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唆使黑幫赴美殺人國史館學者吳俊瑩江南案模式可回推林宅血案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5/17/2022, 10:21:04 AM
最後更新5/17/2022, 10:53:05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特約記者劉芮菁報導

1984 年發生震驚臺灣與美國的「江南案」,國史館修纂處協修、歷史學者吳俊瑩指出,當年竹聯幫老大陳啟禮受國民黨唆使,赴美刺殺筆名江南的劉宜良,行兇後留下的保命錄音帶除了還原案情,也揭露當時國民黨政府找竹聯幫等黑道來對付黨外運動,他認為,情治單位和黑道合作殺人的模式可能並非頭一遭,這樣的合作模式,可以合理回推到同時代的陳文成命案及林宅血案。當時輿論也指控蔣經國的兒子蔣孝武涉案,迫使蔣經國宣示蔣家人不再接班,終結蔣家在臺灣近半世紀的獨裁統治。

由國史館修纂處協修、歷史學者吳俊瑩主講,「檔案中的江南案」講座(攝影/廖昱涵)

由國史館修纂處協修、歷史學者吳俊瑩主講,「檔案中的江南案」講座(攝影/廖昱涵)

1980 年代「中(華民國)美斷交」政治局勢轉為肅殺

國史館本月12日舉辦「檔案中的『江南案』」演講,由國史館修纂處協修、臺灣大學歷史學博士吳俊瑩主講。吳俊瑩指出,1980 年臺灣的政治氣氛,是緊縮、保守的統治者蔣經國造成強烈的政治肅殺氣氛。這個和過去 1972 年中華民國剛被驅逐出聯合國時不同,當時的口號是進用本省人,用「本土化」解決當下統治問題。但 1970 年代末,當時「中(華民國)美斷交」的衝擊,讓整個局勢開始改變。

為因應當時中國喊出的「改革開放,和平統一」口號,承受壓力的蔣經國重用做軍事政戰出身王昇,他誓言要清除「島內革命」,利用情治機關發揮統合力量,定調當時的敵人就是黨外、海外臺獨、共匪。

《蔣經國傳》促成劉宜良成情報局「駐美聘幹」

回到江南案。筆名「江南」的劉宜良,一般認為是因為在 1973 年發表《蔣經國傳》而引來情報局的殺機。但為何情報局直到 1984 年才展開刺殺行動?吳俊瑩認為,《蔣經國傳》不是主要原因,否則當時罵蔣經國更兇的李敖怎麼會活得好好的?

事實上,擔任《臺灣日報》駐美特派員的劉宜良,在1973 年開始連載碩士論文章節,內容多著墨於兩蔣、訪問國民黨死對頭吳國禎(曾任國民黨政府台灣省主席後來到美國揭露許多蔣家弊端),或者揭露駐美大使館內幕,開始被國民黨情治單位列管在案。但劉宜良憑藉著優秀的交際手腕,與中國左派人士往來密切,甚至能進出中國,因此受到國民黨政府、中共與美國三方拉攏。

一開始,情治單位對劉宜良「軟硬兼施」,一方面取消《台灣日報》特派員身份及護照。另一方面則由國安局商請過去和劉宜良有師生關係的駐美軍資組長溫哈熊去接觸,探聽中國方面消息,但都沒有成功。劉宜良並不喜歡這樣的互動方式,後來因為他取得美國居留權成為美國公民,更可以不要理情報單位。

劉宜良成為化名「劉向真」的情報局聘用幹部,檔案中的「聘幹」二字還遭刻意塗銷(攝影/廖昱涵)

劉宜良成為化名「劉向真」的情報局聘用幹部,檔案中的「聘幹」二字還遭刻意塗銷(攝影/廖昱涵)

情治單位發現「軟硬兼施」沒效,1978 年國安局對劉宜良轉為保守,認為「不值策聯」。不過吳俊瑩特別強調,其實《蔣經國傳》裡面有很多不同面向的材料,在當時顯得新穎,而同時期許多黨外雜誌其實都批評得比《蔣經國傳》更兇狠。1983 年,劉宜良又再度於華文報紙《論壇報》增補連載《蔣經國傳》,甚至預告要出書,引起情治單位注意。為何多年前登報都沒事,這次卻成為眼中釘?吳俊瑩解釋,因為隔年 1984 年蔣經國要爭取連任總統,雖然穩上但仍不希望生事。

