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大選幕僚參選扛轎變坐轎 民進黨新人林延鳳個人縮到最小事情做到最好

作者
朱乃瑩
發佈時間11/8/2022, 11:28:07 AM
最後更新11/8/2022, 2:11:40 PM

依傍陽明山與淡水河,臺北市第一選區(士林、北投)是臺北市地理範圍最大的選舉區,人口約 52 萬,獨特歷史堪稱戰後臺灣的縮影。

蔣介石來臺後,無論是「下野」時期住的「草山行館」或「復行視事」後所住的「士林總統官邸」均座落在此一地區,也因士林鎮、北投鎮當年獨立於地方政府之外,另設縣級單位「草山/陽明山管理局」,局長不像其他縣市由選舉產生,是由行政院直接任命,在 1974 年前擁有民政、軍警大權,連身分證首字母 Y 都與臺北(首字母為 A)不同。此外,在冷戰時期,陽明山駐有美軍、北投則秘密駐有日軍顧問團「白團」,相關史蹟現在也成為此地區重要文化資產。

士林北投選區上(13)屆選舉人數為 43 萬 9,225人,本屆應選 12 席(其中 3 席為婦女保障名額)卻有 25 人參選,「錄取率」不足一半,競爭相當激烈。以選區劃分而言,士林、北投全境在議員選舉均為同一選區,但立委卻橫跨兩個選區,讓此一地區的政治版圖更加詭譎多變,也因為藍綠結構並不分明,眾多小黨紛紛選擇插旗。

沃草採訪了這個選區 4 位候選人,肩負傳承「謝系」從黨外時期開始於此深耕的「北區服務處」的民進黨林延鳳;上次以社民黨身份競選失利、改換旗號並標榜「前外交官」的時代力量劉仕傑;父親是前立委、現任議員陳建銘、曾任柯文哲市府觀傳局長,有「政二代」與「柯市府」雙重優勢的民眾黨陳思宇;從 318 運動展露頭角、上屆以時代力量選上,退黨後本屆仍爭取連任的無黨籍議員黃郁芬,呈現這一選區的政治多樣性。

林延鳳現年 40 歲,育有 2 名子女,曾輔佐現任駐日大使謝長廷參與臺北市長(2006)與總統大選(2008),是「謝系」長期的政治幕僚。之後加入「海派」的「湧言會」臺北市議員阮昭雄團隊,雖是新人卻擁有雙重派系加持,在「8 搶 5」的黨內初選中原本不被看好,最後卻在新人加權下,以第一名之姿脫穎而出,甚至擊敗所有黨內現任議員

代表民進黨 2008 年與馬英九競選總統的駐日大使謝長廷,在1979年擔任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後,投身黨外民主運動, 1981 年當選臺北市議員,1986 年在士林區福國路開設「北區服務處」,首創的義務律師諮詢、小額捐款等制度立刻風行全臺,成為所有民意代表的基本功。「北區服務處」在謝長廷之後,傳承給前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僑委會副委員長高建智、前立委姚文智、立委莊瑞雄等「謝系」歷代市議員。

但「謝系」在謝長廷 2008 年總統大選慘敗後逐漸式微,2018 年謝長廷養子謝維洲連任失敗後,「北區服務處」一度卸下招牌,由支持者改組為「臺北市長樂健康協會」,直到 2020 年底重掛「莊瑞雄北區服務處」招牌,由「莊瑞雄臺大學妹」林延鳳出任執行長,接著改為林延鳳莊瑞雄聯合服務處。

面對臺灣民眾黨一口氣提名兩位外型亮眼的女性新人,肩負民進黨開拓新票源重任的林延鳳,情況雖然相當嚴峻,但個性豪放又健談,熟稔市政,對人物也樂於發表看法,對各黨議員如數家珍,尤其重視各人的組織經營成效。

林延鳳在謝長廷一手建立的「北區服務處」接受採訪。(攝影/朱乃瑩)

林延鳳在謝長廷一手建立的「北區服務處」接受採訪。(攝影/朱乃瑩)

問:請簡單介紹你自己?

「大家好,我是林延鳳『i 鳳』,民進黨在士林北投提名的唯一新人,不是政二代也不是富二代,是有 16 年經驗的幕僚,擔任過莊瑞雄北區服務處執行長、阮昭雄辦公室主任,最早是謝長廷 2006 年競選臺北市長時的幕僚。從地方到中央的服務或問政,我都很熟悉,進到臺北市議會可以立刻上手,不會浪費市民每一分納稅錢。拜託年底支持年輕新人,也拜託支持 18 歲公民權修憲複決。」

問:何時開始對政治工作有興趣?

