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大選吳庭岳辭警察選里長從下而上改變臺灣政治才會不一樣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11/10/2022, 10:04:53 AM
最後更新11/10/2022, 3:18:45 PM

吳庭岳|無黨籍|新北市淡水區崁頂里|里長候選人

年僅 30 歲的吳庭岳,放棄被譽為「鐵飯碗」的警察工作,辭職參選里長。問到他為何這樣做?他只說,去年剛癌逝的媽媽,教會他有想做的事,就要趕快去完成。談著一個從小以來的參政夢,他笑說,就算沒選上,也是個非常值得的人生體驗。

吳庭岳希望,能把「參與式決策」落實在第一線的里長上。他承認或許過於理想,但認為從下而上去改變,臺灣政治才有不一樣的機會。

里長在許多地方都是「同額競選」,是個有可能 1 票就當選的公職,但在吳庭岳投入的崁頂里,卻有 5 個人競爭,是個需要 6000 多票、超過很多地方市議員當選得票數的激戰區。吳庭岳揹著「行動氣球」穿梭在淡海新市鎮近 80 個大型社區中拜票,究竟他的警察經驗及年輕形象,是否能讓他在 5 個候選人中脫穎而出?

新北市淡水區崁頂里長候選人吳庭岳(攝影/廖昱涵)

新北市淡水區崁頂里長候選人吳庭岳(攝影/廖昱涵)

Q:請自我介紹

「我是崁頂里里長候選人吳庭岳,我是無黨籍的,今年 30 歲,是在地淡水人,希望透過參選可以改變一些事情。」

Q:在參選前,曾經做過什麼?

「大學畢業後讀研究所,過程中就考上警察,在新北的淡水分局、臺北的內湖分局、桃園機捷警察隊、海巡署服務過。」

Q:為什麼會想要辭掉警察選里長?

「我是在地青年,淡海新市鎮大概發展 20 年,建物一直在增加,但公共基礎建設和軟硬體設施沒有太大改變。我們是新北市第三大里,居民有 2 萬 3000 多人,我們是有權利去爭取的。」

「媽媽其實是我一個參選的主要契機,她去年過世了。媽媽 53 歲很年輕就走了,癌症常常是有遺傳因子的,所以我覺得,既然從小就有從事政治的理想,倒不如就趁年輕趕快去做,所以選擇辭職參選。」

「老實說,其實可以帶職參選,但就是做好一件事情吧。帶職的話,可能就沒辦法那麼認真在業務上。」

吳庭岳說,社區型的鄰里只能利用傍晚掃街(攝影/廖昱涵)

吳庭岳說,社區型的鄰里只能利用傍晚掃街(攝影/廖昱涵)

「我之前的主任叫我不要辭職啊,覺得為了選舉辭職會有很多不確定因素,萬一沒選上什麼的。我阿媽也是覺得有穩定的工作,為何不繼續做?其實最支持的是我媽,她臨終前就鼓勵我想做就去做,她一定是意識到自己很多事無法在生前去做。基本上整個家人和朋友都蠻支持,就是自我實踐嘛。」

Q:過去的警察身份,對選里長有加分嗎?

「我覺得有欸。應該這樣說,每年公務人員的信任度調查,警察永遠是第一名,比法官還高,其實民眾對於警察信任感是夠的。在參選過的當中,里民都這樣給我反饋。」

「也有人會說『青年』是優勢啊,我覺得確實是,但不是說年紀的問題,是因為青年給人家的感覺是創新、有自己的想法的人。對比的是年紀大的人,想法會比較傳統一點。」

「跟里民接觸的過程中,我有信心只要跟他講到話、闡述我的想法,基本上那一票我就拿到了。我覺得是,他會感受到的是我跟原本的里長是不一樣的。」

「其實年長者蠻多人是支持年輕人的喔,這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本來會想說,一定很多人質疑那麼年輕就選里長?或者質疑把里長當跳板,之後去選議員?這種其實我也很直接回答,有機會選上的話,那我要選啊!我會講說,很多事情是里長做不來的,如果秉持一個為社會服務的心,往更上面有什麼不對?像我以前在警界,很多人都避諱談升官,但這代表你願意為國家做事,有什麼不能講?」

「但其實,民眾通常是問我為何不選議員啦,我是認為基層做起沒什麼不好啊,可以知道第一線的狀況再往上。」

Q:為何以無黨籍參選?有想過加入政黨?