情治單位多方爭取撤下報導未果,後來成立「三義專案」,透過劉宜良的昔日老長官夏曉華接觸,讓劉宜良最終答應修改《蔣經國傳》單行本。國安局、情報局同意給改版費 8000 美元,最後書中也美言蔣經國幾句。此外,也讓劉宜良提供情報,每個月多領 1000 美元津貼,就連扁政府時代的僑務委員長張富美在當時也曾被回報過。

劉宜良成駐美聘幹短短一年,卻被情報局買兇「制裁」

時間來到案發的 1984 年,劉宜良暑假時通報,認為可以策反中共民航局駐紐約職員崔陣。情報局聞訊後也派人親自去美接觸,但到了美國,劉宜良態度卻轉為消極,更被情報局人員發現有人在偷拍,覺得掉入劉宜良與中共設下的圈套,因此對劉宜良種下殺機。

汪希苓在案發後,特別交代屬下不可談 1984 年的赴美事件(攝影/廖昱涵)

汪希苓在案發後,特別交代屬下不可談 1984 年的赴美事件(攝影/廖昱涵)

為何僅僅一年,劉宜良就從情報局的線民被直接殺掉?吳俊瑩認為,外界一般認為是《蔣經國傳》的問題,但他認為,崔陣案才是轉為「制裁」的重要原因,尤其當時情報局長汪希苓又剛好認識了竹聯幫,時間點巧妙的搭起來。

吳俊瑩指出,尤其檢視案發後美方來臺問話,汪希苓當時預先沙盤推演的檔案中直指:「不能提到 1984 年八月赴美的事情」,更讓他認為這才是殺機的關鍵。

汪希苓唆使剛認識的黑幫老大「教訓」劉宜良

汪希苓如何和竹聯幫老大陳啟禮搭上線?吳俊瑩說,汪希苓透過共同在義大利工作過的關係,認識拍電影的白景瑞,想介紹製片帥獄峰給汪希苓認識,利用其幫派關係發展海外工作,帥獄峰認為自身層級不夠,又引薦竹聯幫老大陳啟禮。而恰好 1984 年適逢掃黑的「幫派登記」,隸屬竹聯幫的白景瑞、帥獄峰一行人,則希望透過汪希苓的庇護躲過一劫。

在 1984 年八月,汪希苓在與白景瑞和陳啟禮的聚會,言談間希望「教訓」劉宜良,陳啟禮則自認沒受過情報訓練,不知如何回報、聯絡。情報局於是安排陳啟禮一行人在情報局的「松竹山莊」受訓。

同年九月,在為陳啟禮安排情報工作的基本課程後,汪希苓透過情報局副局長胡儀敏取得劉宜良照片和地址,並透過屬下、情報局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2015 年曾被中國國民黨提名為不分區立委)轉交給陳啟禮。十月中,陳啟禮夥同董桂森、吳敦槍殺劉宜良,並以「買賣已成」作為暗號回報。十月底,汪希苓與返臺的陳啟禮見面,並支付兩萬美金,但陳啟禮拒收。

江南案爆發後自然引起軒然大波,尤其三人作案手法極為粗糙,美國警方迅速找到三人犯案時使用的腳踏車,還在腳踏車上採到涉案者的指紋。美國聯邦調查局更掌握到陳啟禮怕被滅口留下接受情報局指示的自白錄音帶。

汪希苓轉交給陳啟禮的劉宜良住家位置圖和本人相片(攝影/廖昱涵)

汪希苓轉交給陳啟禮的劉宜良住家位置圖和本人相片(攝影/廖昱涵)

吳俊瑩指出,上述的時間點都非常短暫,事後後也讓「認識不深」成為汪希苓等情報局官員抗辯的理由。但他認為,處於 1980 年代那樣政治肅殺的「氣氛」內,「暴走」的可能性也是很高。

蔣經國早知情,美方掌握關鍵證據後才抓愛將汪希苓

案發後,汪希苓起初否認知情,甚至把松竹山莊的課表作為「保命符」,堅稱說又沒教陳啟禮殺人,只有教大陸工作、敵後組織、情報搜集等。但吳俊瑩無奈笑說:「黑幫殺人還要你情報局教?」

相較之下,帥獄峰一開始則老實吐露,汪希苓真的有交辦「到美國有機會設法把他(劉宜良)解決掉」,也供稱提早返臺是因為女兒逃家,但實際上是因為劉宜良家附近出現罷工活動,警察很多不宜動手,計畫有變因此回臺報告。也認為在美刺殺能「戴罪立功」,本來要找黑人殺手,但陳啟禮想改找自己人,認為之後就可以活在情報局庇護下。