「我媽媽是澎湖人,外公在澎湖當士官長,所以我住過澎湖跟眷村,後來家裡搬到屏東,也會跟媽媽去高雄工作、常常住在阿姨家。爸爸是臺灣人,我媽跟我爸一個支持國民黨,一個支持民進黨,算是都有。但我高中時,陳水扁在選臺北市長,接著 2000 年要選總統,那時候我很期待臺灣可以有改變。」

「高中畢業因為沒錢唸書,去打工一年才唸大學。大三暑假跟同學去桃園某位議員服務處打工賺錢,但去了 3 天發現他們只會罵民進黨,我就離開了,但對政治還是有興趣。」

「小時候,臺中的表姐放暑假來高雄玩,說『你們的水有味道,空氣又很差。』『你們高雄好髒,我連呼吸都不舒服。』那是很嚴重的指控你知道嗎!當時愛河很臭,而且重北輕南,大家想到高雄就是重工業,民眾沒有光榮感、不敢說自己是高雄人。後來謝長廷當高雄市長,整治愛河、蓋捷運這些做得很好,我就意識到,其實選對人,對城市的改變會很有幫助。」

「我大學畢業後,原本在遊戲公司做財務,2006 年謝長廷與郝龍斌競選臺北市長,2008 年與馬英九競選總統,朋友邀請我去謝長廷的團隊幫忙,我對謝長廷印象又很好,當下有緣分就加入他的團隊。」

「我一開始在候選人身邊處理選舉事務,待到 2012 蔡英文第一次選總統,我到中央黨部的婦女部當專員,做過輔選工作。那時候民眾對馬英九第一任表現普遍不滿意,我們覺得蔡英文應該會贏,結果票開出來,『沒!贏!』我失望到覺得臺灣沒救了』,就想換個工作,去八大電視臺做公關行銷。2014 年謝維洲選上議員,需要有經驗的人來幫忙,邀請我回來當他議會辦公室的主任,2018 他落選後,我就到阮昭雄議員辦公室。」

林延鳳從澎湖、屏東來到高雄,見證前市長謝長廷為高雄帶來的改變,對謝長廷產生好感,也相信「選對人對城市有幫助」。(林延鳳偕前立委陳柏惟走訪社子市場掃街後,一起包水餃。攝影/朱乃瑩)

林延鳳從澎湖、屏東來到高雄,見證前市長謝長廷為高雄帶來的改變,對謝長廷產生好感,也相信「選對人對城市有幫助」。(林延鳳偕前立委陳柏惟走訪社子市場掃街後,一起包水餃。攝影/朱乃瑩)

問:當了這麼久的幕僚,為何會想出來參選?有沒有設定得票目標?

「北區服務處 36 年沒有中斷過,大家都對這地方有感情。謝維洲落選後,長期支持我們的長輩都很可愛,他也不想去別的地方,就自己帶了椅子、折疊桌來門口泡茶聊天,因為這是他們幾十年來的日常。」

「到 2020 年底或 2021 年初,謝(長廷)大使說,希望這地方可以繼續服務鄉親。一開始也不是(派)我選,但本來的人選家裡不同意,謝(長廷)大使才又問我。參選對人生是很重大的決定,我也考慮很久,因為我不是家裡有事業,也不是政二代,不知道我適不適合。後來看到長輩很想把這地方延續下去的心情,我就想說,好吧,我回來。」

「我剛回來時,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我。可能因為之前謝維洲落選讓他們有點失望,有些人是年紀大了、累了,有些人則在看我們是不是夠認真。但是當你很努力跑,他們看到、聽到人說『林延鳳很骨力』,慢慢地對我的支持、信心就會回來。尤其等初選通過以後,他們就更相信我們有心延續這個服務處。」

「我很沒志氣,有選上就好,第 1 名跟第 12 名畢業有差嗎?一樣都是畢業嘛!」

「總幹事給我的目標是 2 萬票,這是一種激勵,也因為我是新人,要幫民進黨開拓選票,因為現任就要顧現有的票源,但我連現有票源都不知道在哪裡,反正努力衝就對了。」

問:你覺得自己跟其他候選人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我過去就在這邊服務,對這個地方比較有感情,也因為有擔任過幕僚,對選民服務、市府運作跟政策都比較了解。譬如我現在去到哪裡都講得出來,某某事情是我當時跟某某里長一起辦會勘、一起爭取的,然後人家來向我反應什麼事情,我就知道要找哪個局處。你如果完全沒有這些經驗,進到議會,議員跟整個團隊都要重新學習,但議會也不是補習班,更不是托兒所。」

「我跟(同為湧言會的)顏若芳、趙怡翔弄了一個『臺北好政』,我們都覺得選舉應該要多提一些政見。」

「以前謝長廷大使說,選舉是先有理念再談意願,最怕你沒想法,就只是想選,講不出要為地方做什麼。所以我們(謝系)決定要選的人,都還要寫一個 proposal(企劃書)跟他報告:我有哪些政見、看到士林北投哪些問題、臺北市哪些問題,實現政見需要多少經費預算,這些分析都要讓他知道。雖然他不見得會幫你募款,但他要看到你有很精確地想過這些事情,而不是只會說『我要選』。」

問:你當了 16 年政治幕僚,過去都在扛轎,現在變成坐轎,有什麼心情?