吳庭岳只有一人團隊,他認為辭職才能專心做好選務(攝影/廖昱涵)

吳庭岳只有一人團隊,他認為辭職才能專心做好選務(攝影/廖昱涵)

「其實我有評估過。我本來就想無黨籍,因為在第一線最基層的選舉中,民眾很多是不看政黨的。全國里長就以無黨籍最多,他是第一線的政治人物,民眾是看里長有沒有服務到他,黨籍在這時候也不是這麼重要。」

「在這種基層的第一線選舉中,政黨應該不要看那麼重。如果你說選總統,可能跟國家的未來有關係,這用政黨判斷還合理。」

「其實拜票過程也很多人問我政黨,因為政黨就有基本盤。這很現實,可能不用做什麼事情就有人投,很多民眾確實以政黨為主。但其實無黨籍大家也不太會苛責。不過我的面紙上有綠色,有人會質疑我是綠的?」

「有時候政黨是個包袱啦,以選戰策略來講,選票要極大化,當然是兩邊的票都要。我也評估如果真的參加政黨,如果有一些要協助的,就沒有辦法推掉。那我自己評估過後,是覺得比較沒有需要,所以選擇無黨籍。」

「其實我就是想走自己的路,對我來說選不選上還好,堅持想法和信念比較重要,不用被政黨綁架。臺北市長柯文哲說『垃圾不分藍綠』,但我覺得這句話說得不好,應該藍綠都有好的人,兩邊都有機會合作。如果真的當里長,只要可以支持或提出不錯的想法,兩邊應該都可以合作,不應該是因政黨有所區別。」

Q:介紹一下你這次投入里長選舉的崁頂里?

「我們是新北第三大里,人口數超過 2 萬 3000 人,這個里依山傍水,大多以社區大樓為主。這裡是經過內政部營建署所規劃的棋盤式新市鎮,相較其他里來講,比較算規劃過了。但畢竟已經是 20 年前的事,跟現在還是有落差,還是有需要改善的地方。」

Q:里長大概都在做些什麼?

「里長做的事情,其實就是上行下效、政令宣導。另外防災的時候可以做些事情,還要定期召開里民會議和推動公共建設。」

吳庭岳的積極拜票,已經在鄰里間累積出知名度(攝影/廖昱涵)

吳庭岳的積極拜票,已經在鄰里間累積出知名度(攝影/廖昱涵)

「法規是這樣,當然我有不一樣的想法。我認為傳統里長和現代里長有蠻大的差別,是在想法和概念的不同。傳統里長比較被動,就是你找他處理事情。像是燈不亮,里民可能打給里長,那里長就是打給 1999 或公所處理。那這樣不如民眾直接打 1999?里長變的有點像總機。」

「里長可以做更多的事。應該是社區規劃師和匯集民意為社區擘劃藍圖。像是交通建設、社區綠、美化、樂齡課程、輔具資源的轉介,這些東西是現代人很需要,其實里長就可以去規劃這一系列的作為。傳統跟現代的里長差別,就是主動、被動的差異。」

Q:你對里長的工作或制度有什麼想像?

「目前里長是領『事務補助費』,今年剛通過修法,從下一屆開始,就從現行的 4萬5 變成 5 萬塊。這是法制化沒有完善的狀況,其實里長應該是要給薪水。因為里長可以兼職,過去很多里長是開店的,這筆錢就被拿來當包紅、白包。以我的里老實說,這 2 萬 3000 人的要怎麼兼職做?法制應該修正,按照每一個里的大小,要分配不一樣的資源,有些里 300 票就當選,我們這邊要 6000 票,都快要跟市議員一樣了。」

「其實對里民也不公平,有些里才 1000 多人,我們里 2 萬人,分配下來他們資源就是比較多。」

「講個比較實際的,里民旅遊就是個例子,我們里沒有足夠的配額。當然旅遊是有爭論的,我的話還是會希望有,但以弱勢族群優先參與。以前確實比較少機會出去玩,可是現在大家很常出去旅遊,那真正低收或者弱勢的,政府補助這些人比較符合社會正義。要是不辦的話,經費也可以使用在別的地方,像是消毒環境,旅遊只有少部分人享受,但消毒是大家都用得到。老實講,現在的里民旅遊就是個綁樁行程,但我認為旅遊還是有存在必要,只是使用方法不一樣。或者也可以幫忙辦自費的,國家的資源不應該是這樣使用。」

