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成廣場題詞完成獨缺說明牌 臺大教授周婉窈校方要求刪除被自殺關鍵字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9/28/2021, 10:52:17 AM
最後更新10/25/2021, 11:28:16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臺大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今年 2 月落成,原本校方反對廣場矮牆上的紀念文字「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經過臺大學生會在校務會議上爭取後,終於在今(28)日完成題詞的設置,不過廣場卻獨缺讓人理解事件發生原委的說明牌。臺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上週末在陳文成事件 40 週年紀念座談會時,提到目前說明牌遇到的困難。她表示,校方要求刪除「監控」、「被警備總部定調為畏罪自殺」、「促轉會報告」等字眼,原本還希望加上「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的臺文羅馬字( Tân Bûn-sîng sū-kiānn kì-liām kóng-tiûnn ),也被要求拿掉,這些阻撓導致說明牌至今難產。她指出,陳文成案背後就是情治單位的監控,拿掉這些關鍵字,將讓整個說明牌變得雲淡風輕,等於維護加害人、拒絕真相,阻礙大學校園落實轉型正義,另外,刻意排除臺羅文字,也是公然藐視《國家語言發展法》。

廣場矮牆「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的紀念文字終於完成(圖片提供/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廣場矮牆「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的紀念文字終於完成(圖片提供/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周婉窈回顧,臺大研究生協會和學生會自 2011 年開始舉辦紀念晚會,成為每年都辦的活動,更早前在 2007 年就有學生會發起「臺大殺人事件簿」座談會暨燭光晚會。她稱讚,研究生協會、學生會都是一年選一次,居然可以每年舉辦,學生接力奮鬥的精神令人感佩。

陳文成紀念廣場設置的難關可不少,像是一開始 2012 年校務會議學生提案設立紀念碑未果,最終決議僅是納入校史:「請校史館人員邀請相關人員,就本校重要教職員及校友相關事蹟與歷史,研議適當方式納入校史。」自前校長楊泮池任內,廣場設立出現轉機,2014、2015 年的兩次校務會議終於通過陳文成紀念廣場命名及設立說明牌的案子。

周婉窈特別指出,臺大前校長楊泮池是非常支持廣場的「貴人」。經過兩次校務會議決定設立廣場,並展開公開競圖。2016 年陳文成廣場入口意象的頒獎晚會,其實規模很小,但楊泮池卻選擇親自參加,真的很支持。可惜他因為前臺大生化所教授郭明良的學術倫理案,被迫於 2017 年宣布不續任。但周婉窈表示,楊泮池在卸任前,親自去立好臨時立牌,頗有宣示陳文成廣場就是要在這裡的意味。

臺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出席陳文成事件 40 週年紀念座談會(攝影/廖昱涵)

臺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出席陳文成事件 40 週年紀念座談會(攝影/廖昱涵)

不過,2018 年時任代理校長郭大維提案「另組專案小組研議」,遭校規小組、臺大城鄉所副教授黃麗玲披露議程,質疑廣場將生變。此消息引起社會關注,七系學生會共同發表聲明並呼籲「陳文成事件廣場,不要翻案,不要變調」,郭大維才隨後決定撤案。

2019 年,現任校長管中閔上任後,表明不履行前校長楊泮池為廣場募款一半的承諾,於是該年年底由陳文成基金會、臺大數學系系友會、臺大學生會、臺大研究生協會募足 1200 萬,廣場於 2021 年二月終於啟用。不過,當天的題詞「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不只是用珍珠版暫時替代,更傳校方不滿「國家暴力」四字,表明只能放 5 天就要拆掉。今年六月校務會議以 74:64 比數奇蹟式通過題詞,但說明牌文字卻無法通過。

周婉窈指出,針對說明牌,臺大校方決議要請校規小組召集相關人士匯集意見,提出適當文字再送校務會議確認。校方要拿掉說明牌上的臺羅文字,並刪除「監控」、「被警備總部定調為畏罪自殺」等字眼,也認為「促轉會報告」不是司法判決,不應出現在說明牌上。她指出,原本版本已經很精簡,陳文成案的本質就是監控,但說明牌卻不能講。拿掉這些,雲淡風輕,好像什麼都沒發生。

周婉窈總結,臺大學生 10 年接力奮鬥,師生、民間支持,讓人很感激也走到今天。但校方藐視《國家語言發展法》,說寫臺羅不行,但其實陳文成就是講臺語的,紀念他遇害事件的廣場,卻不能用臺語的文字臺羅來標記廣場名稱。此外,也不能提監控體制,等於維護加害人、拒絕真相,阻礙大學校園落實轉型正義,但願這是最後一關:「希望我們走完最後一哩路,逆增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