「從幕後跳到幕前一定會不適應,還好我們南部人個性熱情活潑,比較好調適。身為候選人壓力更大,責任更多,然後包含募款的壓力、招募團隊的壓力,都跟幫人扛轎不一樣。當候選人跟當幕僚的差別在於,候選人就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然後對團隊要有高度的信任跟默契,大家有相同的目標,分工後也可以一起往前走。」

「我常常跟團隊說,因為我是幕僚出身,所以我會特別知道他們的想法跟辛苦之處。團隊裡的年輕人會拖著我往前走,像是現在的軟體、社群平臺,他們就比我了解,常常給我建議;競選總幹事是我剛踏入政治工作時的『師父』,我很信任他,都放手讓他處理各種里里雜雜的事情。」

林延鳳轉述,謝長廷認為選舉是「理念先於意願」,要求新人參選必須提交市政計畫書(林延鳳帶著器材,準備到路口宣講。攝影/朱乃瑩)

林延鳳轉述,謝長廷認為選舉是「理念先於意願」,要求新人參選必須提交市政計畫書(林延鳳帶著器材,準備到路口宣講。攝影/朱乃瑩)

問:談談市政,你覺得臺北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這 20 年來其他城市都在進步,但臺北市的執政者都缺乏城市再造的創造力、想像力,缺乏公共政策與城市美學。不是說一定要民進黨執政,但政黨輪替就會激勵執政者,像桃園、基隆、高雄有了政黨輪替了之後,執政者就想要有表現,想要有一些政績是屬於他的。」

「臺北市有別處缺乏的河岸資源,我們有基隆河、淡水河匯流跟環繞,可是我們都沒有好好規劃讓民眾親水的空間,感覺河是河,我們是我們。你看國外有河的城市,只要做一些整治和規劃,河面上有船在走,感覺就會很浪漫,可以帶動很多觀光商機。現在(淡水)藍色公路的船,常常因為潮汐漲退、吃水(不足而停駛),但臺灣的遊艇製造技術在全世界數一數二,吃水都可以做到很淺,政府手上有蘿蔔跟棒子,也可以讓民間來參與。」

「公共政策需要認真研究、長時間溝通,要去想哪些人會支持你、哪些人會反對你,,好好面對反對的聲音,然後解決他們真正的困難。但柯文哲不是很有耐性的人,常常都是硬幹,或者對人民的訴求沒有同理心。例如社子島開發(受阻),他說是因為居民要得太多,講得好像他們很貪婪,想要一夕致富。但對居民來說不是這樣啊!那邊過去限建 50、60 年,這樣的要求很過份嗎?住在豪宅裡的柯文哲,竟然說這些人貪婪?所以地方官要有同理心,否則公共政策就會受阻礙。」

「還有,柯文哲每次都在講錢,但以城市發展來說,進入公共政策的實質討論跟執行面的時候,首長不應該只考慮錢,應該要以民眾的需求為最大利益。不然為什麼法規允許你舉債?如果做出來對地方建設有實質幫助,那舉債一些,而且不影響財政紀律、財務狀況,為什麼不能做?」

「就算臺北市預算規模不輸給中央,但縣市政府重大建設還是要依賴中央資源,例如社會住宅要跟中央溝通取得用地、分配戶數。但柯文哲就是不想跟人合作,不僅是中央,也包含鄰近縣市,明明北北基桃是同一個生活圈,但柯文哲都是看顏色,而不是看城市的需求,讓人很無法接受。像基隆捷運跟臺北就很有關係,對通勤到臺北市上班的族群來說,選擇在基隆買房,就是因為臺北市的房價太貴,才衍生出通勤需求。如果不跟中央合作、擺爛,這些問題就無法解決,人家中央或其他縣市政府要做,他又不合作甚至唱衰。」

林延鳳批評,台北市長柯文哲沒耐性、缺乏同理心、不願與人合作、只考慮財政,讓台北無法進步。(社子市場掃街。攝影/朱乃瑩)

林延鳳批評,台北市長柯文哲沒耐性、缺乏同理心、不願與人合作、只考慮財政,讓台北無法進步。(社子市場掃街。攝影/朱乃瑩)

問:那士林、北投的問題是什麼?