這些足以定罪汪希苓的口供,帥獄峰在軍法局又全部翻供成:「此事純屬個人行為,並非情報局人員授意,與政府毫無關係。」吳俊瑩指出,聽說帥獄峰後續因出賣竹聯幫,下場也不好。

至於汪希苓抗辯說只是「教訓」,沒要殺人?但吳俊瑩指出,陳啟禮從美回臺在飛機上寫的報告書,第一件交辦的就是:「誅殺叛逆劉宜良經過」。尤其,陳啟禮的錄音帶成為鐵證,回臺前就錄好且交給統促黨領袖張安樂保管。

江南案發生後,1985 年十一月發動的「一清專案」,首要目標就是逮補陳啟禮,同月警總司令陳守山就向蔣經國報告情報局涉案,但直到隔年一月,官方才正式下令抓汪希苓,期間還讓汪希苓正常出訪。

吳俊瑩指出,其實國民黨政府很早就知情,但下令抓汪希苓的這天,剛好是美國聯邦調查局取得張安樂所持錄音帶時間,紙真的包不住火。他認為,汪希苓是蔣經國栽培的「官邸派」,但錄音帶流出,讓蔣經國也不得不辦。

汪希苓成為「江南案」的停損點

不過,江南案知情的高層,真的只有汪希苓嗎?吳俊瑩說,汪希苓的上級、國安局長汪敬煦是否知情,翻遍檔案中並沒有看到直接證據。

但吳俊瑩也以 1960 年的「孫家麒案」佐證。孫家麒曾任總統府資料室專員,與國民黨決裂後出版《蔣經國竊國內幕》,內容比《蔣經國傳》更為辛辣百倍。《蔣經國日記》中對此事寫到:「叛逆行為固然可惡,但仍不同意安全局制裁。」吳俊瑩分析,顯示過去情報局是「行動」單位,但安全局也是決策一環,制裁行動按照往例,都是要往上報給安全局的。

陳啟禮錄音帶內容,也交代國民黨政府聯手黑幫對付異議份子的過往(攝影/廖昱涵)

陳啟禮錄音帶內容,也交代國民黨政府聯手黑幫對付異議份子的過往(攝影/廖昱涵)

至於蔣經國,也是始終否認知情。但吳俊瑩又拿出另一份檔案指出,奇怪的是,當時國防部長宋長志卻指示軍法局的專案小組:無論案情如何發展,都要說「概屬個人行為,絕無涉及高層人員或政策」,顯見全案停損點就是到汪希苓為止。

吳俊瑩也引述一份 1958 年警總看守所檔案,紀錄汪希苓等人在看守所的閒聊。汪希苓就埋怨,政府如何判美國人都不會滿意,但「如以其未經報備,擅作主張而定其罪,如此,對美國已有交代」,副局長胡儀敏和情報三處副處長陳虎門在旁也附和:「『政策』如此,亦無可奈何。」吳俊瑩認為,這些都是政府高層知情的間接證據。

尤其,美方來臺針對情報局官員問訊,甚至對汪希苓等高級將領「裝機測謊」。汪希苓甚至表示,「教訓」在中國話裡面是「修理」的意思,認為陳啟禮聽了之後,應該只是會「當面羞辱劉一番」。最終結果汪希苓測謊未通過,美方報告也認為,事前事後都沒有對上級報告「殊值懷疑」。

汪希苓將當初特訓陳啟禮一行人的課表視為「保命符」,認為課程中沒有教殺人(攝影/廖昱涵)

汪希苓將當初特訓陳啟禮一行人的課表視為「保命符」,認為課程中沒有教殺人(攝影/廖昱涵)

江南案引起全球撻伐,全世界都在罵國民黨隔海買兇殺人,難道只寫了《蔣經國傳》就得死?時任國安局長汪敬煦為了扭轉輿論,決定釋出情報局與劉宜良的運用關係。吳俊瑩認為,汪敬煦此一出賣線民雖屬狠招,但成功讓焦點被模糊。

法律事實不等於歷史事實

吳俊瑩指出,汪希苓人是被抓了,但要找殺人動機,所以當時國民黨政府要強化汪希苓和劉宜良的個人恩怨、淡化政府角色。而剛好警總電檢處攔截到一封在 1984 年情報局站長林郁民給劉宜良老長官夏曉華的信,信中提及:「良兄已向華盛頓找汪在職時之醜事」,劉宜良要對付汪希苓不會沒有證據。

