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給問嗎林昶佐拼連任對抗黨國教育洗腦拒絕臺獨被黑化

發佈時間12/17/2019, 7:26:18 AM
最後更新12/17/2019, 7:26:20 AM

四年前,林昶佐以搖滾明星、政治素人的身份參選中正萬華區立委,一舉擊敗中國國民黨老將林郁方,引發輿論熱議。現在,他正在競逐 2020 年立委連任,選情卻如四年前膠著。林昶佐受《沃草》專訪指出,雖然民調對他就任四年來的滿意度將近五成,但跟再次對上的林郁方相比,支持度卻落後在 3% 的範圍內。除了代表民眾黨參選的徐立信帶來影響,林昶佐認為,在選民結構偏向國民黨的「艱困選區」,包括選民受黨國教育影響對「臺獨」有錯誤印象、認定國民黨立委才專業,都是難以一時打破的政治習慣,也是影響選情的深層原因。林昶佐說,尋求連任除了是希望在已經有初步成果的法案工作繼續努力,更是希望讓選民持續看見自己這個無黨籍、具有臺灣意識的立委,做得比國民黨的人更好,打破國民黨長期營造的政治迷思。

以下,是林昶佐接受《沃草》專訪的問答實錄:

Q:你競選連任最想完成的目標是什麼?

這包括自己想做的事情只到一半,想繼續追後續進展。譬如轉型正義,《黨產條例》和《促轉條例》會繼續追蹤。《政治檔案條例》是今年才過,雖然已經開始生效,但依據規定,有一些關鍵的政治檔案檢討和重新開放的時間,大約是在明年。轉型正義最核心的工作,就是真相,希望這些資料真的能被公開。

還有我在外交國防委員會,參與了許多跟外交相關的推動。 從第一年、2016,我們的外交單位,都還是用很傳統的「大中國」角度在思考外交。一直到我們立委大力推動,尤其是吳釗燮擔任部長後,外交部有意識地往以臺灣為主體的方向推進。現在更重視跟理念相近、在國際上可以幫助我們的國家有更多交流,而不是像過去只重視邦交國的數量。

譬如這次「王立強共諜案」,有些藍營名嘴竟然說是蔡英文可以控制「五眼聯盟」、是「國際機器動起來」打韓國瑜。事實上,這是我們擺脫過去跟美國之間單向的情報交流,跟「五眼聯盟」、國外情報網合作的展現。

這些都需要時間,才看得到效果。所以我希望繼續待在立法院裡,追蹤這些工作的後續。現在這任的四年,比較像是抓穩、抓出了一個方向,未來就是確定它的落實。

另一個想連任的原因是選區。我的選區屬於所謂「艱困選區」,長期以來選民投票意向都比較偏國民黨。2016 年因為想要臺灣改變的大趨勢在選區發酵, 所以一些艱困選區,包括我、洪慈庸,都有機會翻轉局面。但只要過幾年,不在那樣的氣氛下,很可能會再變回去那個樣子。

在地方,我們這麼努力、做了這麼多改變,處理好一堆留下來十幾年沒做的事情,讓很多鄰里生活過得更好。你問選民滿不滿意林昶佐,不管是我們或國民黨陣營做的民調,滿意度都將近五成,但支持度卻只有三成多,跟對手林郁方差不多。

滿意我就要投給我啊!我當然希望是這樣。但我能了解,不是四年就可以把區域的投票習慣扭轉,因為這裡幾十年來已經是這樣。所以希望選民能再給我四年,讓我和整個團隊再努力讓原本的國民黨優勢區有更多改變。

Q:你提到「改變」,但每個人都有習慣的政治立場,你能怎麼影響?

這當然不是短時間可以處理的,像我們前天在國宅區掃街遇到一個阿伯,他說「林昶佐真的是很認真,但是他可以不要臺獨嗎?」我真的很想對這些鄉親說,聽到「獨立」這個詞就會厭惡、排斥,是長期被黨國教育黑化的結果。

這又是另一個過去體制建立下來的習慣,好比「我們家就是投給國民黨」,這就是「看到獨立就覺得是可怕的字」。但大家沒意識到,自己正在享受獨立帶來的好處。譬如中國嚴厲控制人民,隨時都在監控、限制人民使用網路,但臺灣不會,正因為我們是獨立的、不屬於中國,民主自由受到了保障。

<strong>照片來源:林昶佐辦公室提供</strong>

照片來源:林昶佐辦公室提供

要改變「看到獨立就覺得可怕」,我覺得要潛移默化,讓更多人發現支持獨立的人不是洪水猛獸,甚至比他們想像中的都還要和藹可親。我對選區裡很多政治立場不同的長輩都盡心盡力、悉心照顧,就是希望用認真,改變他們長期來覺得臺獨都是張牙舞爪、很危險、沒水準的錯誤印象。

而在投票習慣上,有些長輩、選民習慣投國民黨,是因為有錯誤的認知,覺得「國民黨比較認真;國民黨才關心民生經濟、關心人民的生活;關心臺獨的都太政治了」。但事實上,有獨立才有自由自在的生活,保護我們的獨立自主,就是保護我們的生活,獨立跟生活並不互斥。要讓選民了解這個觀念,不能被國民黨的話術給呼攏了。再來是讓更多人感受到,支持獨立、捍衛獨立的人,比國民黨舊政客還真正關心自己的生活。

Q:對競選對手、選情的看法?

