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法學者姜皇池中國否認臺灣海峽是國際水域目的在阻擋歐洲跟進美國支持臺灣

作者
何宇軒
發佈時間8/24/2022, 10:19:46 AM
最後更新8/24/2022, 10:19:47 AM

【沃草】特約記者何宇軒報導

日前中國外交部宣稱臺灣海峽非美國主張的國際水域,引發輿論關注。對此,臺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國際法專家姜皇池表示,中國這番論述不是講給美國聽,而是要讓歐洲國家減少對臺灣的支持,讓國際社會以為臺灣海峽只是美中兩國之間的問題。洪範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洪偉勝也提醒,中國是「學著說人話的土匪」,它從「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錯誤的前提出發,再接上國際法的論述,讓西歐國家覺得好像很有道理,進而認為不應該去跟進附和美國支持臺灣的主張,這對臺灣是非常危險的。

臺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國際法專家姜皇池。攝影:何宇軒

臺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國際法專家姜皇池。攝影:何宇軒

臺灣國際法學會 13 日舉辦臺灣海峽之國際法地位座談會,邀請多位學界、實務界人士與談,從國際法角度分析臺灣海峽定位的爭議。

姜皇池表示,中國對於臺灣海峽定位的爭執,目標是要否定美國所謂的國際水域概念,因為美國一講到國際水域,就會讓中國芒刺在背,而這也涉及到一種認知作戰,因為國際水域確實不是海洋法公約上的用語,中國就抓到這一點,否定美國的說法。這聽起來感覺好像對,但事實上不是。因為海洋法不是只有海洋法公約,而是還存在於習慣國際法。它有一個更大的上位概念,而公約只是海洋法中的一部分法規範。

姜皇池直言,中國就是要做語言上的混淆,指控美國違法、說美國講的是錯的。中國這番話其實不是講給臺灣或美國聽,而是講給西歐國家聽。因為臺灣若有事,不是只靠美國、日本就頂得住,還要靠西歐國家在後面做支持。所以中國整個法律作戰的目標,其實是針對西歐或東歐這些國家。

此外,中國還會想辦法,讓西歐國家在對於「同意中國對臺灣海峽的論述」、以及「贊成美國去支持臺灣」二者之間做區分,像最近這一次,中國在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來台之後的軍演,可以發現西歐國家基本上都沒說什麼,可見中國做了非常精準的切割。

姜皇池進一步分析,如果從頭到尾仔細看中國對臺灣海峽的定位,可以發現它講的其實也很含糊,它只會說享有主權、管轄權,可是不知道它對於臺灣海峽畫的範圍究竟在哪裡。又或者中國一直講一些政治語言,如挑釁、妨礙主權,可是美國派船穿過了臺灣海峽,到底是違背哪一條海洋法公約?中國只否定美國說法、認為不是國際水域、通過是挑釁行為,但中國所有的質疑,都沒有任何正式的法律根據。

而對於我國政府因應的建議,姜皇池也認為,應該要在國際上不斷強化臺灣海峽是國際水域的認知。他說,每次有其他國家通過臺灣海峽的事件發生,國防部都只會說,「我們都全程掌控、完全都知道」,但他建議,除了強調有全程掌控之餘,更希望我方能夠再重申「臺灣海峽非領海部分是國際水域」、「中華民國尊重各國合法行使航行與飛越自由」。

更重要的是,中國真正會在意的,是美國以外的第三國的態度,所以要想辦法說服美國以及其他國家,跟著美國一起通過臺灣海峽,因為中國現在在做的事情,就是要讓國際社會認為,臺灣海峽的議題不是國際政治,而只是中國與美國在對抗的、只屬於它們兩者之間的問題。但若其他國家獨自通過臺灣海峽,也不一定能承受中國事後的報復,所以臺灣更要想方設法說服西方國家,特別是西歐國家中小型海權國家的軍艦或船舶,可以跟著美國的軍隊活動、一起通過,強調臺灣海峽是國際水域。

洪範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洪偉勝。攝影:何宇軒

洪範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洪偉勝。攝影:何宇軒

洪偉勝也提醒,大家要注意中國論述的弦外之音。他比喻,中國在處理臺海的法律議題上,其實就像是一個「學著說人話的土匪」。中國有很多的說法,乍聽之下好像都是順著國際海洋法在做論述,但中國的主張,其實都是從錯誤的前提,例如「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出發,可是後面講的又都是「文明人講的話」,這會讓一些「文明人」聽起來,覺得好像很有道理,而會認為自己不應該去附和美國的主張,這是非常危險的。從這點也可以發現,中國現在在處理法律論述上的精細程度,是越來越高了。

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陳怡凱則認為,中國這一連串的動作有兩個目的,首先是中國一直沒有一個正式的法律文件,來證明它擁有臺灣的領土。無論是舊金山和約、聯合國 2758 號決議、中美三公報、開羅宣言等等,統統都無法證明它擁有臺灣的領土主權,因此中國要重新建立一個法基礎,也就是用一個國際習慣法,當大家都有這樣的一個法的確信的話,那它就能用來證明擁有臺灣的領土主權,因此它要先證明臺灣海峽就是它的領海。

此外,中國也是為將來的武力犯臺做準備,假設各國都認為臺灣海峽是中國的領海,以致各國軍艦軍機不能穿越,那將來它武力犯台的話,中國就可以阻絕各國來馳援臺灣。

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陳怡凱。攝影:何宇軒

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陳怡凱。攝影:何宇軒

臺灣制憲基金會副執行長宋承恩則直言,臺灣除了對國際法層面的攻防不夠重視以外,在臺灣的內部還有很多雜音,也凸顯臺灣的決策者不重視國際法。他舉例,在這次海峽議題的攻防中,我國政府並沒有主張我國也是沿岸國之一,根據他聽到的消息來源,因為政府方面認為這違反目前的憲法架構,因此不能夠以臺灣本體來做相關主張。

臺灣制憲基金會副執行長宋承恩。攝影:何宇軒

臺灣制憲基金會副執行長宋承恩。攝影:何宇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