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大選為何加入時代力量劉仕傑臺灣還有哪個政黨可以當弱勢發聲筒

作者
朱乃瑩
發佈時間11/22/2022, 12:03:09 PM
最後更新11/23/2022, 1:41:35 PM

依傍陽明山與淡水河,臺北市第一選區(士林、北投)是臺北市地理範圍最大的選舉區,人口約 52 萬,獨特歷史堪稱戰後臺灣的縮影。

蔣介石來臺後,無論是「下野」時期住的「草山行館」或「復行視事」後所住的「士林總統官邸」均座落在此一地區,也因士林鎮、北投鎮當年獨立於地方政府之外,另設縣級單位「草山/陽明山管理局」,局長卻是由行政院直接任命,在 1974 年前擁有民政、軍警大權,連身分證首字母 Y 都與臺北(首字母為 A)不同。

士林北投選區上(13)屆選舉人數約 44 萬,本屆應選 12 席(其中 3 席為婦女保障名額)卻有 25 人參選,「錄取率」不足一半,競爭相當激烈。以選區劃分而言,士林、北投全境在議員選舉均為同一選區,但立委卻橫跨兩個選區,讓此一地區的政治版圖更加詭譎多變,也因為藍綠結構並不分明,眾多小黨紛紛選擇插旗。

沃草採訪了這個選區 4 位候選人,肩負傳承「謝系」從黨外時期開始於此深耕的「北區服務處」的民進黨林延鳳;上次以社民黨身份競選失利、改換旗號並標榜「前外交官」的時代力量劉仕傑;父親是前立委、現任議員陳建銘、曾任柯文哲市府觀傳局長,有「政二代」與「柯市府」雙重優勢的民眾黨陳思宇;從 318 運動展露頭角、上屆以時代力量選上,退黨後本屆仍爭取連任的無黨籍議員黃郁芬,呈現這一選區的政治多樣性。

2018 年上屆選舉,劉仕傑代表社民黨參加士林、北投市議員選舉,僅得 3,446 票。上屆以時代力量身份當選的黃郁芬已在 2020 年退黨,而劉仕傑這次則要以時代力量黨籍爭取認同。兩人近期因為市議員『呱吉』邱威傑自爆在陪同黃郁芬掃街時,被劉仕傑團隊比中指,劉仕傑則大動作出示社區監視器畫面,澄清助理比的是大拇指,意義截然不同,雙方爆發激烈空戰。之後黃郁芬、邱威傑均有公開向劉仕傑道歉,劉仕傑也發文接受,但強調選情大受傷害,替此區的選舉增添話題。

被問到這次臺北市長選舉會投給誰?劉仕傑原僅強調「希望 3 位候選人更多討論政策議題,而非政治口水」,在記者追問下,才表示「我就跟很多還沒表態的中間選民一樣,還在觀望。」

劉仕傑出身職業外交官,過去多次以青年外交官身份發言,挑戰大中國主義極強的保守外交體系,讓人眼睛一亮。2019 年 1 月習近平重新定調「九二共識就是兩岸同胞共謀統一」、重提「一國兩制」時,蔡英文強硬表達反對,他也以現任外交官的身份公開支持蔡英文、反對九二共識。之後,他自揭因被銓敘部多次關切,決定離開外交部。

離開外交部後,劉仕傑先是任職於傳媒,之後加入時代力量擔任國際部主任,《沃草》在訪問中,直球詢問他對時代力量與他個人多次爭議的回應。劉仕傑盤點國內主要政黨,娓娓道來加入時代力量的原因:「臺灣還有哪個政黨可以擔當弱勢的發聲筒?國民黨向來仰賴資方;民眾黨形貌不明;基進黨只著墨國族論述。時代力量有很多問題,也不是最好的狀態,但我們是堅定的中間偏左政黨,統獨立場上則是清楚的本土派!」

7:00,劉仕傑一早起來送遊覽車。(攝影/朱乃瑩)