我們最近一直在比較自己跟林郁方在專業、認真度上的差別。像我曾經五次被評選為優秀立委,林郁方卻曾經被列在待觀察名單。這跟選民本來的認知就可能有落差。因為他可能會以為國民黨是最專業的,支持臺獨的只是喊一喊,又不會做事。

看數字更能發現差異。林郁方過去當立委的質詢率,曾經低到只有 15%。提案立法是立委最基本的職責,他做了快 20 年,卻曾經有 5 年沒提過任何法案。那 5 年還是有領薪水,又不是留職停薪,而且算下來更是超過當一屆立委的時間。將近 20 年,他的提案量也才 36 個法案,我 4 年就已經提了 41 個法案。

我們立委要對人民的民生經濟帶來改變,包括大家的工作權益、托育環境,還有稅制要更公平,這些都要透過立法去達成。林郁方現在說他關心都更,但他過去將近 20 年任內,立院有 27 次《都更條例》審查和報告,結果他去了幾次?零次!加上有 5 年沒提案,質詢率只有 15%,就是連上班都不上班的意思。

<strong>照片來源:林昶佐辦公室提供</strong>

照片來源:林昶佐辦公室提供

林郁方長年以國防立委、軍系立委自居,說自己在國防方面最專業。但包括修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國安法》來阻擋中國滲透,還有處理媚共高官將領要被嚴懲、不被利用的事情,這些「國防專業立委」該做的,他做了 20 年卻不處理,過去一直放縱、包庇這些人,到了我們當立委才有在彌補。

從選情來看,我的選區本來就是艱困區,徐立信代表民眾黨參選,對我們當然有影響。我們正在努力把這個影響縮小,但他剛出來的時候,影響的確蠻大的,徐立信拉我們的民調,比拉林郁方來得多。徐立信才當選議員沒幾個月就跑去選立委,這不是跟韓國瑜很像?第一次當選議員馬上換跑道,是不是能得到選民認同?我們也希望選民可以思考。

Q:這次你是無黨籍參選,對比四年前你是「素人」、代表時代力量,有什麼不同?

黨籍改變後,對選情影響不大,因為中正萬華認的還是林昶佐,投給我的選票,或是支持度、認同度,一定比時代力量要多。但資源上就有比較明顯的差別。時代力量雖然資源不是很多,但以臺灣的政治獻金規定,大額支持必須要進到政黨,再由黨分配給旗下候選人,而個人參選就只能接受小額支持。所以我們今年會推出更多募款小物,來籌措經費。

四年前參選時,比較需要自我介紹,而且要說服民眾,雖然我是創作者,但是也有能力當立委。那時候常遇到民眾質疑,「你好好唱歌就好,出來當什麼立委?」。但這一次民眾的肯定度跟過去不一樣,四年前大家會挑戰我的背景,這次反而是在掃街時常聽到,「我知道你很認真、要打拼、你一定會當選」。這跟上次的熱情度、認同度都不一樣。所以有時候反而會擔心迷失,因為掃街時都受到支持,但民調做出來卻還是些微落後林郁方。

<strong>照片來源:林昶佐辦公室提供</strong>

照片來源:林昶佐辦公室提供

Q:如果連任,關於「護臺抗中」,你覺得自己還能在立法院做些什麼?

中國對臺灣的滲透有各式各樣的方法,現在正在處理的《反滲透法》,如果照民進黨的版本過了,主要會針對直接來自中國官方的滲透。但就像最近「共諜案」王立強爆料,很多中共用來滲透臺灣的資源、資金,是用民間、合法方式作為名目。所以不是只有跟中國黨政軍有關的機構來臺灣找代理人,也很可能是用公司名義,發包某個研究案、調查案出去,包裝成民間的活動。包括宗教,如果是中國的媽祖廟跟臺灣的媽祖廟合作,但合作牽涉到某些有統戰意味的工作,包括情資的蒐集,這一類的滲透,我們又要怎麼去把關?

有一種方法,是所有跟中國的交流都要審核,但不管是國安局、調查局、出入境相關單位等等,我們有沒有這樣的能量?

所以之前在審《中共代理人法》或《反滲透法》的時候,我其實沒有完全同意快速審過。因為就像我說的,那些灰色地帶要怎麼立法?用現在政府的能量,要對全部的交流進行審核,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即使《反滲透法》現在過了,未來都還要花時間更細緻地討論。

我贊成《反滲透法》先有一個大架構,象徵性的東西先推出來。但就像台灣智庫執行委員賴怡忠說的,那不會是一個法就把所有的洞都堵起來。未來有哪些需要彌補上去,我們繼續來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