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鄭自才憶424刺蔣50週年刺蔣是臺澎人追求獨立建國的行動

發佈時間4/25/2020, 10:55:14 AM
最後更新9/8/2021, 8:37:51 AM
鄭自才50年前和妻子黃晴美、妻舅黃文雄與賴文雄等四位臺獨盟成員一起以個人身份策劃刺殺將接班的獨裁者蔣經國。攝影:Îng-Bí ê sun

鄭自才50年前和妻子黃晴美、妻舅黃文雄與賴文雄等四位臺獨盟成員一起以個人身份策劃刺殺將接班的獨裁者蔣經國。攝影:Îng-Bí ê sun

昨(24)日是 1970 年 4 月 24 日發生的刺蔣案 50 週年,當年這一槍讓世界聽到臺灣人反抗獨裁者與中國政權,追求獨立建國與民主自由的吶喊。臺大歷史系學生會學術部昨日晚間也舉辦線上座談,策劃暗殺的參與者鄭自才表示,當年刺蔣可以講是一種抗暴行為,中華民國政權受盟軍委託代管臺澎,並沒有臺澎的主權,中華民國不是我們認為的「我們的國家」,既然不是我們的國家,我們就要來建立自己的國家,刺蔣是一個臺澎人追求我們自己獨立建國的行動。

臺大歷史系學生會舉辦的紀念座談,因為疫情以線上直播方式進行,參加者也全程掛著口罩。活動由臺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主持,除了邀請當事人鄭自才,也邀請當年策劃另外兩次刺殺蔣經國行動的王文宏與談。1970 年時多個海外臺灣人不約而同都有趁蔣經國四月出訪刺殺他的企劃,如同二戰期間德國人刺殺希特勒的計畫有 43 次之多,最有名的一次是曾改編為電影《行動代號:華爾奇麗雅》、以炸彈行刺希特勒的「 7 月 20 日密謀案」。如今 7 月 20 日在德國已經成為表彰反抗獨裁政權的國家紀念日,而臺灣人反抗獨裁暴政的義行卻連我們自己都不熟悉。

鄭自才表示,當年策畫刺殺行動,就是希望蔣經國突然死掉,讓這個流亡獨裁政權能鬆動。當時臺灣沒有選舉,蔣中正來佔領臺灣後,要讓自己的兒子接班,他沒有第二人選,沒有備胎,這是獨裁政權的特色,「我們的想法是把接班人除掉,能產生統治者統治權力的真空,讓島內從事運動的人有比較好的機會,可以成功推動臺獨運動」。

他強調,臺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從 1952 年《舊金山和約》生效,日本放棄臺灣主權後到現在都沒改變,1979 年美國通過的《臺灣關係法》,不再把「中華民國」叫做「中華民國」,把它叫做「臺灣治理當局」,這都明白顯示「臺灣」跟「中華民國」是不一樣的。臺澎的主權問題應該透過國際法處理,「中華民國是一個中國政權,不能透過正名制憲說把中華民國改過來就是建國了,這是不可能的,我們要追求的是建國」。

鄭自才強調,他個人對於黃晴美、黃文雄的犧牲同樣感佩,刺蔣案就是臺灣人為了追求建國獨立,刺殺一個準備接班獨裁者的行動,這就是刺蔣案的精神跟意義。他希望青年學生可以傳承這個精神,讓臺澎早日變成一個主權獨立的新國家。臺澎要變成一個獨立的新國家,現在是非常有利的,和他們當時面對的環境很不一樣,希望這個夢想能在我們的手內完成。

王文宏是二二八事件中的高雄大屠殺受難者的遺腹子,當年也策劃兩次刺殺蔣經國的行動,後來也加入史明的獨立台灣會從事臺獨運動。攝影:Îng-Bí ê sun

王文宏是二二八事件中的高雄大屠殺受難者的遺腹子,當年也策劃兩次刺殺蔣經國的行動,後來也加入史明的獨立台灣會從事臺獨運動。攝影:Îng-Bí ê sun

王文宏是二二八受難者遺屬,他的父親在高雄大屠殺中被殺死,他在父親被殺後的第 32 天出生,他的母親一直要安排他們兄弟離開飽受監視與壓迫的臺灣,他也在十八歲離開臺灣到巴西及美國求學。

他表示,他和蔡同榮一起策劃洛杉磯 419 的刺殺行動,因為蔡同榮給的時間不對,所以失敗。另一起在 427 的行動因為發生在 424 刺蔣後,整個蔣經國的維安層級都大幅提升,他雖然準備好長槍埋伏,但是車隊沿路都不停靠讓人下車,六、七台車直接開過,是他失敗的原因。他自己也在 1971 年到東京拜訪史明,加入他的獨台會繼續從事臺獨運動。