7:00,劉仕傑一早起來送遊覽車。(攝影/朱乃瑩)

問:請簡單介紹你自己。

「我叫劉仕傑,是今年時代力量在士林、北投的『唯一』一名候選人。我們有些選民不知道黃郁芬已經退黨,會以為我們有提名 2 席,所以要強調唯一。」

「我是臺南一中畢業、臺大政治系、清華大學碩士,過去是外交官,曾外派駐洛杉磯辦事處、駐帛琉大使館,最後是外交部歐洲司科長。我在 2020 年 5 月進入時代力量,擔任新設的媒體創意部主任,後來轉到國際事務部,用我的外交經驗幫忙做政黨外交。這是我第二次參選,第一次是 2018 年幫社民黨在士林、北投參選。」

問:對上本屆以無黨籍爭取連任的黃郁芬,你會有被比較的壓力嗎?

「每個候選人有自己的優勢跟強項,沒有特別要跟她比較,也給予祝福。2020 年大選時,士林、北投這裡有 26,000 張政黨票在一堆政黨中選擇時代力量,我就是要想辦法爭取他們的支持,讓他們知道說,劉仕傑是時代力量唯一的候選人。」

問: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想從事政治工作?

「我在(派駐)美國時就有想過這件事。」

「我爸爸是貨車司機,我媽媽做美髮,我就是勞工階級的小孩。過去民進黨一直是站在社運團體、工人階級一邊,這也是民進黨從黨外到執政,非常重要的社會基礎,也是我小時候支持民進黨重要的原因。」

「我從小就吃『民主香腸』長大,我爸一直是黨外運動的支持者,我小時候就會看彭明敏《自由的滋味》、施明德《囚室之春》這些書,國中時他就帶我去看民進黨的選舉造勢場。我就算在外交部工作時,也從不諱言我的政治傾向,同事都知道『Jerry (劉仕傑英文名)就是綠的。』」

7:00,劉仕傑與其他候選人一起送遊覽車。(攝影/朱乃瑩)

7:00,劉仕傑與其他候選人一起送遊覽車。(攝影/朱乃瑩)

問:後來為什麼選擇加入時代力量?

「民進黨早期跟弱勢基層、社運團體走得很近,但在執政之後,近幾年尤其明顯向右派、資方、財團靠攏。我就問,如果是民主前輩掌權的民進黨,在立法院完全執政的狀態下,《礦業法》怎麼會沒過?」

「臺灣還有哪個政黨可以擔當弱勢的發聲筒?國民黨向來仰賴資方;民眾黨形貌不明,根本不知道他們在經濟方面的左右立場;臺灣基進只著墨國族論述,經濟論述不太多。」

「時代力量有很多問題,也不是最好的狀態,但我相信會越來越好。我們是堅定的中間偏左政黨,在理性基礎上照顧勞工、支持弱勢,支持性別平權、堅定站在環保立場,統獨立場上則是清楚的本土派,這都是我向來支持的價值,臺灣政治光譜上也需要這樣的角色。」

問:你提到時代力量是堅定本土、中間偏左的政黨,但 2020 總統大選中,時代力量遲未表態要支持蔡英文或韓國瑜,也引起黨內分裂。你怎麼看?

「2020 年時代力量是支持蔡英文。」

問:但是選前三天才宣布。

「OK,然後?」

7:00,劉仕傑與其他候選人一起送遊覽車。(攝影/朱乃瑩)

7:00,劉仕傑與其他候選人一起送遊覽車。(攝影/朱乃瑩)

問:2021 年的四大公投中,黨中央的態度是「三好一壞」(支持反萊豬、珍愛藻礁、公投綁大選,反對核四),也有被支持者批評?

