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把人槍決後還四處貼公告白恐受難泰雅族領袖樂信瓦旦孫 受害的不只我祖父

發佈時間5/12/2022, 11:06:08 AM
最後更新5/12/2022, 11:11:16 AM

【沃草】特約記者劉芮菁報導

1954年4月17日,鄒族領袖 Uong'e Yatauyungana(吾雍 雅達烏猶卡那,漢名高一生)、泰雅族領袖 Losing Watan(樂信瓦旦,漢名林瑞昌)等多名原住民族的菁英,被國民黨政府以叛亂、貪污罪名槍決,這是原住民社群首次面臨白色恐怖。對樂信瓦旦家屬做過訪問與深入調查的研究者鄭伊琇說,國民黨政府把人槍決後還四處張貼死刑公告,逼得家屬無地自容,後半生活在白色恐怖的陰影裡,絕非死刑公告聲稱的「罪不及家人」。樂信瓦旦的孫子 Watan Kainu(漢名林東皞)說,他的父親林昌運是高雄醫學院畢業的公費生,照理說可以選擇畢業後去哪裡服務。他父親想回到家鄉桃園縣復興鄉工作,報到時卻因爲是「林瑞昌(樂信瓦旦)的兒子」不被接受,「白色恐怖的受難者不只當事人,也包含家屬」。

白色恐怖受難的泰雅族領袖 Losing Watan(樂信瓦旦,漢名林瑞昌)孫子 Watan Kainu (漢名林東皞)。攝影:劉芮菁

白色恐怖受難的泰雅族領袖 Losing Watan(樂信瓦旦,漢名林瑞昌)孫子 Watan Kainu (漢名林東皞)。攝影:劉芮菁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共生音樂節、共生青年協會4月舉辦「升起記憶的狼煙——1950年代白色恐怖原住民政治案件系列講座」,28日邀請世紀國際文創股份有限公司總監鄭伊琇、林瑞昌之孫林東皞回顧樂信瓦旦的一生。白色恐怖受難者施教爐的外甥女鄭伊琇,對樂信瓦旦事蹟有深入調查。她指出,樂信瓦旦一生中有四個名字,他出生時的原住民族名是「樂信・瓦旦(Losing Watan)」,是19世紀末泰雅族大豹社總頭目瓦旦・燮促之子。1906年瓦旦・燮促率領的抗日起義失敗,將樂信・瓦旦交予日本政府作為人質以保全部族,樂信・瓦旦因此改名「渡井三郎」。他在日本教育下從臺灣總督府醫學校畢業後,回到部落行醫,1929年入贅日本愛媛縣望族日野家族,改名「日野三郎」。在1949年國民黨政府來臺後,又改名「林瑞昌」。

躲過二二八卻躲不過白色恐怖 樂信・瓦旦陳情歸還部落土地竟遭槍決

鄭伊琇強調,樂信・瓦旦是當時難能可貴的優秀人才,多年來透過行醫、從政等管道,致力改善家鄉族人的生活,「他最大的功績是叫族人不要涉入二二八,但躲過了二二八,卻躲不過白色恐怖。」鄭伊琇遺憾地說,樂信・瓦旦在1951年聯合100多名族人向國民黨政府提出「大豹社原社復歸陳情書」,要求國民黨政府歸還日本殖民時期被奪去的三峽大豹社土地,竟被以「匪諜」之名逮補下獄,1954年被槍決。

更糟糕的是,鄭伊琇說,當時政府四處張貼死刑公告,一面宣稱「不罪及家人」,一面用「喪心病狂」、「咎由自取」、「罪有應得」等字詞痛批樂信・瓦旦,逼得他的家人無地自容,被迫搬家。家屬連出殯、葬禮也不敢舉辦,讓樂信・瓦旦的骨灰放在家裡39年,直到解嚴後才入土。白色恐怖下的受害者不只是當事人,家屬也受到很大的影響。旁人害怕遭受牽連而不敢和受難者家屬往來,他們要承擔週遭恐懼的目光,以及人際關係被切斷的傷痛。

對樂信瓦旦家屬做過訪問與深入調查的研究者鄭伊琇。攝影:劉芮菁

對樂信瓦旦家屬做過訪問與深入調查的研究者鄭伊琇。攝影:劉芮菁

白色恐怖牽連家屬 樂信・瓦旦兒子行醫之路頻頻受阻

林東皞(Watan Kainu)分享,在他的成長經驗中,家族裡不太去談樂信・瓦旦的事情。對他來說,樂信・瓦旦「好像是歷史課本上的照片」,他沒有明顯感受到自己身為受難者後代。但後來他才發現,受到白色恐怖牽連的是他的父親、伯父,也就是樂信・瓦旦的兒子這一輩。他們家會在烏來,也跟樂信・瓦旦有關。

林東皞解釋,他的父親林昌運是高雄醫學院畢業的公費生,照理說可以選擇畢業後去哪裡服務。林昌運畢業後,也想回到家鄉——桃園縣復興鄉工作,但報到時卻因爲是「林瑞昌的兒子」不被接受,輾轉在阿美族省議員協調下到臺北縣的烏來鄉公所服務。後來鄉長想提拔林瑞昌當衛生所主任,也因為警察機關註記「林瑞昌的兒子」,任命的簽核遲遲未通過。他父親只好去服役當軍醫,直到二、三年後上級才核准他當衛生所主任。

林東皞說:「白色恐怖對我沒有很大的感受,反而是我爸爸的事情,我才知道並非那張紙(死刑公告)講得『不罪及家人』那麼輕鬆。」實際上,白色恐怖的受難者不只當事人,也包含家屬。

繼承家族遺志爭取大豹社土地 林東皞致力找回部族後代、調查土地歷史

對於樂信・瓦旦畢生爭取的三峽大豹社土地,以及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林東皞說,大豹社的土地從他的曾祖父瓦旦・燮促就一直在爭取。但時至今日,大豹社的後代已經四散各地,現在重要的是把人找回來。所以他成立了桃園市「大豹族群復興協會」,希望凝聚大豹社的後代,目前會員已有大約200多人。林東皞也正在就讀政治大學土地政策與環境規劃碩士原住民專班,希望透過研究,將大豹社土地的歷史變遷調查清楚。

「這個東西(大豹社)從100年前我們就一直在要,我們還要得回來嗎?或許有機會,但至少要有人寫出來。」林東皞說。

「升起記憶的狼煙——1950年代白色恐怖原住民政治案件系列講座」邀請樂信瓦旦的研究者鄭伊琇、樂信瓦但的孫子林東皞與談。攝影:劉芮菁

「升起記憶的狼煙——1950年代白色恐怖原住民政治案件系列講座」邀請樂信瓦旦的研究者鄭伊琇、樂信瓦但的孫子林東皞與談。攝影:劉芮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