王文宏強調,蔣中正是二二八事件的元兇,到現在中正紀念堂都還沒處理,他一直很不能接受。阿扁時代就公布蔣中正是二二八屠殺元兇,到現在蔡英文政府還不處理中正紀念堂,這只是轉型正義最基本的工作。蔡英文政府也都不處理蔣中正、蔣經國他們兩個的屍體,這在阿扁時代就說要送去五指山,自己是二二八紀念團體的團長,也直接跟蔡英文當面講過。

周婉窈表示,離開高壓封鎖資訊的黨國體制,在海外看到各種資料後,大部分的臺灣年輕人都會變成臺灣獨立運動的支持者。攝影:Îng-Bí ê sun

周婉窈表示,離開高壓封鎖資訊的黨國體制,在海外看到各種資料後,大部分的臺灣年輕人都會變成臺灣獨立運動的支持者。攝影:Îng-Bí ê sun

周婉窈表示,今年 4 月 24 日是刺蔣 50 週年,50 年很長,能請到當事人現身說法是我們的幸運。周婉窈也強調,當事人講臺語比較自然,試想如果 50 年後香港人邀請黃之鋒講反國教及反送中運動,他只能用不流暢的中國話演講,那將是多麼悲哀的一件事,完全脫離現在他們現在抗爭時都講粵語的語境。今天的座談就讓兩位當事人以臺語演講,她自己則犧牲,不講臺語,用華語讓較不熟悉臺語的觀眾易於了解。

她強調,臺獨運動現在好像又被污名化,但那曾經是海外三代臺灣人畢生的志業,很多人為此犧牲生命、家庭與學業。臺獨份子一般認為是在二二八之後出現,但島內的白色恐怖、黨國獨裁讓臺獨的聲音在島內沒有空間,而1950、60 年代臺灣學生出國後就很容易有臺獨思想,為什麼呢?

周婉窈指出,你如果出國看到很多書,就很容易產生這些想法,各種文獻資料也都顯示,臺灣的主權並沒有由日本移交給中華民國,也就是我們說的「臺灣地位未定論」。在海外看到這些資料後,大部分的年輕人都會變成臺灣獨立運動的支持者,就算只是參加臺灣同鄉會,而不是中國同鄉會,也代表你認同臺灣。

她也說明,當時整個臺灣社會都脫離本土的語言跟文化,完全沒辦法長出「獨立思想」,兩個意義的的獨立都是,個人的獨立思考,跟臺灣的獨立思考,都沒辦法,有的話你很可能就去綠島或馬場町了。但海外恰恰相反,是一個很難讓你不去思考的地方,在自由的土地上,我們的留學生,能不去管故鄉的同胞被獨裁者迫害嗎?刺蔣就是在這樣的脈絡下發生的,說是偶然,也是必然。

周婉窈表示,偶然是指蔣經國去海外訪問是偶然,他當時是行政院副院長,但是他接班的態勢非常明顯,行動中負責開槍的黃文雄說刺蔣是為了打破「國民黨威權統治超穩定結構」,另外一個策劃者賴文雄也說,蔣經國到日本訪問,大家也都期待日本的同志會有所動作。1970 年 1 月 1 日臺灣獨立建國聯盟成立,整合了日本、美國、加拿大及歐洲的海外臺獨團體,代表海外臺獨運動已經成熟到一定程度,可以組成跨國組織了。當時很多人都想刺殺蔣經國,但是沒有去執行。

她也強調,鄭自才除了刺殺行動後逃亡瑞典被引渡回美國判刑,關了 2 年多,在 1990 年代他回到故鄉臺灣後,還因為「非法入境」又再坐牢 1 年,我們必須知道,臺灣曾經是那樣的臺灣,這對我們整個社會當然有影響。周婉窈表示,刺蔣案發生時自己 14 歲,卻完全不知道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也不知道當年 2 月彭明敏逃亡到美國,更不知道ㄧ樣在發生 1970 年的泰源起義事件等等這些一樣在 50 年前發生的事。

周婉窈表示,黃文雄被警察壓在地上時說 “Let me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陳智雄被槍決時大喊「臺灣獨立萬歲」,如果我們能聽到,知道有這些事情,歷史會很不一樣。像是陳澄波的遺言、潘木枝的遺言,到現在還是很多人不知道,潘木枝說他「為市民而亡」,陳澄波說他「為 12 萬同胞死而無醜矣」,我們如果當下就能聽到這些聲音、這些主張,臺灣會是很不一樣的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