「交通!我們對外的聯外道路,中山北路、承德路、大業路、大度路,還有往故宮的至善路,每一條都塞。如果未來北士科人口移入、廠商進駐,然後社子島要開發,這些問題沒解決的話,以後事情會很大條。」

「都更、建築物老化的問題,臺北市需要有整體規劃,重新去想未來的 10 年、20 年、甚至 30 年,到底要讓這個區域變成什麼樣子,而不是單點式的做,那就不叫都市更新。」

「另外士北的觀光資源其實很豐富,我們有士林夜市、士林官邸、陽明山、北投溫泉,而且有很多歷史建築、古蹟,市政府的功能應該是去包裝這些據點,讓人家知道。」

「再來托幼、托老要社區化,這算是整個臺北市的問題。像我自己是媽媽,我就想過『安親公共化』,(將安親班辦在學校裡面),需要安親的小朋友可以直接在學校留到晚上,讓家長省下接送的時間成本。這還可以解決一些老師就業的問題,也讓願意參與的安親班節省租金。當然大家會考慮到,讓哪些安親班參與可能有分配不均的問題,但這都可以再處理,就像準公共化幼兒園的制度,也是這樣慢慢建立起來的。」

「我也滿鼓勵學校的閒置教室當成老人家的日照據點,因為現在少子化,很多學校有閒置空間,適合做社區日照。家長早上要送小朋友來學校,如果他家也有老人需要日間照顧,就可以一起接送,不用先送小孩再接爸媽。」

問:但先前士林芝山國小設置日照中心,就曾引起家長很大反彈?

「這個政策方向是對的,但溝通的細節上應該要更細緻。如果事前做好溝通、管理機制夠完善,衝突跟反對的聲浪可能就不會那麼大。」

林延鳳認為,士林北投最大的問題是「塞車」,他也大力支持托老、托幼社區化。(石牌夜市掃街。攝影/朱乃瑩)

林延鳳認為,士林北投最大的問題是「塞車」,他也大力支持托老、托幼社區化。(石牌夜市掃街。攝影/朱乃瑩)

問:臺北市長你會投誰?妳對蔣萬安、黃珊珊及陳時中有什麼看法?

「我是不可能投給國民黨的。而且連我小孩都跟我說,他覺得陳時中比較值得信賴,因為他防疫做得很好,在電視上叫我們戴口罩,也都很溫柔。你看,小孩子的直覺其實很準。」

對蔣萬安的看法

「蔣萬安缺乏市長的格局,可能還搞不清楚到底要為臺北市做什麼吧。因為他從國外回來就直接選立委,也沒有行政歷練,要花很多時間去熟悉。」

「他上次受訪被問到就任後要做哪三件事,他說拜訪清潔隊、走訪市場。等等!這你現在就可以做吧?我們也常去清潔隊啊,去里鄰工作會報也會見到啊!要傾聽市場聲音,現在也可以啊!從這些細節可以看到他的反應能力不太好,如果作為首都市長,就像當船長卻不知道要把船帶到哪裡去,甚至是原地打轉。而且他的東西常常缺乏細節,都是空的,什麼『改善交通需要時間空間』,靠!這我也知道啊,還需要你講嗎?」

「再來,他過去一直強調他是蔣家後代,你的阿祖(蔣中正)是威權統治者,造成很多人受害,臺灣人民能不能接受他的後代來選首都市長?」

對黃珊珊的看法

「黃珊珊一直擔任柯文哲的副市長,民眾也給過你們機會。臺北市有那麼豐富的資源跟預算,又是首都,但你當副市長的這 3 年多,施政滿意度都是最後一名,當市長可以做得多好?陳時中質疑他們很多政見都跳票,黃珊珊卻說 99% 政見都有實現,研考會都有列管,批評的人是沒認真看我們做的東西。如果你們有做到的話,為什麼民眾罵成這樣?沈浸在『自己很認真、做得很好』的感覺裡,但做的都不是民眾要的,這就是柯文哲、黃珊珊最大的問題。」

對陳時中的看法

「陳時中的優點在於他有行政經驗,從以前擔任衛生署副署長,也擔任過牙醫師公會理事長,然後按部就班(做到衛福部長),所以他非常明白,怎樣在行政體系裡面,用有限的資源去分配、爭取、溝通。」

「柯文哲每次都在講錢,但陳時中說『政府就是要讓民眾佔便宜』,我們不應該只會跟民眾計較,只要在法規、法治、預算規模可以做到的狀況下,父母官就應該想辦法,幫民眾解決食衣住行育樂會面臨的問題。我街講常說,政治沒那麼複雜,人民會遇到的問題就是政治,我們的工作就是幫他們解決生活中的困難。塞車也是政治啊!你沒有透過公共的討論,沒有去爭取預算,怎麼會有改變?」

林延鳳認為,蔣萬安「搞不清楚要做什麼」、黃珊珊則是「副市長當成這樣,市長可以做多好?」陳時中有行政經驗、主張政府應該讓人民「佔便宜」。(街講。攝影/朱乃瑩)

林延鳳認為,蔣萬安「搞不清楚要做什麼」、黃珊珊則是「副市長當成這樣,市長可以做多好?」陳時中有行政經驗、主張政府應該讓人民「佔便宜」。(街講。攝影/朱乃瑩)

問:陳時中原本聲勢不錯,但最近遇到一些亂流,像是免治馬桶政見宣傳影片時的爭議,你怎麼看?