為回應美方壓力,國民黨政府迅速處理陳啟禮、汪希苓及相關情報局官員。但審判傾向強調是汪希苓與劉宜良的個人恩怨,企圖淡化與政府的關聯。吳俊瑩說,汪希苓曾在獄中抱怨,他是替政府扛起責任,結果被說我跟劉宜良有恩怨?吳俊瑩指出,劉宜良與汪希苓的恩怨連結,一直在判決書內被強調。這也讓汪希苓很嚥不下這口氣,認為自己是幫政府扛起來,卻被這樣形容。

最終,法院的判決是寫,汪希苓只是發現劉宜良有對其不利行為,擅自要求陳啟禮加以「教訓」,但對教訓的方式又未與界定。而陳啟禮不願登記流氓,想要建立管道托庇於情報局,知道汪不滿劉,因此殺劉邀功。這讓吳俊瑩感嘆,法院判決寫的「法律事實」不見得就是「歷史真相」。

位於景美人權園區現址,由國民黨政府特別為汪希苓建造的「監獄特區」(攝影/廖昱涵)

位於景美人權園區現址,由國民黨政府特別為汪希苓建造的「監獄特區」(攝影/廖昱涵)

尤其,陳啟禮在軍事審判公開講的話,更值得玩味:「這事是美國政府追究後才發生,只有大家(汪希苓、胡儀敏、陳虎門)挺胸進監獄,此事才能才擺平。」

汪希苓的「監獄生活」:獨立平房、七家報紙任選、上百元餐費

吳俊瑩指出,汪希苓的監獄生活,就是國民黨政府在景美監獄蓋一個平房讓他「特區監禁」。檔案還發現,國民黨政府一天幫他訂 7 家報紙,每天還有額外 200 塊營養餐費。關完後,還移到陽明山的情報局醫院療養。吳俊瑩不經感嘆:「殺人犯有這麼好的待遇?」原被判無期徒刑的汪希苓,經過 2 次減刑、「服刑」約 6 年後,也在 1991 年出獄。

吳俊瑩指出,有趣的是,前總統李登輝時期要特赦政治犯,但是在行政院長郝柏村的鼓動下,想要夾帶殺人犯汪希苓和陳啟禮及吳敦,一起搭上特赦順風車,但被總統府拒絕。

吳俊瑩也指出,劉宜良妻子崔蓉芝在美國提告中華民國政府及汪希苓等人民事附帶賠償訴訟。蔣經國在任時堅決不願和解,而在蔣經國過世、李登輝繼任總統後終於願意了結案子,但卻又堅持不能叫「損害補償金」,所以稱為「人道恩賜金」,不僅不承認錯,「人道恩賜金」的條件也是崔蓉芝不能再對「江南案」發聲。

國史館修纂處協修、歷史學者吳俊瑩(攝影/廖昱涵)

國史館修纂處協修、歷史學者吳俊瑩(攝影/廖昱涵)

在 1990 年代,江南案事件終於劃下句點。吳俊瑩指出,因為犯人汪希苓等人陸續出獄,劉宜良妻子也拿到賠償,共犯之一、逃亡的董桂森被引渡到美國,後在監獄裡面因暴動死亡。

江南案封鎖蔣家接班路

吳俊瑩總結,江南案的影響與衝擊,就是讓全世界看清國民黨恐怖統治本質,美國甚至一度揚言要切斷軍售。也能看出當時情報部門互相傾軋戲碼。而最終「國防部情報局」與「特種軍事情報室」合併,改組為「國防部軍事情報局」,改由參謀總長指揮,回歸軍事,國民黨政府也收束美國情報工作能量。

最重要的是,蔣經國在為此事接受美國《時代雜誌》專訪宣示:「蔣家人士繼位一事,從不考慮」,等於江南案封鎖蔣家接班之路。

國史館館長陳儀深也指出,在威權鬆動的 1980 年代,其中一件大事就是 1984 的江南案。1980 年有林宅血案、1981 年有陳文成命案,前兩者仍未破案,而江南案因有特別因素,讓真相很快無所頓逃。他認為,江南案顯示當局情治單位和黑社會的瓜葛,也會被推想和江南案前面發生的陳文成案、林義雄案有類似性,這是理解 1980 年代政治案件的重要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