「我覺得公投是價值選擇,每個人的判斷都不盡相同,民進黨的支持者也不見得都同意他們喊的『四個不同意、臺灣更有力』,這也是民主政治的常態。時代力量黨中央對公投的立場沒有強制性,我自己在美豬案的立場跟黨中央也不一樣,黨中央也認為沒問題,接受每個黨員、幹部自己判斷。」

問:去年 11 月獨盟曾發布一份民調問到「若臺灣遭受攻擊,願不願意保衛家園」,在本土派的政黨中,時代力量支持者表示願意的比率明顯較低,你怎麼看這個狀況?

民調「時代力量的支持者絕對是本土派居多,但願不願意上戰場牽涉更多變數,不一定是政黨認同在影響。我周遭很多年輕朋友對國軍的信心嚴重不足,國軍過去還是徵兵制時,我們這種義務役的,幾乎都無法作戰,軍中也有很多造假文化,這都是 elephant in the room(房間裡的大象,指顯而易見但被避談的事實)。」

7:40,劉仕傑來到天母某社區與登山步道入口,站路口問候選民。(攝影/朱乃瑩)

7:40,劉仕傑來到天母某社區與登山步道入口,站路口問候選民。(攝影/朱乃瑩)

「還有國家認同的問題,政府敢不敢告訴社會,說我們就是 Taiwan,不要再講中華民國?我還在外交部工作時,2019 年 1 月 7 日以現任外交官的身份,發文說我反對九二共識,得到好幾萬個讚,還上了自由時報 A2 半版。我說外交人員的國家認同有『不清楚、不敢說、不一致』的『三不危機』,連外交部的國家認同都會因為政黨輪替而改變,還要怪臺灣的年輕人不敢上戰場?Which country are you fighting for? (你為哪個國家而戰?)Which country are you fight against? (你抵抗哪個國家?)」

問:你支持臺灣獨立嗎?

「我堅定支持臺灣獨立!我甚至認為應該採取更激烈的手段跟姿態,外交官對外發言、投書多使用『臺灣』這個名稱,不要再用『中華民國』,因為 ROC (中華民國)在國際上就是令人困惑。時代力量在我當國際部主任的時候,我們在臉書、推特上用很多『 #以臺灣為名 』的 hashtag (社群標籤)。」

「我還在外交部時,都說如果有一天,臺灣可以正常跟中國建交,有一個『臺灣駐中國大使館』,我超想當第一任大使。」

問:你跟其他候選人的不同是什麼?

「我有外交專業,是全臺灣唯一一個,通過外交特考的職業外交官出身的議員候選人。我今年選舉的口號是『國際經驗、臺北實現』,臺北是首都,會有城市外交,我希望自己在這部分有所發揮,體現我捍衛民主、性別、人權這些國際主流價值。」

9:00,劉仕傑在天母運動公園問候選民。(攝影/朱乃瑩)

9:00,劉仕傑在天母運動公園問候選民。(攝影/朱乃瑩)

「未來不管誰當臺北市長,雙城論壇都需要重新檢討。不管是找東京、首爾辦一個『亞洲民主城市高峰會』,或是爭取 IPAC(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來臺灣開高峰會—— IPAC 是面對中國的組織,臺灣從政治上、語言上都應該是首選,為什麼臺北不去要求?2019 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在臺灣舉辦,我也有參加,還跟何韻詩(香港歌手、人權運動者)合照,這種東西遠比雙城論壇有意義。」

「城市外交是籠統的概念,但如果具體舉辦這些國際會議,就能凸顯臺北的價值。」

問:你提到 IPAC,前陣子林昶佐揭露,臺灣無法加入 IPAC 成為正式成員,是因為沒有足夠的「主要政黨」支持,也就是中國國民黨?

「我應該是全臺灣最早關心這個議題的人, 2020 年 12 月就發文〈臺灣應該加入劍指中國的 IPAC〉,這我蠻自豪的。我那時候有透過管道去問,他要有一個執政黨立委配一個在野黨立委,但到底是只接受『最大』在野黨,還是可以包括其他在野黨,這應該可以去談吧!或許民進黨也不想跟時力分享這個光環,才推說是因為國民黨不要。如果國民黨、民眾黨不想,為什麼不給時代力量?我們也有 3 個立委啊!我當然知道林昶佐長期關心這議題,但他沒有政黨,就不符合對方的規定。」

問:2018你代表社民黨參選,那次選舉給你什麼樣的經驗?你在這4年來有哪些改變?