「免治馬桶的政策我支持,這個歐美、日本都做好多年了。當然他們執行上可以再更細膩一點,還有內部的橫向溝通也要落實,這種大型選戰的部門都分得很細,這支影片做完,有沒有給大家看過才出去?我沒有在競選團隊裡不太清楚,但我們民進黨一直是大鳴大放、很願意給年輕人學習機會的政黨,只要不是很嚴重的錯誤,大家都可以有犯錯的機會跟空間。不過,做事情還是要用比較謹慎的態度去面對,雖然選戰節奏很快、事情很多,但不能因此忽略了細節,我覺得這是免治馬桶可能有點 miss 掉的地方。」

「我們內部也有現任議員在提醒,執行上一定要更小心、避免犯錯,因為選戰最後不到兩個月,現在民調大家都 king(臺語「弓」,意思為「撐」)得差不多,誰能減少犯錯,誰就越有獲勝的機會。陳時中本人穩定度還不錯,但選戰是集體作戰,候選人對整個團隊概括承受,不是候選人強就會贏,所以他的團隊這方面要特別小心。」

問:你的初選對手陳嘉行(焦糖)被點名要為陳時中團隊空戰失利負責,你對他有什麼印象嗎?另外,會不會擔心空戰不利影響到民進黨選情?

「陳時中這一次網路的操作,確實還有進步的空間。」

「我不知道陳嘉行在團隊扮演什麼角色,跟他沒有私交,初選結束就結束了。他在網路上本來就有各種評價,但如果進到輔選團隊,我們都要把自己縮到最小,沒有人比候選人更重要,做幕僚的人,都是把所有光環給老闆,要拍照時我們就閃到最旁邊,但這就需要有經驗的人去提醒他,或者自己要有認知。國民黨可能也故意想要操作這一塊,認為打他可以打到陳時中,才會有這麼多負面聲量。」

「陳時中的年輕票目前看起來確實還不夠,包含他的形象、政策,活動的包裝跟執行,這是競選團隊要去想的。目前在三個候選人裡,年輕人可能大部分是支持黃珊珊,因為民眾黨的支持群眾就比較年輕。過去蔡英文是因為有年輕人支持才會勝選,而這次勝負的關鍵,也是在中間選民跟年輕人身上。陳時中的團隊需要去研究,20 歲到 30 歲、 30 歲到 35 歲的年輕父母、上班族群最在意的事情是什麼、怎麼打動他們。」

林延鳳坦言,年輕人大多支持黃珊珊,而陳時中的年輕選票目前不足。(社子市場掃街。攝影/朱乃瑩)

林延鳳坦言,年輕人大多支持黃珊珊,而陳時中的年輕選票目前不足。(社子市場掃街。攝影/朱乃瑩)

問:有觀察到你的支持群眾是哪些群體嗎?

「我應該是『砂石車(司機)殺手』吧。」(大笑)

「我的支持群眾比較年長,偏 50 歲以上。我們在外面很難接觸到年輕人,他們不太去市場買菜,都是透過網購或大賣場,或許只能透過辦一些親子活動,或者去公園,才能接觸到年輕爸媽。而且當時初選民調是透過室內電話,接到的大概都是老人家,分析起來當然我的支持者年紀比較大。」

「我也還在想怎麼突顯年輕的特質,因為我自己是雙薪家庭,對於年輕媽媽的工作壓力、回到家還要照顧小朋友的壓力,這個選區應該沒有候選人比我了解,我跟這個年紀(近 40 歲)的父母也很有話聊。」

「我的政見就會從我自身的經驗出發,例如我以前帶小孩去公園,如果小孩沒地方上廁所,我就要趕快帶他回家。所以我會說,只要一定規模以上的公園,就應該要有舒適的親子廁所,讓小孩換衣服、上廁所、換尿布,都有友善的空間。類似這樣,我從過去遇到的問題,去想未來要推動哪些東西,通常只要有機會坐下來聊,他們都會很認同。」

「我也想辦親子活動,像是『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特公盟)現在有推封路,借路權讓小朋友在路上畫畫、玩紙箱。小朋友在都市裡有玩的空間很重要,尤其這兩年因為疫情,小朋友不能出去玩,對他們的小肌肉發展、人際互動都有影響。而且很多雙薪家庭的爸媽別無選擇,必須讓孩子在安親班待到晚上 7、8 點,你想想他一整天有多累?所以如果有機會讓小朋友去戶外活動,然後我們創造友善的環境,對家長或小朋友都很好。」

林延鳳自認支持者年紀較大,但身為兩名子女的媽媽,是選區最能理解年輕父母的候選人(林延鳳在社子市場遇到支持者要求合影。攝影/朱乃瑩)

林延鳳自認支持者年紀較大,但身為兩名子女的媽媽,是選區最能理解年輕父母的候選人(林延鳳在社子市場遇到支持者要求合影。攝影/朱乃瑩)

問:你支持臺灣獨立嗎?臺北市議員可以在臺灣主權議題上做什麼?

