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西藏民主日 62 週年達賴喇嘛建立民主流亡政府中國統治的故鄉卻淪監獄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9/2/2022, 10:00:15 AM
最後更新9/2/2022, 10:00:17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為紀念西藏流亡政府首次選出「西藏人民議會」62 週年,在台藏人福利協會今(2)日舉辦「西藏民主日」慶祝活動。「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格桑堅參(Kelsang Gyaltsen Bawa)出席指出,1959 年西藏政治及宗教領袖達賴喇嘛和 8 萬藏人流亡印度,艱難的初期不但要安頓藏人生活,但他同時也下放權力,逐步確立議會、最高法院等民主制度。但他感嘆,被中國佔領下的故鄉西藏,境內 3000 年文化毀壞殆盡、上萬名藏人被捕殺,儼然「已經成為一座大監獄」。流亡政府領導人、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邊巴次仁(Penpa Tsering)則透過影片勉勵,臺灣和西藏都擁抱民主體制,絕不能因為中國的威脅,就放棄對民主的信仰。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格桑堅參,出席「慶祝流亡藏人建立民主制度 62 週年紀念活動」(攝影/廖昱涵)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格桑堅參,出席「慶祝流亡藏人建立民主制度 62 週年紀念活動」(攝影/廖昱涵)

達賴在16 歲時接掌西藏政治權利,成為西藏的政治和宗教領袖。他在 1952 年在西藏拉薩成立一個改革委員會,但 1959 年中共入侵西藏,達賴和 8 萬藏人流亡印度,改革中斷。同年,達賴在印度達蘭薩拉建立目前稱為「西藏人民議會」的「西藏流亡政府」,次年 9 月 2 日成立「西藏人民代表委員會」,也就是現在人稱「西藏人民議會」,因此 9 月 2 日成為西藏國定的民主日。

格桑堅參說,他在 23 年前,從被中共侵佔下毫無自由的西藏逃出來,在尼泊爾設立的難民接待站,渴望享受自由民主新生活,並想將一生奉獻給西藏。曾當過中國統戰系統幹部的他,不僅受到達賴親自接見,流亡政府和官員沒有因為這個身份和嫌疑疏遠他,反而以民主社會特有的自信和熱情容納他。

格桑堅參表示,他在流亡政府中從基層公務員做起,還連續兩屆當選議員,現在更被任命為達賴喇嘛駐臺灣代表,也是西藏流亡政府駐臺灣的代表。而在西藏流亡政府中,議員有一半是在 1980 年代新流亡出來的藏人擔任,許多新流亡的藏人不僅擔任政府高階公務員,也有很多還擔任部長職位。

台灣國會西藏連線會長、無黨籍立委林昶佐指出,西藏民主日 62 週年,代表西藏民主越來越穩固,民主不只是象徵性的東西,是個可以運作的機制(攝影/廖昱涵)

台灣國會西藏連線會長、無黨籍立委林昶佐指出,西藏民主日 62 週年,代表西藏民主越來越穩固,民主不只是象徵性的東西,是個可以運作的機制(攝影/廖昱涵)

格桑堅參指出,從他的自身經歷和流亡政府現狀,充分體現流亡西藏社會的制度,趨於完善成熟。更表明,西藏傳統文化與當今民主制度的相輝相印。

「這些都要歸功達賴尊者的領導!」格桑堅參解釋,每個國家和民主能走上民主自由之路,幾乎都是許多前輩用鮮血,自下而上革命換來的,但流亡藏人的民主化是達賴自主把權力下放,幾乎強制性教導流亡藏人逐步學會民主制度所有程序,這是全世界獨一無二。

格桑堅參說明,1959 年藏人流亡之初的艱難歲月,達賴一方面要安排藏人定居生活事宜,一方面又要建置流亡政府,舉步維艱。但在這樣的艱難下,達賴在 1959 年底,流亡後第一次在菩提迦耶所舉辦的宗教活動上,就向藏人強調民主的重要性,並在法會結束前要大家選出民選代表。1960 年 9 月 2 日,13 名當選的流亡藏人民選代表,在達賴面前宣布就職,也成為西藏法定民主日。

為確保流亡藏人的政治民主化,格桑堅參指出,1963 年達賴提出《未來西藏憲法》草案並正式頒布實施,1991 年議會通過《流亡憲章》,並在同年經由達賴喇嘛批准,規範了行政和立法權。1992 年,達賴批准設立最高法院,逐步建立三個獨立機構和選舉委員會,包括公務員選拔委員會、審計會等。至此,流亡政府的民主制度,正式走上三權分立、相互制衡的民主制度。

而在 2001年,根據達賴喇嘛建議,人民議會對於流亡政府憲章進行修改,實現流亡政府總理由民眾一人一票選出,2011 年達賴喇嘛將所有政治權力移交給民選的領導人,確立了一個可以被延續的民主體制。

文山社區大學專案經理人李明哲,他感謝在臺藏人過去持續聲援他的釋放活動。流亡中不忘聲援其他受壓迫的朋友,相信這樣高貴的情操,能讓西藏能終將得到真正的獨立(攝影/廖昱涵)

文山社區大學專案經理人李明哲,他感謝在臺藏人過去持續聲援他的釋放活動。流亡中不忘聲援其他受壓迫的朋友,相信這樣高貴的情操,能讓西藏能終將得到真正的獨立(攝影/廖昱涵)

格桑堅參說,反觀西藏境內,在 70 年中共非法侵佔、血腥統治下,象徵藏人學習和文化中心的 6000 多座寺院被毀於一旦,3000 年的西藏文化毀滅殆盡。格桑堅參說,西藏菁英不是流亡海外,就是在西藏被中共趕盡殺絕,總計約 120 萬藏人死於非命。

「但殺戮沒有停止,反而變本加厲!」格桑堅參指出,中共把西藏的語言、文化視為誕生民主的溫床,從根本上予以消滅,也造成藏人激烈反抗。2008年到現在,確切已知有 157 個藏人用自焚表達抗議、上萬藏人被捕被殺。他感嘆:「整個西藏已經變成一座大監獄!」

格桑堅參憤怒表示,去(2021)年七月,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帶領軍政人馬到訪西藏,宣示西藏主權牢牢掌控在中國手裡,更展示西藏人如何歡迎中國領導和幸福生活的假象。隨後,主管西藏工作的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參加「西藏和平解放 70 週年大會」時,更放話會「堅守反分裂鬥爭的銅牆鐵壁」、「任何外部勢力都沒資格對西藏事務指手劃腳」。去年召開的中央西藏工作會議,習近平更宣示要「肅清民族分裂和宗教極端思想流毒」,消除達賴的影響力。

格桑堅參感嘆,中共領導階層提出對藏人的強制漢化、藏傳佛教中國化的恐怖政策,都讓西藏形勢越來越嚴峻。

先前美國眾議院院長裴洛西高調訪臺,並和西藏、新疆、香港、臺灣等同受中國苦難的人見面,格桑堅參解讀,這是向中國發出美國會強烈關注及支持民主的信號。他認為,要讓中國民主化,讓廣大中國人也享受和我們一樣自由民主的氛圍,我們的處境才會好好起來、臺海的軍事恐嚇和國際打壓才會停止,希望大家共同朝這方面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