「我在 2018 年參選時是沒人認識的素人,社民黨也是低知名度,沒當選不算意外。選舉完的 2 個月之後,我因為 2019 年初那篇反對九二共識的文章而爆紅,粉絲從 6000 多人成長到現在的 5 萬多,也非常頻繁在媒體曝光。所以在知名度上,我現在至少比 2018 好很多,選民比較認識我。」

「時代力量雖然這兩年很逆風,但我想地方上的里長、頭人,對我的熟悉度跟印象比 2018 好很多,這個選區有 93 個里,2018 年我熟悉的里長只有一兩個,但我上(8)月辦募款餐會,有將近四分之一的里長願意來支持,盛況是我 2018 無法想像的。最後這段時間,我會全力衝刺,努力跟基層溝通。」

劉仕傑在 8 月 24 日舉辦感恩募款餐會,在致詞時感謝家人並一度哽咽。(攝影/朱乃瑩)

劉仕傑在 8 月 24 日舉辦感恩募款餐會,在致詞時感謝家人並一度哽咽。(攝影/朱乃瑩)

問:你在 2020 年 6 月中天電視臺換照審查之際,參加中天的戶外節目,還拿「反關臺、挺中天」的麥克風,被強烈抨擊。當時是怎樣的狀況?

「當時的背景是美國大選,我那個月以時代力量國際部主任的身份上遍各大政論節目,上中天的節目當天,也有跟黨內報告,黨內也從沒規定不能上中天的節目,包括民進黨政治人物也會上這個節目。」

「我到現場才知道是外景,沒有注意到麥克風牌的標語,那也不是我能控制的。而且我如果當場走人,可能會被攻擊說沒風度。我大概用 5 分鐘講完美國大選跟臺美關係的部分就走了,從頭到尾沒有針對中天或新聞媒體有任何發言。後來說我『挺中天』,那都是被操作出來的,我從來沒有就這一題對外發言過,那也不是我作為時力國際部主任的職責。」

問:那你對中天被裁定不予換照的看法是?

「NCC 的決定有他們的判斷標準,在不危害言論自由、國家安全的前提下,我們就尊重、支持政府的決定。任何在臺灣從事政治工作的人,如果背後有中資、中國力量,我們都強力譴責,而且(時代力量前黨主席黃)國昌老師一直都強力批判。」

「但我也要坦白講,我長期這麼立場鮮明支持臺灣,卻被匿名側翼打成說挺共,這是臺灣在言論市場上的警訊。我不是在為我那次上節目辯護,如果跳脫那件事情,為什麼現在只要立場跟民進黨某些派系不一樣,就會被貼標籤說是中共同路人?包括民進黨的高嘉瑜、「民進黨最後良心」林淑芬、王世堅都被往死裡打,這不是臺灣之福。」

「資深象迷」劉仕傑在 8 月 24 日舉辦感恩募款餐會時,拿出中信兄弟選手周思齊的個人訓練手套,以及兄弟全隊簽名球棒,作為義賣品。(攝影/朱乃瑩)

「資深象迷」劉仕傑在 8 月 24 日舉辦感恩募款餐會時,拿出中信兄弟選手周思齊的個人訓練手套,以及兄弟全隊簽名球棒,作為義賣品。(攝影/朱乃瑩)

問:在市政方面,你覺得臺北市最優先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我在競選文宣上放了 5 項政見:雙語教育、交通安全、運動樂活、親子友善、居住正義,每個都很重要,我在地方上最常講的是雙語教育。」