「當然支持啊!我都說臺灣早就是實質上獨立的國家,只是在法理部分需要務實解決,而且要面對國際上的因素。不是說臺灣自己辦一個公投(就好),如果因為做這件事而產生風險,我相信也不是執政黨或多數民眾想看到的。所以就是務實,一步步讓臺灣參與國際社會,而面對中共威脅,要先保護我們自己,至少我們國防能力要強到說,『咱就毋驚你矣!』」

「以前謝(長廷)大使講過,政治就是『實力原則』,當我們自己夠強的時候,別人就不敢小看我們,外人如果想要欺負我們,也會看惹不惹得起。內部團結也很重要,現在臺灣有很多中國在臺的協力者,就比較麻煩。」

「市議員可以為臺灣獨立做什麼,我還真的沒有想過,我每次都只有想到市政。」

「譬如民防系統的補強就很重要,因為地方政府要有戰備功能,烏克蘭對俄國的戰爭也是這樣。」

「第二是從教育著手,讓更多小朋友知道臺灣的歷史跟現況,知道要保護自己。當然大家都不願意發生戰爭,但有時候很難預料,像烏克蘭當初也沒想到俄國會真的打來。所以我們只能做好平常的訓練跟宣導,讓市民都有防戰與防災的意識。尤其臺北是首都,如果敵國打來時人都跑光,我想臺灣應該很快就不見了吧。」

「再來是國際宣傳,臺北有很多國際觀光客,應該大力宣傳,讓國際旅客知道『臺灣是臺灣,中國是中國』,臺灣是獨立的國家。」

「現在的年輕人或小朋友應該都是天然獨,會認為『我們就是獨立的,哪還需要獨立?』像我兒子聽不懂『臺灣獨立』,但你問他『中國跟臺灣是同一個國家嗎?』他們會說『當然不是!』

「或許我們這個年紀以上的人,才會去爭論臺灣到底是不是獨立,或者臺灣人是不是從中國來的。其實從中國來的第一代大概都凋零了,第二代大半輩子都在臺灣,就應該以這個地方為自己的家,到第三代,你叫他們再去中國,他也不想要。大部分人都認為臺灣是獨立的國家,只是有些人或者去中國工作,或者家裡從小就跟他們說『我們支持國民黨』、『我們是中國人』,投票時沒有太多想法就投下去。所以 18 歲公民權也很重要,年輕人、天然獨這樣一批批上來,國民黨的政黨支持度就會不斷下降。」

問:你剛剛也提到,很多年輕人支持臺灣民眾黨?

「對,很多年輕人習慣支持小黨,他覺得民進黨就是執政黨,就是厭惡國、民兩黨,好像覺得投給小黨才是一種進步的力量,但有時候這個小黨也沒有多進步。」

林延鳳期待,隨著「天然獨」年輕人一代代上來,對中國的認同會逐漸稀釋。(攝影/朱乃瑩)

林延鳳期待,隨著「天然獨」年輕人一代代上來,對中國的認同會逐漸稀釋。(攝影/朱乃瑩)

問:你支持同性婚姻嗎?身為兩個小孩的媽、職業婦女,你自己對性別議題有什麼觀察?

「我對性別平權是百分之百、全力支持。我當阮昭雄辦公室主任時,彩虹平權大平臺去(2021)年要辦同婚兩週年紀念活動,我跟呱吉(邱威傑)辦公室就幫忙跟民政局開過協調會。」

「如果小孩跟我出櫃,他開心就好了。我都很開放,像我女兒常常說不要結婚,我沒意見啊,不結婚就不結婚。」

「你不要看我這樣,高中有很多學妹追我欸!我們那個時代比較保守,大家都比較隱晦,但是每一個世代裡都有同志族群,現在臺灣能夠比較開放,這是好事情,因為這本來就沒什麼,事實也證明不會影響異性戀者。」

「目前職場上還是有性別不平等,女生還是比較吃虧。譬如薪資條件不均,或者有一些制度不完善的公司或中小企業,會刁難懷孕婦女、生育之後要返回職場的女性。再說,雖然法律規定有半年育嬰假,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敢請?對規模不大的中小企業來說,這半年要多請一個人來代替你工作,都是成本,就不見得會遵守勞基法。」