吳庭岳認為,這次參選終於圓了從小的參政夢,不管結果如何都十分值得(攝影/廖昱涵)

吳庭岳認為,這次參選終於圓了從小的參政夢,不管結果如何都十分值得(攝影/廖昱涵)

「另外我也一直想推,我們里一定要『分里』,2 萬 3000 人至少要分三里啊,不然資源分配真的太不公平了。為何這次這麼多人出來選?全國沒幾個里有 5 個人出來的,他們就是看準了以後要分里,這次沒上也沒關係,就是要維持知名度。以前淡水有個里是 3 萬多人,最後分成四里。」

Q:為什麼會選擇選里長?而不是其他層級的公職?

「里長是第一線,我可能很理想,但我很重視『參與式決策』,希望透過第一線里長把這樣的想法深植人心,形塑政治文化。如果從下而上去做改變的話,臺灣政治才有改變的機會。」

「舉例子來講說,現在有一些地方的『共融公園』,導入兒童一起參與公園設計的概念。里長他就成為一個中介者,不是一個由上而下的服務者。這個概念如果能夠深耕在社區,其實大家對於政治會有另外一種想法,才可以翻轉政治文化。」

Q:認為地方上有哪 3 個議題需要改變?

「我認為比較大的議題是:公托長照、道路工程、民間跟公家資源的整合。」

「像公托長照部分是,我們 2 萬 3000 多人,可是里內沒有一個公托中心。現在這麼多雙薪家庭,對他們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長照也是,因為淡水新市鎮是好山好水,非常適合居住,吸引很多退休人員,長照勢必要解決。如果說像很多獨居的,小孩都在國外,其實可以規劃一些樂齡課程、共餐平台,讓住戶彼此有連結。」

「道路工程的部分,其實我們這邊跟其他地方比算是比較完善。但很多人對公車設點有意見,需要盤點整個公車站的路線。另外,是人行道和停車格的設計,因為很多機車格是設置在人行道上面,或許因為臺北市比較寸土寸金,但新北地很大不用設在人行道上。機車停車格在人行道上,第一個問題是讓機車駕駛者有違規行駛人行道問題,第二是行人安全。做法很簡單,做有『避車彎』的停車格,讓機車不用跟行人爭道。」

「其實我們社區很大、人多,很多資源是需要被整合的。像我有跟教會做接觸,其實他們有空間可以讓社區辦樂齡講座,未來有機會可以幫他們跟社區媒合。」

「我們里沒有針對髒亂或綠美化的環保志工隊。巡守隊更是沒有,但我們里太大了,空地還很多,尤其是夜歸會感覺不安全,畢竟警力有限、民力無窮,可以去做改善。」

淡海新市鎮以社區為主要單位,社區間仍有偌大的空地,也讓拜票變得不簡單(攝影/廖昱涵)

淡海新市鎮以社區為主要單位,社區間仍有偌大的空地,也讓拜票變得不簡單(攝影/廖昱涵)

Q:對於其他候選人有什麼看法?

「對現任的比較理解。在我拜票過程中,評價很兩極,有些人覺得不錯,但是有些人說看不到里長。有時候我也會幫他解釋,他 60 幾歲這樣真的為難了!另外,可能他少了一個溝通管道,現在很多里長會開群組或粉專,但我們里長沒有。很多政令雖然會公告在社區,但就是沒辦法直接跟他聯絡到,再加上他又比較沒出現在大家面前。」

Q:里長在全民防衛上擔任要角,你認為目前民防體系有什麼問題?當選後怎麼加強?

