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校園只會教出服從順民 人本基金會養出威權腦是國家災難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1/19/2023, 6:59:55 AM
最後更新1/19/2023, 10:03:48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屏東東港海事學校遭學生檢舉,學務主任、教官聯手違法翻查學生的畢旅行李,引起輿論關注。雖然教育部 2021 年已清查髮禁、服儀等校規並要求改正,但學校私下仍不甩教育部繼續執行,威權文化仍深植校園。「人本教育基金會」全國校安中心主任張萍接受《沃草》訪問指出,校園的威權不只出現在教師與學生間,連教師之間都對侵害孩子人權的行為視為理所當然。她直指,整個教育體系不願面對「賦權學生」,教導孩子認知並主張自己的權利,只會教出完全不經思考、服從威權的順民,長大後更形成惡性循環,繼續用「威權腦」壓迫弱勢,這會是國家的災難。

人本教育基金會全國校安中心主任張萍(攝影/廖昱涵)

人本教育基金會全國校安中心主任張萍(攝影/廖昱涵)

「校園內的威權文化還非常嚴重!」張萍以屏東東港海事學校的事件為例,不是只有老師對學生的上對下關係,包含老師之間都沒人對此作為有任何意見。可見,威權的影響不只對學生,對教職員都是很負面的影響,大家都悶不吭聲。

張萍擔心,這顯示侵犯學生人權,在校園中已是「見怪不怪」了。教育理應是教出有思考和判斷能力、能「主張自己權利不被欺負死死」的公民,但在校園威權仍盛行的情況下,只會造成學生成為不經思考、服從威權的順民。

陽奉陰違的威權遺毒

其實,教育部早在 2021 年就徹查並要求改正各種威權時代遺留下的規範,包括體罰、髮禁、服儀、搜索個人物品、強制早自習或輔導、禁愛令等不當校規。但是,雖然表面上不見了,許多學校仍將這些不合時宜的陋習奉為教育準則。

「就陽奉陰違啊!」張萍直指,像是去年行政院長蘇貞昌還公開呼籲冬天時不能管學生的外套,這要行政院長出來喊話已經夠荒謬了,但去年底寒流來時,仍接獲許多學生檢舉學校不讓他們穿保暖的外套、外衣。

雖然法律有規定、行政首長一再呼籲,卻沒有進到校方的「威權腦」裡。張萍說,如此一來,學生從師長的身教裡,就只學到「說一套,做一套」。

仍潛伏在校園的「威權文化」如何改善?張萍建議,一方面可以重罰違法的學校教職員;另一方面,就是賦權學生,讓學生知道權利被侵犯後,可以怎麼主張?可以依靠誰?不然這些孩子長大後變成公民,完全對自己權利沒有認知、不敢主張。

更重要的是,張萍強調師培、在職教師進修體系中,必須願意去談「賦權學生」,老師們要意識到他必須教育學生,而非用威權控制學生,但現在沒有人願意談,以利繼續維持著師長的威權。

教官退出校園?

在東港海事學校的案例,除了下令的學務主任外,負責執行搜索的教官,也被外界點名是咎責的對象。其實,從國民黨威權時期以降,「教官」一直擔任威權抓耙子的角色,長期協助國民黨情治單位監控校園。

民進黨立委范雲指出,雖然威權時代雖已結束,但教官如同儀式中須向國父遺像敬禮一般,都是不應該繼續存在的威權遺緒。她認為,軍人應該回歸國防體系,而校園安全、學生輔導的工作,則應回歸相關專業人員。

其實,立法院早於 2013 年做出決議,本預計在 2023 年 8 月也就是今年的暑假,讓教官全面退出校園。不過目前因國防部無法安置這些軍訓官,教育部已將時程移除並改為「自然離退」,預估 2030 年才有可能全數退役。

「教官就是把自己矮化成學校的工具人,成為學校做髒事的那隻手!」張萍分析,長期以來,學校自己不做的骯髒事,就丟給教官去做,教官也自甘淪落為學校黑手,不管髮禁、服儀、搜行李,教官都沒有個人的判斷能力、目無法紀,淪為聽學校指揮的工具人。

人本教育基金會主秘陳志遠也補充,教官不像教師對於職業有自主權,而成為校方維持威權的工具,甚至因為軍人的身份養成關係,通常也樂於執行這些任務。

為取代教官的人力,各校紛紛以「學務創新人員」作為替代方案。不過陳志遠抨擊,目前許多「學務創新人員」正是由教官轉任,根本只是換湯不換藥,並沒有教育專業。政府應思考如何讓這些軍人從教育現場回歸軍隊,不能因為他們找不到去處,就繼續留在校園內,這對學生並不公平。

范雲則認為,並不反對教官在接受完整專業訓練的前提下,轉任校安人員。但要確保教官新的身分、工作職責上明確界定,避免繼續扮演威權管教的角色。也呼籲教育部,應積極輔導教官自願離退或轉任,加速教官退出校園的進程。

沒有教官,校園安全就崩毀?

提到教官的去留,不免看到擔心「校園安全秩序」的呼聲。但張萍痛斥「荒謬!」她指出,學生之間的衝突,應該是要用「教育」來處理。至於外人進入校園的安全疑慮,一方面學校有保全,另外,孩子也不可能 24 小時待在學校內。「他是在社會中生存的,要教育孩子面對不合理情境、有風險的人物時,該怎麼去應對,不是把學校當成是一個溫室。」

「學校就是個社會的縮影啊!」張萍認為,要去教育孩子,任何人都有可能遇到各種風險,只是該怎麼去預防、處理?但學校被「升學主義」綁架下,包括性別教育這些重要的事情都不談,導致有人誤觸法律、或者讓狼師有機可趁去控制學生、權勢性侵。

以預防權勢性侵為例,張萍認為,「要教出不害怕威權的下一代就很重要!」要在課堂上跟學生討論,若是避而不談,或只是談「小紅帽與大野狼」都沒有幫助。事實上,性侵案件有 9 成以上都是熟人所為,等於是要去談孩子面對威權大人的侵犯時,該怎麼處理?是相信自己,還是相信對方不會傷害你?如果是害怕威權的人,很可能就會選擇相信大人,成為受害者。

張萍感嘆:「社會在進步,唯一沒有進步的就是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