「現在法規都已經擺在那邊,我之前有跟(民進黨立委)林靜儀醫師討論過,育嬰假有沒有再延長的空間(現行規定小孩 3 歲前可以請 2 年育嬰假,其中只有半年可請領育嬰假薪資補貼)?或者薪資能不能再提升(現行育嬰假薪資補貼為勞保投保薪資八成)?」

「雙薪爸媽生完小孩,其實最煩惱的是誰要帶小孩,送給保母帶有時不是錢的問題,是安全性、放不放心的問題,所以當媽媽的人總是會比較辛苦。如果家裡有老人家願意幫忙帶是最好,但那也是很沈重的負擔。」

「所以托嬰、托幼這件事情,具有一定規模的企業或公部門可以帶頭做,設置托嬰單位,譬如臺北市政府有 8 萬個員工,有沒有可能弄一個幼兒園,來上班就可以托育,那我生產完就可以很快回到職場。政府也可以獎勵企業負擔起社會責任,讓年輕爸媽有這個資源,不用擔心照顧小孩、不用請那麼長的育嬰假,很容易回到職場。環環相扣,政府扮演好政府的功能,也讓企業、讓民間共同把這個環境營造起來。」

問:現在臺北市在本土語言跟雙語教育,都面臨師資不足的問題,此外,臺北市大力推動雙語教育,也很多人擔心會排擠到本土語言。你認為這兩個議題是對立的嗎?

「科技可以解決很多問題,現在都有遠距教學,輔助老師或外師未來也可以透過線上課來做雙語教學。」

「現在學校都有鄉土語言課程,但是我覺得,其實本土語言的教學,除了學校,家裡才是最好的學習跟使用場所,因為語言還是講求聽、講的環境。像我家的孩子,我們從小都講臺語,他就會聽了。」

「阮兜的囡仔,聽臺語攏毋是啥物問題。」

「但你說要不要增加鄉土語言教學的時數,我個人是贊成,這本來就是最原始、最能代表我們臺灣的文化。而怎樣讓家長認同學習的需要性,可以透過討論,或用文獻、研究告訴他們,增加鄉土語言教學時數對小孩未來有什麼幫助。我舉個例子,假如跟他們說,小孩子如果臺語講得好,學英語也會快,因為臺語有一個聲調,這些都可以增加學習語言的技能跟語感,這樣家長大概就會認同。」

林延鳳認為,每個世代都有同志族群,只是過去隱晦不敢現身,但如今開放同性結婚,也沒影響任何人。「如果孩子出櫃或不結婚也沒關係,他開心就好。」(同樣支持 LGBT 的前文化部長鄭麗君、臺北市議員阮昭雄陪同車掃。圖片來源:林延鳳臉書)

林延鳳認為,每個世代都有同志族群,只是過去隱晦不敢現身,但如今開放同性結婚,也沒影響任何人。「如果孩子出櫃或不結婚也沒關係,他開心就好。」(同樣支持 LGBT 的前文化部長鄭麗君、臺北市議員阮昭雄陪同車掃。圖片來源:林延鳳臉書)

問:如果你自己這次沒參選,議員會投給誰?

「如果我自己不是從事政治工作,大概會看平常有沒有拜託過誰服務,就會投給他,大部分人也都是這樣。」

問:這個選區我們也將採訪時代力量候選人劉仕傑、民眾黨候選人陳思宇以及現任無黨籍議員黃郁芬。你對他們有什麼看法?(按號次排序)

對劉仕傑的看法

「我想他可以加強跟人互動的親和力。除了候選人本身的條件,時代力量的政黨中心思想是什麼?實力剩多少?還能不能帶來空氣票?」

「時代力量之前挺柯文哲,現在又說已經跟他劃清界線,可是當民進黨在 2020 公投宣傳『四個不同意』,他們意見跟我們不一樣,也都沒有出來宣講;現在宣傳 18 歲公民權,也沒有看到他們。所以我才說,政治要走得長遠,自己心裡還是要有一條線、一把尺,中心價值和從政初心很重要,不要變成為選而選,這也適用在學姊跟陳思宇身上。」

「像我們就是堅持要臺灣意識、臺灣優先,我是看了謝(長廷)院長當時的『四大優先』,認同臺灣主體、環境、文化這些理念之後(才支持他),這也是我從政希望達到的目標。」

對陳思宇的看法

「陳思宇算是跑得很認真,地方行程比『學姊』多很多。但有時候選舉也不是認真就有票,要考量的因素太多了。尤其他過去當過觀傳局長,也有參加過(立委)選舉,當然人家就會檢驗這些經歷,還有他『政二代』的形象。他要讓人知道『我陳思宇就是陳思宇』,投給我能夠比我爸爸(現任無黨籍議員陳建銘)好、比『學姊』好,不然大家對他會有既定的印象。」