「以民防來講,里長是民防分團長,如果遇到戰爭的時候,里長主要負責物資投送、急難救助,還有協助居民前往避難所。法規上能成立勤務組,和鄰長、巡守隊一起做,這樣對我們比較大的里比較合理,但可惜我們連巡守隊都沒有。」

「我就很好奇戰爭要是真的發生,是要怎麼處理?民防是很重要的,所以巡守隊和環保隊一定要成立,就算很多人覺得發生戰爭『隨人顧性命』,但至少要成立,在意識上面還是有幫助。我認為,其實可以去規劃一些課程,像是急救課程,真的可以派上用場。」

「若發生了,里長應該第一個死(笑)。法定避難空間是地下室,我們這邊大樓都有,但其實很多人不知道這個觀念。我做過警察,以前萬安演習要在路上管制,但老實講我們也不知道要疏散去哪。所以要讓大家至少有先了解、做準備,這很重要。」

Q:對於一些里長變成中國統戰的在地協力者,你有什麼看法?

「中國統戰不外乎就是透過鄰、里長、學校去做。里長部分的招待去中國旅遊考察,因為我想要在里這邊推動參與式決策,所以我相信中國不會是我會想學習的目標。對我來說,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以前我唸臺北大學就是有教授這樣子,招待學生便宜去中國玩,他上課就是很『紅』,大家都知道。但我認為,其實年輕人有獨立自主的判斷力,像學生們也知道,我可能會去玩,但我絕對不會去認同。」

吳庭岳說,社區的中元普渡和中秋活動是拜票的主要戰場(圖片取自:吳庭岳粉專)

吳庭岳說,社區的中元普渡和中秋活動是拜票的主要戰場(圖片取自:吳庭岳粉專)

Q:面對中國威脅,民間團體有推出「不投降承諾書」,你願意簽嗎?

「我覺得可以簽。那可以簽或者是否走上戰爭這一步,是兩件事。如果中共來侵犯,我們當然要對抗,這沒有問題。但我的想法是,要居安思危很重要,但更應該做一些極力避免這件事情發生的。」

Q:參選主要遇到的什麼困難?

「困難就是錢和人。走在路上可以看到市議員的看版很多,有時候也會想說因為沒知名度,或這種這麼難接觸選民的地方,真的需要做個看板,但為了環保還是作罷。其實臉書廣告或其他的行銷都需要錢,畢竟我的對手普遍都比較有錢,或者政黨資源多。那人的部分,基本上平日就是我一個人,假日才會有家人、朋友來幫,政黨就是會有志工去幫助他們。」

「選舉目的就是選上啦,我有做一些評估,調出人口結構、上次的得票率,評估有沒有選上可能。最大的變異是在於,這 4 年來增加了近萬人,就算原有的里長有基本盤,但新來的人他也很難去把持。所以我就是抓這些新移入的年輕人和退休人士。」

揹著「行動氣球」在淡海新市鎮走動,為吳庭岳打造出別於其他候選人的鮮明形象(攝影/廖昱涵)

揹著「行動氣球」在淡海新市鎮走動,為吳庭岳打造出別於其他候選人的鮮明形象(攝影/廖昱涵)

「但後來是沒想到居然有 5 個人來選,我本來想說 3 個就算多了。只是對手年齡層都比較大,所以我還是有優勢在。」

「我本來就有評估花多少錢打選戰,應該要 6000-7000 票才能當選,補助款大概就是 20 萬以內,所以就花這個錢。我覺得花 20 萬完成一個夢想,也很便宜划算,有多少人可以真的是參選而且還當選戰主角?這不是很多人可以做的。」

「應該是說,我覺得我會想要幫這個地方爭取,培養一個共榮感。希望可以提升大家對這個社區的意識,真的是熱愛這片土地,不是因為價格親民搬來淡海新市鎮,而是因爲這邊有更多可以被認同的東西才來這邊住。」

Q:如果沒選上,怎麼規劃未來的出路?

「如果我沒選上,我會評估一下選票的狀況,如果差蠻多,可能自己本身也不適合參與選舉。我是看很開,勝負我真的沒關係,至少要試過,才知道自己適不適合。」

「我沒選上,評估看看是否要做政治工作,真的走不了,我也會回歸一般的工作啊。像是警職再考就好,對我來說不難。人生有過不一樣的體驗,在你的工作上也可能可以有不同的想法,就去看自己想做什麼,公務人員也是條路。」

註解

  1. 中階警察幹部,在直轄市可擔任副分局長、一般縣市可擔任分局長,相當於軍隊的中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