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不義遺址安康接待室珍貴文物慘遭泡水蟲蛀 藝術家高俊宏民間自力搶救仍待國家接手

作者
朱乃瑩
發佈時間2/7/2022, 10:55:31 AM
最後更新2/21/2022, 4:16:53 AM

【沃草】記者朱乃瑩報導

《沃草》日前報導,曾為白色恐怖期間,偵訊、刑求政治犯的法務部調查局「安康接待室」,由於缺乏管理、維護,現況幾近廢墟,成為探險「勝地」。報導刊出後,曾經取走、保存內部文物的藝術家高俊宏主動來信說明,並接受《沃草》專訪,說明初衷。他強調,2014年他進入「安康接待室」現場時,相關文物脫垂、泡水、蟲蛀,當時他一面擔憂保存危機,一面也擔心自己私闖官署,在法律上或許站不住腳,壓力相當大。「每次放映跟談論,都是面對公眾的時刻。」高俊宏說自己努力擴散安康接待室保存議題,因此公開展示文物、回到現場導覽,在安康接待室移交態勢較為明朗後,他也不斷接觸促轉會、人權館等相關單位,希望返還文物,卻都被婉拒。民間自力搶救後,仍亟待國家接手。

在保存歷史記憶之路上,國家缺席,民間只能自力搶救,卻難免名不正、言不順,也凸顯出,國家對於不義遺址缺乏統籌管理的弊病。

藝術家、策展人、台北藝術大學兼任助理教授高俊宏。(攝影/朱乃瑩)

藝術家、策展人、台北藝術大學兼任助理教授高俊宏。(攝影/朱乃瑩)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上(1)月5日將位於新北市的安康接待室、新店軍人監獄、景美看守所(現為國家人權博物館)等三處審定為「不義遺址」,並建議搭配安坑輕軌路線,整體規劃為「人權廊道」。

有關藝術家高俊宏的相關爭議,起於他2014將安康接待室內的「電視監視系統圖」及監視器取走,並納入其動態影像作品《博愛》中,於2016年的台北雙年展展出。由於該珍貴史料可能有助於還原當年情治系統如何監控偵訊過程,落入私人手中,讓許多文史工作者深覺不妥。此外,根據影像內容,他在安康接待室內舉行焚香、燃燒紙錢等儀式,也引起外界安全疑慮。

高俊宏回憶,他在2014年前後看到安康接待室相關報導,到現場探查時,先是聽到附近居民傳言將要改建為公園,又目睹建築漏水、器物毀壞散落,更有無家者定居的痕跡,強烈感受到保存危機。事後,他與一些藝術界、教育界友人成立「安康接待室關注組」,討論如何各自發揮所長,引起社會重視。

高俊宏說明,關注組當時列出幾種可能的行動方案,包括現場測繪、申請古蹟、口述歷史、影像拍攝等,後來僅有影像拍攝較為落實,也就是他後來完成並公開展出的作品。他表示,促轉會於2018年成立後,代理主委楊翠主動邀請他討論安康接待室保存議題,他也現場簡報自己繪製的測量圖,顯見公開展示確實有其效果。

高俊宏作品中的〈安康招待所電視監視系統〉與監視器,圖紙四周有明顯蟲蛀痕跡。(高俊宏2016年作品《博愛》系列「安康」,取自亞洲藝術研究中心)

高俊宏作品中的〈安康招待所電視監視系統〉與監視器,圖紙四周有明顯蟲蛀痕跡。(高俊宏2016年作品《博愛》系列「安康」,取自亞洲藝術研究中心)

提及外界「盜竊文物」的批評,高俊宏露出苦笑,頗覺委屈。他表示,自己從未起心私藏,而始終希望訴諸公眾,除了在「關注組」廣泛周知,也透過公開展示,希望披露安康接待室被棄置不理的現況,呼籲外界關注。他也說明,在作品完成後,已將監視器放回原位,但經過他細心烘乾、除蟲、去酸處理的圖紙,卻無論如何都不忍放回原處,繼續受日曬、蟲蛀、雨淋。

「如果有人願意接手,我現在就可以交給你!」

高俊宏回憶,自己取走文物當下,知道有相當風險,但「現在不帶走,它就是灰飛煙滅」的信念壓倒了一切。當時,也想像過後續移交給國家人權博物館典藏,腦中甚至已經浮現移交儀式的畫面。

2018年,促轉會進入安康接待室展開測繪,讓他相信「蓋公園」的改建危機已經過去。高俊宏說明,他在被促轉會徵詢時,第一時間就表示想移交相關文物,但促轉會自認並非常設機關,不適合永久典藏,而予以婉拒;2019年,他接受國家人權博物館邀請,回到安康接待室導覽,也提出希望將文物移交,但館方人員卻答覆,目前安康接待室仍是由調查局管理,建議他將文物返還給調查局。在目睹安康接待室被棄置的現況後,他不認為這是妥善的選項,於是並未接受提議。

安康接待室現況。(攝影/朱乃瑩)

安康接待室現況。(攝影/朱乃瑩)

當問及若安康接待室能順利轉型,他的願景與期待?高俊宏指出,據他所知,許多文史工作者都認為,不應修復成「又一個景美、綠島」,而是要最大程度保留安康接待室的「恐怖氛圍」,讓參觀者回到戒嚴時期的空間感受。他還指出,修復安康接待室的過程,除了需要兼顧博物館展示與文資保存兩種專業,更一定要納入公眾討論及參與。

高俊宏也認為,人們參訪「暗黑地景」應抱持較為肅穆的心態。他以自己為例說明,在帶隊進入安康接待室導覽時,都會先在門外焚香、念誦《心經》,透過儀式感,向參訪者強調該空間的肅穆性質。

安康接待室有哪些需要優先搶救的文物?高俊宏強調,除了被移交典藏的文件、資料,另從散落的監視器可知,原先或許存在相對數量的監視錄影帶,將是很珍貴的歷史資產,應該持續關注其下落。他也認為,植物調查與空間調查同樣重要,例如安康接待室內的龍柏、香椿等外來植物,可能也有不為人知的故事。

高俊宏接受公共電視《藝術很有事》節目邀請,回到安康接待室分享創作歷程。(取自《藝術很有事》:高俊宏的廢墟研究)

高俊宏接受公共電視《藝術很有事》節目邀請,回到安康接待室分享創作歷程。(取自《藝術很有事》:高俊宏的廢墟研究)

安康接待室於1974年至1987年解嚴前,被用以留置、偵訊當局認定的「叛亂犯」,曾「接待」過民進黨前主席黃信介、作家柏楊、監察院長陳菊等重要異議人士。1984年,因主張台獨被判處死刑的政治犯楊金海向國際傳遞安康接待室的19種酷刑內容,引來國際嚴重關切。解嚴後,安康接待室被改為調查局倉庫,2009年,《蘋果日報》闖入安康接待室,披露現場散落大量政治犯個資與相關文件,甚至保有來源不明的人體器官標本,引起社會關切,調查局才清查並移交其內的政治檔案,但並未交代任何空間轉型的計畫。

2018年,促轉會進行實地踏查,發現建築物雖然年久失修,但仍保留戒嚴時期的威權空間樣貌,包括偵訊用的「工作區」、辦公的「生活區」、關押政治犯的「休養區」等。2022年初,促轉會依據該會〈作業要點〉,審定安康接待室為不義遺址,但實際效力為何,仍待商榷。《沃草》將於下一篇報導,繼續探討不義遺址與文化資產保存的法律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