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關政治犯要你出獄也崩潰 李明哲返台繼續人權工作自證當初高調救援是對的

作者
何宇軒
發佈時間9/7/2022, 9:45:39 AM
最後更新9/7/2022, 9:48:41 AM

【沃草】特約記者何宇軒報導

臺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國政府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 5 年,今(2022)年4月才重獲自由。打從他「被失蹤」開始,到後來被審判、入監服刑,他的妻子李凈瑜與救援的台灣人權促進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等NGO,都採取向外發聲尋求國際救援的方式,而不是私下透過「兩岸掮客」與中國政府談判以換取自由,當時也引發不同意見的討論,聯合報記者黃國樑甚至還在臉書砲轟李凈瑜的作法是「人渣等級」。但李明哲認為,中國關押政治犯的目的,就是要讓他們即使出獄後也精神崩潰、無法發聲,而他現在還能繼續做人權工作,「這就是透過高調國際救援最大的成功」。

從中國歷劫歸來回台後繼續從事人權工作的李明哲。攝影:何宇軒

從中國歷劫歸來回台後繼續從事人權工作的李明哲。攝影:何宇軒

獨立書店「左轉有書 TouatBooks 」上(8)月 26 日舉辦「哲學星期五@台北──李明哲與他在中國的那幾年」講座,邀請當事人李明哲現身說法,談他在中國被關押的經驗以及 NGO 救援對他的影響。

李明哲表示,在他出事之後,他太太李凈瑜就開始從事救援工作,她從之前研究白色恐怖史料的經驗,認為只能走國際救援的方法。李明哲說,有人會認為國際救援沒用,像他還不是被關了 5 年刑滿才回來,但他並不認為沒用。

李明哲說明,當他回臺灣之後,因為疫情要先隔離,與太太沒有辦法見面,但當天他們用電話連續講了 16 個小時沒有中斷,中間講最多的就是當時臺灣的 NGO 和她如何尋求國際救援;他對照後發現,當李凈瑜提到在哪個時間點做了哪些事情,也在同時,他在監獄的待遇就得到很大的改善。

李明哲舉例,像李凈瑜對外界公開監獄裡有超時勞動等問題後,他們監區就改成一週可以多休息一天。但李明哲強調,被關押者有休假是本來就有的規定,只是以前都沒在遵守;獄方只是回歸原本的規定而已,並不是額外給予恩惠。

李明哲回顧一開始被抓的過程時表示,他在還沒被審判前,是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簡稱指定監居)。他解釋,指定監居是中國刑事訴訟法的制度,原本立意是要彰顯人權,讓身體狀況不好的嫌犯可以不被關到看守所。如果是本國人,可以待在家裡,但 24 小時受到監控。如果是在中國沒有住所的外籍人士,則是在旅館裡 24 小時監控。但中國執法最大的問題是,它的權力是不受限制的,於是這個法令最後變成被中國政府用來關押政治犯與外國人,因為指定監居並不是正式的逮捕,可以不讓當事人與家人通訊、請律師。

李明哲說,所有經歷過指定監居的人,都有個共同的經歷是,房間沒有對外窗戶,或用黑布把窗戶遮住。不管洗澡、上廁所,都有兩個人 24 小時看守,也被嚴格限定不準跟他說話、不準告訴他時間。李明哲推測,中國政府可能研究過,當一個人喪失對時間的概念時,精神會特別容易崩潰,所以讓關押的地方無法分辨白天黑夜,他只能透過三餐來大致知道時間。

李明哲回憶,他除了問訊以外的時間,沒有辦法做任何事,白天就昏昏欲睡,導致晚上又睡不著;人一旦睡不好,精神就非常容易崩潰,再加上這段時間完全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很多人就是在這個時候被逼認罪。

李明哲進一步提到,他很幸運的是,他在指定監居的階段只持續了兩個月;中國很多政治犯,出獄後精神崩潰最大的原因,就是指定監居的時間長達數個月甚至數年,當一個人被限制一切的對外聯絡,會完全喪失對未來的希望。而他可以兩個月就結束指定監居,與當時李凈瑜去美國國會作證有很大的關係。當時美國國會的外交委員會,針對 「709 律師大抓捕」的家屬開了聽證會,他的案子也跟著 709 家屬一起在美國國會進行聽證會。

之後他被轉入正式的關押,住到看守所。雖然還是獨自被關,但最起碼有窗戶,看得到白天晚上,每天還有一兩個小時可以看電視、新聞,這時候時間的概念會恢復、開始有外界的資訊進來,腦筋就比較正常。

而對於外界爭議是否應該採取「高調」的國際救援,李明哲強調,國際救援的用處並不是讓他早幾年回來,因為中國關押政治犯,就是要讓當事人喪失心智,而救援是為了讓當事人即便待在監獄,仍可以保有心智,就算待了 5 年才回來,救援都算是成功的。如果救援是讓當事人提早 2~3 年回來,之後卻靜默不能發聲,或是因為沒有公開審判,而被羅織罪名,被栽贓是間諜、嫖娼犯,那救援就算失敗了。

李明哲進一步表示,救援的過程是用自由民主的思想,來對抗中國政府;他說,「李明哲」這個人一點都不重要,重點是「李明哲」做了什麼事情,以及整個救援團體在救援的過程中展現出來的自由意志,來跟專制政權對抗;救援是要把這個精神救回來,以後還能繼續從事人權工作,可以把在中國的所見所聞帶回來,讓大家見識到中國政府的問題,這才是真正要救援回來的東西。

從這個角度來看,他沒有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沒有被關到不願意講話,之後還有媒體要訪問他,讓他有機會可以對外把中國的問題說出來,「這就是救援最大的成功、是中國關押的徹底失敗。」

此外,李明哲也說,他在中國被抓,或是最近又有臺灣人楊智淵也被抓,有人會質疑他們為何要去中國?但其實中國政府等的就是臺灣人有這種反應。當有權勢的加害者在迫害被害者的時候,如果臺灣人自己是先質疑被害者為什麼要去中國,「那中國政府就會對臺灣人一個一個抓下去」。李明哲總結,雖然他現在回來了,但他沒有覺得這件事情結束了,因為中國政府到現在還在抓臺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