覺得外交就只是各種利益的結合,但若願意把人權的價值講清楚,反而可能是接下來,讓臺灣更能夠走出去的鑰匙。

像國際的人權議題,也有人會說,不要去多管別人家的事情,但洪申翰也提到,這樣反而會走不出去、找不到朋友。如果能把人權價值與行動談得更清楚,在國際上能交到更多的朋友,別人也會願意為我們聲援、給予中共壓力。所以像現在大家把西藏、維吾爾、香港、臺灣的議題都放在一起談,並不是出自於泛泛的同理心,而是在國際情勢、地緣政治上,都有某種化學的催動力;至於這個催動力要能夠發揮到什麼程度,就是看大家接下來還有沒有更能打開空間的、具創造力的行動,這都需要大家一起來開發。

多個臺灣 NGO 組成的「西藏臺灣人權連線」則舉辦「國際援藏運動與臺灣」座談會。攝影:何宇軒

多個臺灣 NGO 組成的「西藏臺灣人權連線」則舉辦「國際援藏運動與臺灣」座談會。攝影:何宇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