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打壓再扣預謀叛亂法律學者蘇彥圖中國對香港就是用國民黨鎮壓美麗島那套

作者
何宇軒
發佈時間2/21/2022, 10:28:42 AM
最後更新2/21/2022, 10:28:43 AM

【沃草】特約記者何宇軒報導/1979年發生在臺灣的美麗島事件至今已經40多年,然而,今日在中國鎮壓香港的民主運動時,又看到打壓反對者,以及事後向社會大眾宣傳這些人是「預謀叛亂」的做法,都與當年國民黨鎮壓美麗島人士的手法相同。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蘇彥圖表示,中國在香港就是用過去國民黨的論述在鎮壓反對者,在了解美麗島事件的資料後,才能做更深刻的批判、提供經驗,幫助其他受到迫害的人民。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蘇彥圖。攝影:何宇軒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蘇彥圖。攝影:何宇軒

國史館在上週末19日舉辦《戰後臺灣政治案件──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新書發表會,並邀請專家學者進行座談。事件當事人、總統府資政姚嘉文、當年擔任辯護律師的行政院長蘇貞昌,以及多位當事人家屬也出席與會。

這次與國家人權博物館一起發行的《戰後臺灣政治案件─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範圍涵蓋美麗島雜誌社總社和各地服務處的成立與運作及其效應、高雄事件的發生,後續的逮捕、偵訊、軍法和司法審判,事件後政府的處置等,完整呈現「美麗島事件」在政治面與司法面的過程與影響,尤其是情治機關對黨外活動的監控、偵查過程及如何研擬審判策略等層面,是以往史料較欠缺的細節。

尤其是外界常會認為,美麗島事件是因為1979年12月10日發生在高雄市的衝突所引發,然而從史料上可以看出,當局處理美麗島事件,本身也早有「預謀」。國史館修纂處處長許瑞浩表示,例如從史料可以見到,黨外核心人物被捕或投案不久後立即接受訊問,偵訊場地卻早已布置好、負責訊問的檢察官和書記官在凌晨起就已待命,顯示這一切在事先就已安排妥當;從事前的長期嚴密監控、蒐集情報證據,再經過逮捕、偵訊、審判等過程,到最後的判決、發監,各階段都大幅動員黨國體制下,以情治、司法機關為中心的各種國家機器,進行縝密的分工、策畫、布置與執行。

國史館舉辦《戰後臺灣政治案件──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新書發表會,並邀請專家學者進行座談,由國史館館長陳儀深(站立者)主持。攝影:何宇軒

國史館舉辦《戰後臺灣政治案件──美麗島事件史料彙編》新書發表會,並邀請專家學者進行座談,由國史館館長陳儀深(站立者)主持。攝影:何宇軒

蘇彥圖指出,研究美麗島事件在現代的意義,是要理解威權體制如何運作,以幫助受到鄰近中國這個威權體制鎮壓的反對者。他表示,為了全世界愛好民主的人,必須要好好研究美麗島事件,因為全世界的威權體制,很少有像國民黨政權留下這麼龐大的文件資料,可以幫助大眾理解威權政體怎麼運作、到底在想什麼。

蘇彥圖提到,獨裁政權不斷在進化。大眾可以好好運用這些資料,挖掘更多史料,特別是宣傳單位如何替獨裁政權宣傳及美化;要了解這些資料之後才能做更深刻的批判。蘇彥圖強調,中國在香港就是用過去國民黨的論述在鎮壓反對者,「我們要想辦法如何批判,要能提供美麗島經驗,對事件有深刻的認識,才能幫助其他受到迫害、受到鎮壓的人民重新站起來。」

臺灣大學歷史系教授陳翠蓮也指出,當時統治當局進行逮捕,可能跟情治機關所做的分析報告有關聯。在1979年8到9月時,情治機關就認為,在美麗島政團中,有些人積極要組黨,是要以雜誌社作為黨外總部,爭取群眾的基礎、拉攏不滿分子、工農大眾,也要用雜誌社的論述當作文化鬥爭,「從事政治污染」。所以當局會決定出手抓人,原因與認定黨外辦雜誌社是為了組黨有關。

陳翠蓮也認為,雖然檔案內容非常豐富,但還是缺了一大塊,也就是在國家機器運作上,整個指揮核心運作的「腦」,目前還是比較不清楚。還有前總統蔣經國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在這些檔案也比較看不到,需要用其他史料來補足。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湯志傑則提醒,在看到史料之餘,更要理解其背後脈絡。例如蔣經國曾經想下令判死刑,但後來沒有做,重點是為什麼後來沒選這個方案;或是也有很多人說解嚴是蔣經國決定的,但這決定是在什麼脈絡下做成的?是逆勢操作?是順勢而為?或根本是被迫的?湯志傑進一步認為,「國會全面改選」的訴求,是後來美麗島被鎮壓的關鍵原因,如果解嚴是蔣經國的功勞,那為何鎮壓美麗島?

姚嘉文則在致詞時提醒,這40年來在討論美麗島事件時,有兩件事不應該被扭曲。一是不應把整個美麗島運動解釋為高雄事件,因為美麗島審判指的是叛亂,高雄事件是講暴動或妨害公務;警備總部或國民黨政府要追殺這些參與者,不是因為高雄那件事,而是美麗島運動主張解除戒嚴與國會全面改選。

第二點,則是外界談美麗島運動時,都太注重個人,像是誰貢獻比較大、誰是逃兵等等,這些檢討意義都不大。因為美麗島是當時大時代轉變下,包括我國被趕出聯合國、與美國斷交、老蔣(蔣介石)過世的背景下,整個台灣政治的大變化,也讓國內的民主運動,風起雲湧,「台上的人有貢獻,後面的人也有貢獻;被關的人很辛苦,後面的人也很辛苦。被關的人有功勞、沒被關的人功勞也不小。被告功勞很多、辯護人功勞也很大,這些大家共同努力的、時代的大運動,並不是幾個人的英雄行為。」

蘇貞昌也表示,他當年替姚嘉文辯護時,姚也說過「軍法大審不是審判我,而是審判黨外」。美麗島事件是當時威權政府對人民的壓迫,但因人民勇於抵抗,得以繼續往前邁進。

八大冊的美麗島史料彙編攝影:何宇軒

八大冊的美麗島史料彙編攝影:何宇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