「『學姊』的話,我也不知道怎麼評……他就是更黏柯文哲跟黃珊珊,連結度比陳思宇更強,大概柯文哲就是學姊心中最柔軟的那一塊吧。黃瀞瑩從政的起點都是來自於民眾黨、北市府這些經歷,但你還是要跟市民說清楚,你到底要為地方做什麼。」

「黃瀞瑩在地方上有高知名度,這是他的優勢,他可能拉到一些年輕票。但他沒有地方組織,也沒有真的在士林北投長時間經營,如果他順利選上,對他的考驗才正式開始,因為他可能甚至不知道自己怎麼選上的,下次也不能再複製同一個模式。當選之後,大家就要檢驗你跟整個團隊的能力,而不是只有依附柯文哲、黃珊珊。」

對黃郁芬的看法

「郁芬之前是時代力量,後來無黨,需要自己經營組織,現在的選舉是陸戰、空戰都要有,缺一不可。」

「上次選舉時,他支持柯文哲,現在要怎麼說服民眾他支持陳時中?或者說政黨傾向比較支持民進黨?若說支持民進黨,可是你對民進黨的理念又沒有很明確的參與或表態,會變得有點模糊。」

「但我覺得他應該還好啦,就是看最後(能不能衝出票)。有寶寶是非常開心的事,政治也不是人生的全部,很想說他也不要那麼拼,還是要以自己跟小孩的健康為重,我們會有點心疼。」

林延鳳說,正因為政治人物在支持者眼中只是「細漢」,要習慣把自己縮到最小、事情做到最好。他也引述謝長廷的箴言說「服務最重要、讓人找得到、名聲不能臭掉、珍惜投給我們的每一票。」。(林延鳳在石牌市場與攤商閒聊。攝影/朱乃瑩)

林延鳳說,正因為政治人物在支持者眼中只是「細漢」,要習慣把自己縮到最小、事情做到最好。他也引述謝長廷的箴言說「服務最重要、讓人找得到、名聲不能臭掉、珍惜投給我們的每一票。」。(林延鳳在石牌市場與攤商閒聊。攝影/朱乃瑩)

問:如果這次沒選上,你個人跟「北區服務處」有什麼打算?

「順利(當選)的話,我會在這裡一直做下去。」

「如果這次沒選上,就看大家決定要不要繼續維持服務處、有沒有人來接。不過我覺得是背水一戰,如果這次落選,氣就會散掉,再經營就比較困難,政治畢竟要看現實的鈔票跟選票,要有募款能力、財力去支應一個服務處的開銷。就算有,也不一定是要我選,因為如果我們的表現沒有獲得民眾支持,我當然要負全責,而且下屆我已經超過 40 歲,應該讓更優秀的年輕人來參選。」

「我們這個服務處相較其他地方,真的很有人情味,因為對這些長輩來說,即便我選上議員,或是現任立委莊瑞雄來了,對他們來說都只是『細漢』,他們認的只有謝長廷這個人。」

「因為我們這些幕僚出身的人,習慣把自己縮到最小、把事情做好。很多長輩、謝(長廷)大使都對於人家說我們是『天下第一服務處』很自豪,因為還沒有民意代表的時候,就有這個地方了。他常常激勵我們說,『服務最重要、要讓人找得到、名聲絕對不能臭掉、珍惜投給我們的每一票。』」

註解

  1. 本屆選舉人數將在 11 月 22 日前由臺北市選委會公告。
  1. 臺北市立委選區在 2008 年第 7 屆起調整選區,士林區共有 51 里,其中天母、蘭雅共 13 里,加上北投區全區為第一選區,現任立委為民進黨籍吳思瑤;其餘 38 里加上大同區全區為第二選區,現任立委為民進黨籍何志偉。
  1. 本屆民進黨在該選區原有鍾佩玲、陳慈慧、林世宗等 3 席市議員,2022 年 8 月時增加 1 席陳賢蔚,以前次選舉「落選頭」身份,遞補因詐領助理費遭解職的新黨市議員潘懷宗。初選結果按民調成績排名為:林延鳳、林世宗(現任)、陳賢蔚(現任)、鍾佩玲(現任)、陳慈慧(現任)。
  1. 陳時中於 9 月 3 日提出要在臺北市公廁裝設免治馬桶的政見,但宣傳影片被批評似在廁所偷窺,之後陳時中本人出面道歉。訪談於 9 月 29 日進行。
  1. 目前在臺北市政府相關單位中,僅有臺北捷運公司委託彭婉如基金會辦理「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自 2021 年 8 月起提供 55 名 2-6 歲兒童托育服務。
  1. 1989 年謝長廷代表民進黨參選立委時,提出四大優先:臺灣優先、文化優先、環境優先、弱勢優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