「陳時中昨天公布的教育政策也有提到英語學習,但我希望他清楚表態,支不支持今年臺北市教育局在今(2022)年 1 月公佈的《雙語教育白皮書》,臺北市到 2026 年時全部公立國中、小都轉型成雙語學校?去年全臺北有 51 間雙語學校,今年有 79 間, 4 年內要變成 200 間,這會牽涉整個教學現場的調整,以及師資培力等等問題。我也很高興他注意到雙語教育師資不夠的問題,目前全臺北是一校配一名外籍教師,只能協同教學,不能單獨教學;而本土的雙語師資鐘點費一模一樣,要怎樣提供誘因?」

「有人批評雙語教育會壓縮本土語言,這是一個大迷思,因為雙語教育是把原本用中文上課的科目改成雙語上課,而不是把客語、閩南語課程拿來上英文,沒有排擠的問題,很多坊間對雙語教育的攻擊或質疑,都是因為不了解教學現場的狀況。」

「再來是居住正義,我就是從南部北漂上來,其實年輕人在臺北真的很辛苦。在現行法規下,臺北市的囤房稅已經課到最高3.6%,我覺得這是對的,可以討論要不要再調(高);至於社會住宅,每個市長上任都會畫大餅說要蓋多少戶,但我覺得應該先從制度上著手,參考國外社宅的做法,從抽籤制改成輪候制。」

「還有租屋黑市,行政院剛提出 300 億租屋補助,申請的人不多,原因很明顯就是房東不希望租客去申請,而租客在租屋市場中是弱勢。政府會不知道嗎?你要怎樣去設計讓房東願意加入的誘因、要不要有懲罰的落日條款,都會影響到這 300 億是『看得到』還是『吃得到』。」

9:30,劉仕傑結束上午行程後,回到服務處為團隊泡咖啡。(攝影/朱乃瑩)

9:30,劉仕傑結束上午行程後,回到服務處為團隊泡咖啡。(攝影/朱乃瑩)

問:你覺得士林、北投最優先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我很在意士林夜市的振興,因為以前我們(外交官)都會帶外賓來士林夜市,但現在士林夜市的狀況大家都清楚,衛生條件不佳、缺乏在地特色、高房租導致一半以上店面空租,這些問題要怎麼改善?在北藝中心成立後導流觀光客、攤商發展出地方特色、設計更多親子友善空間,讓爸媽願意帶小孩來逛士林夜市,這些都很重要。」

「我還想協助北投溫泉業者復甦、解決停車問題。北投的溫泉業者本來就只能做秋冬這半年的生意,這兩年因為疫情又更辛苦。」

「我也很希望在北投、士林爭取適當的寵物公園。北投寵物公園在北投捷運站旁,選址很不理想,因為狗對噪音很敏感,會被捷運進站的噪音嚇到。現在少子化,越來越多選民沒有結婚生子,寵物就是小孩、家人。」

「最後,我自己很喜歡打棒球,真的很希望幫北投人蓋一座棒球場,這是我對棒球迷的承諾。士林有一些棒球場,但北投沒有。現在都說關渡平原要開發,這我沒意見,但關渡平原那麼大,有沒有可能劃出一個地方蓋棒球場?」

12:40,劉仕傑來到一處商圈,拜訪商家順便用餐。(攝影/朱乃瑩)

12:40,劉仕傑來到一處商圈,拜訪商家順便用餐。(攝影/朱乃瑩)

問:你認為是什麼原因,導致士林夜市現在的問題?

