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戰專家沈伯洋傳播疑美論就是要大家相信只有中國能解決問題

作者
何宇軒
發佈時間3/7/2022, 10:10:04 AM
最後更新3/7/2022, 10:10:06 AM

【沃草】特約記者何宇軒報導

「先製造衝突再提出解決方案」、「散佈疑美論」、「透過在地協力者在內部作亂」,這些應該都是臺灣人不陌生的資訊戰手法,而也被俄羅斯廣泛使用在入侵烏克蘭的行動上。長期研究資訊戰的台北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助理教授、《阿共打來怎麼辦》共同作者沈伯洋表示,傳播疑美論主要的目的是在鋪梗,讓對方接受入侵者提出的解決方案。在衝突還沒發生前,就要讓大家長期覺得美國有很多問題,包括內鬥,人權侵害、很畏縮不會出兵等等,讓人對美國失去信心,認為俄羅斯會提出更好的解方,而中國對臺灣也是用這樣的手法。

長期研究資訊戰的台北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助理教授、《阿共打來怎麼辦》共同作者沈伯洋。攝影:何宇軒

長期研究資訊戰的台北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助理教授、《阿共打來怎麼辦》共同作者沈伯洋。攝影:何宇軒

俄羅斯在2月24日入侵烏克蘭,當天公民團體「黑熊學院」舉辦「現代戰爭前夕該做什麼準備」座談會,邀請沈伯洋、臺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何澄輝,從資訊戰及俄烏地緣政治方面,討論同樣面對鄰近大國威脅的臺灣,可以從烏克蘭遭受俄羅斯資訊戰的過程,得到哪些經驗。

「所有的混合戰爭,到最後都還是要讓人想要和平」,沈伯洋表示,常見的「疑美論」主要是在鋪梗,目的是接下來要讓對方接受俄羅斯提出的和平解決方案。在這次入侵烏克蘭中,俄羅斯在前期就是不斷升高衝突、危機,之後再提出解決方式,讓對方心裡覺得,就是要依靠俄羅斯才能解決問題。

然而,一般人還是會比較期待像是美國之類的國家出來解決事情,所以俄羅斯要做這件事前,有個先決條件,就是必須先讓大家不信任歐美國家,也就是疑美論一定要先鋪梗。在衝突還沒發生前,就要讓大家長期覺得美國有很多問題,包括內鬥,人權侵害、美國很畏縮不會出兵等等,讓人對這些國家失去信心,認為俄羅斯會提出更好的解方,而中國對臺灣也是用這樣的手法。

除了疑美論之外,俄羅斯還會不斷打擊烏克蘭境內有公信力的媒體,用各種論述讓人覺得這些媒體不能信,而必須看一些「第一時間錄下的」爆料消息,才是真實的消息,而這手法中國也很擅長。中俄都會放大偏見,讓人覺得媒體不可信。讓像是臺灣的爆料公社之類的社團在臉書上有很多點閱,但很多類似的社團,背後其實是黑道在運作,而這些黑道也常被認為與中國有關係。

打擊完主流媒體之後,再來就是要打擊民眾對政府的信任;透過培植烏克蘭內部親近俄羅斯的人,讓他們在國內製造內亂、創造新的政府、分裂對方,這才是重點。沈伯洋說,俄羅斯成功製造很多烏克蘭內部紛亂,例如在俄羅斯與烏東,很多人相信俄羅斯人在烏克蘭都被歧視、欺負,所以俄羅斯應該要出面。還有透過Russia Today(俄羅斯國營電視台之一,被認為是俄羅斯的大外宣媒體,目前已在德國等地被禁播),以及幾個伺服器根本就設在俄羅斯的烏克蘭社群平台煽動。他們的目的不是要讓人對俄羅斯有好感,而是只要去煽動內部的人、去恨身邊的人就足夠了。

講到分裂對方,沈伯洋也進一步分析,中國共產黨才最懂這一套,因為它整個歷史發展就是不停在分裂對手,甚至會假裝自己分裂,這才是最可怕的。從歷史解密文件可以發現,中國會故意向西方世界透露內部有派系鬥爭,讓歐美國家誤以為中國有溫和派可以談合作。因為中共知道,一些西方國家如美國,特別在70~80年代,都有在扶植很多極權政府,所以讓西方世界以為中國還是有能合作的對象,也是高級的認知作戰。「中國共產黨就是擅長搞分裂,所以也擅長偽裝分裂」,在解讀中國內部訊息時,到底是真的分裂還是只是故意釋出訊息,真的要小心。

沈伯洋也提醒,在面對中國所謂的心戰、輿論戰時,也要注意它的對象不只是針對一般民眾,而有的是針對軍人。從一般民眾的角度,會覺得像共機繞臺的行為好像沒什麼,但問題是軍人又會怎麼想、對國軍是否造成心理壓力、以及是否會製造對國軍的不信任,就特別重要。雖然軍人對心戰的想法,是一般比較少被研究,也比較不容易接觸到的,但這才是我方心防最重要的一環。

然而,臺灣對於戰爭爆發時的應對SOP,是比較缺乏的。沈伯洋說明,戰爭通常不會瞬間爆發,事前的軍力部署、移動都需要時間,像俄羅斯這次開打前也跟烏克蘭僵持了一陣子。而在不同時間點,要做的應對都不同,必須要有系統的訓練,讓大家知道,例如在準備時期要做什麼、真的發生戰爭時又要做什麼、去哪裡逃難、可信的資訊來源在哪裡、每個人的技能有什麼可以貢獻的地方(例如急救、修護技師),都應該有一套SOP。這不管是國防部全民防衛動員署或是民間單位自己訓練,都是非常重要的。

臺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何澄輝。攝影:何宇軒

臺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何澄輝。攝影:何宇軒

何澄輝則從2014的「烏東事件」(編按:烏克蘭政府軍與親俄武裝之間的衝突)爆發說明,當時事件背景就在於烏克蘭東、西部經濟發展不同,一邊傾向歐盟、一邊傾向計劃經濟體系,這樣的差異被無限尖銳化、擴大化,造就了2014年的事件。在這之前,烏克蘭國內脆弱的的政治環境,造就了俄羅斯在訊息戰上的優勢,所有資訊戰的重點都在製造目標對象內的對立,而不需要美化俄羅斯自己。

由於近日的俄烏戰爭,有說法認為是因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向東擴展勢力、威脅俄羅斯國家安全,才會造成這次戰爭,甚至可以把俄羅斯「維護國安」的行為用「古巴飛彈危機」來比喻。對這樣的說法,沈伯洋回應,北約會擴張也是俄羅斯造成的,就好像臺灣反抗中國併吞,結果就被說反抗的人在激怒中國,所以中國才要派兵維和。何澄輝也說,北約的本質是防禦型聯盟,像前華沙公約組織的國家為何要加入北約,就是因為在現實上感受到俄羅斯威脅、有安全上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