「當時為了坑殺中客團,把士林夜市搞得很糟糕,這是郝龍斌的巨大錯誤,但過了這麼多年也沒有改善。士林北投有陽明山、北投溫泉、士林夜市,離大稻埕河濱也很近;士林有很多古厝,北投溫泉也有很多日本時代的建築。觀光資源絕對夠,但是要更精緻化,如果只是迷戀所謂『一次兩臺車』的中國觀光客,那是飲鴆止渴。」

「現在我們憑什麼要國際觀光客來士林夜市?我在 2018 寫過一篇投書,指出曼谷的國際觀光客是臺北的兩倍,人家夜市有特色,但我們士林夜市光是『骰子牛』就有超多家。那篇投書有 77 萬的人氣,影響很大,但到現在這些問題都還沒解決。」

「我們也需要更多外語導覽人才,還有現在雙語標示英文錯誤百出,我如果進入議會,一定要求各局處全面檢視、擬定審稿機制,不然這些問題只會越來越多,對臺北吸引國際觀光客產生負面影響。」

12:40,劉仕傑來到一處商圈,拜訪商家順便用餐。(攝影/朱乃瑩)

12:40,劉仕傑來到一處商圈,拜訪商家順便用餐。(攝影/朱乃瑩)

問:蔣萬安、黃珊珊、陳時中你會投給誰?(按號次排列)

「我希望 3 位候選人更多討論政策議題,而非政治口水。比如說,雙語教育是臺北市教育局的重點業務,但這個議題在今年市長選戰中完全沒被討論,我就好奇,這三位市長候選人的態度是什麼?支不支持雙語教育政策,或是要怎樣改善?」

「市民關心的是市政議題,(士林區)社子島自救會對柯文哲很不滿,黃珊珊的態度是什麼?(士林區)芝山國小家長反對市政府強推日照中心,黃珊珊的態度是什麼?陳時中提的『士北路網』,讓在地選民產生很多疑惑,他不但要端牛肉,還要具體、客觀,交代可行性。」

「最後我想補充一點,首都市長代表整個國家的門面,未來在兩岸交流、中共統戰這些問題,首都市長必須有明確態度,正視中共滲透宮廟、學校校長組團去中國參訪的資金來源這些問題,這是首都市長跟其他直轄市很不同的地方。我如果當上臺北市議員,絕對是用最嚴格標準,監督紅色力量在臺北市的滲透。」

問:所以你市長支持誰?

「現在 3 位市長候選人感覺都在鞏固自己的基本盤,但我就跟許多中間選民一樣,還在觀望、等待他們市政提出更清楚的論述。我起碼 2 次在臉書上,公開詢問 3 位候選人對雙語教育的立場,目前還沒人有回應。我很樂見《沃草》辦一個論壇,邀請 3 位市長候選人公開討論雙語教育,我也可以主持、幫忙邀請專家學者來與談,因為這是家長關心的議題。」

13:20,劉仕傑來到一處商圈,拜訪商家順便用餐。(攝影/朱乃瑩)

13:20,劉仕傑來到一處商圈,拜訪商家順便用餐。(攝影/朱乃瑩)

問:你這麼重視雙語教育的原因是什麼?

「過去一年我訪問了十多位雙語學校的校長跟老師,每一位訪談近 2 小時,還在天母開過一個雙語教育工作坊。臺灣社會花了很多資源在補習、家教、買教材上,但我們的英文能力在亞洲仍不理想。這兩年有很多外媒、外商到臺灣設點,我們的英語能力當然要提升,而且中央、各地縣市不分藍綠都積極在做雙語教育,如果臺北身為首都,雙語學校卻落後其他城市,這很難想像吧?」

「我出生、長大的臺南,相對於臺北更缺乏英語學習資源,我家沒什麼錢,臺南沒什麼外國人,我要去哪裡練口說、聽力?我一直強調,雙語教育不是精英的議題,不要再貼我什麼外交官、不切實際的標籤!」

「英語跟其他科目不同,很吃家庭背景、社經資源,多少家庭能負擔一小時 1000 元的外籍家教?我念臺大時,暑假就是打工賺學費、打棒球,同學都是去哪裡遊學,我超羨慕的。但一問遊學要 20 幾萬,果然只能羨慕。」

「坦白說,很多富裕家庭看不起雙語教育,因為他們可以讓小孩讀私立學校,之後直接去國外唸書。這就是為何臺灣要有中間偏左的時代力量,我們從階級的視角去看教育政策,學校是弱勢家庭小孩子唯一能學習英文的管道,要讓階級翻轉、流動,就要在公立資源下,盡可能提供英語資源。」

17:00,劉仕傑到公園徒步拜票。(攝影/朱乃瑩)

17:00,劉仕傑到公園徒步拜票。(攝影/朱乃瑩)

問:你先前跟(民進黨大安、文山區候選人)趙怡翔直播,用八點檔臺詞、臺語諺語做「臺語翻英語」,被批評說調侃臺語,或是強化臺語只能表達低俗趣味的刻板印象,你怎麼看?

「那次是民視要做過年節目的存檔,邀請我錄一個『外交官講臺語』的環節,他們也找了趙怡翔,我都沒意見。到現場,民視請我們把民視臺語劇的臺詞,即席口譯成英文,他們覺得這樣很好笑,那些材料也是民視提供的,我們事先也不知道要講什麼,實在不知道為什麼這樣有問題?」

問:趙怡翔在節目中說「臺語是情緒很多的語言」,許多人擔心會強化臺語的污名。

「他如果說『臺語是情感豐沛的語言』,應該就沒問題吧。節目單位就是因為趙怡翔幾乎不會講臺語,覺得由他來講有點好笑,這就是他們要的效果。不過坦白說,我覺得那個批評是針對我,他被罵只是因為跟我同框,這些綠營側翼對時力反感才去出征他。」

「臺語當然可以講嚴肅的事情,很多臺語政論節目、電臺,都可以用臺語講嚴肅的題材。問題是我們當時被給予的題材就是鄉土劇,那不是我們挑的腳本。」

問:你支持性別平權嗎?認為現在 LGBT 族群會遇到的困難是什麼?

「我小孩 4 歲時,我有穿著裙子,帶他去參加臺北的同志大遊行,所以我很願意用行動,讓小孩從小知道什麼是同志、什麼是性別平權。」

「另外我想補充我對新住民議題的看法,臺北市是很多元文化的地方,應該有對新住民更包容、友善的環境。我們一直說臺北對外國人很友善,但好像侷限在白人或黑人,對印尼、菲律賓等東南亞族群,多少都有歧視。我如果進入臺北市議會,會希望市長可以營造更友善的環境,讓新住民有家的感覺。」

18:00,劉仕傑在一處大型路口,向下班的通勤族街講。(攝影/朱乃瑩)

18:00,劉仕傑在一處大型路口,向下班的通勤族街講。(攝影/朱乃瑩)

問:你對轉型正義的看法跟實踐是什麼?

「我之前去看促轉會辦的轉型正義紀念展,遇到策展的其中一位建築師孫啟榕,就邀請他來我這裡辦講座,反應很好。我支持轉型正義,特別要問蔣萬安,你支不支持移除「蔣公」銅像?我們呼籲中正廟的「蔣公」銅像應該被移除,如果你當臺北市長無法做出這樣的承諾,會令許多臺北市民有疑慮。國民黨也必須面對過去的歷史包袱,中正紀念堂必須轉型,容納更多教育意涵。」

問:除了中正紀念堂,士林、北投過去曾是威權時期的權力中樞,有士林官邸、陽明山管理局這些歷史,你覺得應該怎麼處理?

「現在士林官邸有開放給民眾參觀,好像沒什麼特別要處理的議題,但可以多做一點教育導覽,讓下一代在不義遺址感受歷史,這我們都是支持的。以前我派駐歐洲,他們大量帶小學生去參觀猶太博物館,用正面態度面對過去的傷痛,同時自我提醒,那個態度值得臺灣借鏡。我自己也會帶小孩去景美人權文化園區,我們都覺得應該能多做一點再教育,讓下一代能被提醒。」

問:你對本土語言政策的看法?

「我一直強調,雙語教育不會排擠本土語言的時數,但我很支持小孩講本土語言,我會跟小孩講臺語,但我是半個客家人,所以小孩在學校選修客語,講起客語比我還標準。」

問:作為一個棒球迷、象迷,你怎麼看待臺北大巨蛋可能因為租金過高,無法進行職棒比賽,你對此有什麼想法?

「任何大型建設,公安都是底線,一定要用專業標準來監督。」

「作為棒球迷,我們要的是職棒比賽,不是敷衍的幾場球,大巨蛋如果只能辦商演,點綴性舉辦棒球賽事,這是辜負全臺灣、全臺北的棒球迷。大巨蛋不但應該舉辦一定數量的棒球比賽,我也很希望有職棒球團認領,當作常態性比賽場地。他也許門票會比較貴,但如果球賽品質、週邊硬體、觀賽體驗有做起來,我相信臺北有那樣的市場去支撐起一個大巨蛋球場。」

9:00,劉仕傑在自己的直播節目上,與士林夜市指標性商家討論商圈發展。

9:00,劉仕傑在自己的直播節目上,與士林夜市指標性商家討論商圈發展。

問:我們這個選區預計會採訪林延鳳、陳思宇、黃郁芬這幾位候選人,你對他們的看法?(按號次排列)

對林延鳳的看法

「我只知道他說自己是行動I鳳,但不太知道他的政見是什麼,選舉還是要回到政見論述,我其實也很想針對雙語教育,問問他的想法,因為她自己也是媽媽。議員候選人都很辛苦,總之就是祝福。」

對黃郁芬的看法

「非常恭喜她當媽媽,這是辛苦的過程,也希望他跟小孩一切平安健康。她作為前時代力量的市議員,我們對這位前同志都給予祝福,他的市政表現就讓選民來評價。但她還是有些東西,我覺得要跟選民解釋,例如 2018 年社子島議題中,他是挺柯文哲的,沒有簽署承諾書,當時有簽的只有我跟(無黨籍候選人)王奕凱。她現在很積極著墨社子島議題,可能也要跟選民說明她立場的轉變。」

「但整體而言還是祝福他,畢竟新手媽媽都是很辛苦的。」

對陳思宇的看法

「他爸爸是陳建銘,自己也很努力,我很常在跑行程時遇到他,我們就會互相鼓勵打氣。但好像他在黨內算是比較辛苦,希望他加油。」

問:其他想說的話?

「我還是要強調,我們是堅定本土派的政黨,而且如果『臺派值』有一個量尺的話,我在時力黨內應該也是高於平均。」

「臺北市議會從來沒有一個職業外交官進入臺北市議會,我期許自己能成為史上第一個有職業外交官背景的市議員,我覺得首都市議會也應該有這樣的市議員,讓臺北市議會有更多的想像。」

註解

  1. 臺北市立委選區在 2008 年第 7 屆起調整選區,士林區共有 51 里,其中天母、蘭雅共 13 里,加上北投區全區為第一選區,現任立委為民進黨籍吳思瑤;其餘 38 里加上大同區全區為第二選區,現任立委為民進黨籍何志偉。
  1. 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澳洲、日本、挪威、瑞典等國家及歐盟議會議員在 2021 年6 月 5 日正式成立「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 IPAC),目標要改革各民主國家和中國的互動方式,不再讓少數國家獨力抗中。《沃草》在當天以〈無賴中國引起全球恐慌 跨國國會抗中大平台成立!〉撰文報導。
  1. 為求證劉仕傑此段發言的真實性,沃草特別聯繫 IPAC 詢問入會相關規定。根據 IPAC 官方正式回覆:「每個參與 IPAC 的立法機關都要有兩位共同主席,一個執政黨、一個主要反對黨,這是現任 IPAC 全球成員們的共同決定。」表示僅有 3 席立委的時代力量無法代替有 38 席立委的國民黨做為主要反對黨,與劉仕傑發言內容略有差異
  1. 即黃郁芬任內積極爭取設立的「北投大同狗活動區」,於今(2022)年 3 月正式營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