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替習近平向美國嗆聲經民連鴻海投資中國 IC 國家隊紫光破壞臺美互信

發佈時間7/20/2022, 7:55:40 AM
最後更新7/20/2022, 7:59:41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針對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日前投資被稱為「中國半導體國家隊」的紫光,投審會回應此舉是「先斬後奏」將罰款。民團「經濟民主連合」今(20)日召開記者會,經民連智庫召集人賴中強憂心表示,現行法規最多也只罰 2500 萬,對郭台銘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他強調,此次鴻海投資所涉及的 IC 設計,被馬英九政府從赴中投資的「禁止類」項目移出,改列「一般類」,意即違法僅罰錢了事,無刑事責任。他呼籲,馬政府蓄意自斷手腳,製造半導體產業防堵中國的漏洞,蔡政府應加以檢討。經民連研究員歐栩韶則批評,郭台銘不僅是在幫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美國嗆聲,也破壞臺美供應鏈的互信。

經民連「區區罰款治得了郭董投資紫光?馬英九漏洞,王美花快補!」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經民連「區區罰款治得了郭董投資紫光?馬英九漏洞,王美花快補!」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鴻海 7 月 14 日公告,旗下「工業富聯」以臺幣 241.66 億元間接投資破產重整後的中國紫光集團。經濟部投審會 15 日表示,鴻海投資紫光是「先斬後奏」,會先給予罰款處分,並要求鴻海將投資案送經濟部審查,也不一定會准許。

對此,賴中強憂心表示:「這錢已經去中國,後面怎麼運用?是否有合理的管制手段?我認為答案是令人悲觀的,很可能就是只是罰款!」

違法赴中投資,最高罰款是 2500 萬元。但賴中強質疑,相對於鴻海郭董投資中國紫光所能夠換取的政治、經濟利益,郭台銘會在意區區 2500 萬元嗎?

賴中強引述鴻海 2021 年度的財報,鴻海以 0%到 0.6%的超低年利率,從臺灣的銀行取得 1401 億 8457 萬元的「無擔保信用貸款」,再以 0.328%到 0.478%的超低年利率,透過票券公司及銀行發行商業本票 212 億 8951 萬。也就是說,郭台銘的資金取得成本很低,臺灣銀行體系吸收臺灣大眾的存款,並以超低利率借給鴻海,鴻海卻拿這些錢去支持中國半導體國家隊,相比起來這 2500 萬罰鍰,對郭台銘算什麼?

馬政府時期對中國刻意自斷手腳 蔡政府應檢討

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有關違法赴中投資的處罰,賴中強指出,違法從事「一般類」投資只能罰錢,必須是違法從事「禁止類」的投資,第一次觸犯罰款、第二次觸犯才有刑期。但這次郭台銘的投資,包括 IC 產業、記憶體和晶圓製造,都分別在 2010 年和 2015 年被馬政府從《在大陸地區從事投資或技術合作禁止類製造業產品項目》的「禁止類」清單移出,改列「一般類」投資,意思是再怎麼違法都只是罰錢了事。

經民連智庫召集人賴中強(攝影/廖昱涵)

經民連智庫召集人賴中強(攝影/廖昱涵)

其中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賴中強指出,2015 年馬政府放寬臺灣企業到中國投資晶圓鑄造和記憶體相關規定,本來超過 8 吋晶圓列禁止類,改成超過 12 吋才列禁止類。但現實上,各國半導體產業,實際上有在量產的製程,就沒有超過 12 吋。

「那當時馬政府到底在禁什麼?在禁一個現實上不存在的製程。」賴中強痛批,這絕非後見之明。在 2015 年放寬之際,2014 年的花旗證券報告就指出,業界有意要在 12 吋晶圓上發展 18 吋晶圓的技術,但在 2014 年中,量產時程就已經延後,代表停留在 12 吋晶圓的時間將會拉長。報告也指出,因晶圓尺寸不加大,線寬就必須減少,亦即加速向 10 奈米甚至 7 奈米製程推進。

賴中強指出,當年馬政府以晶圓大小做為先進與否的判准,根本是明知故意、蓄意犯下的錯誤,「超過 12 吋晶圓鑄造」是決策當時不存在、業界短期也不會實現的量產製程。他痛批,馬英九讓政府的法規欠缺管制臺灣企業赴中國投資的手段,現任的經濟部長王美花有責任填補這漏洞。

賴中強沉痛建議,經濟部應重新檢討《在大陸地區從事投資或技術合作禁止類製造業產品項目》禁止類清單。隨著美中科技戰和半導體產業鍊國際重整,必須要進行緊縮管制,不能只用「晶圓尺寸」來規範,晶片上電晶體控制電流通過的「閘極長度」也必須納入考量,像是 16 奈米以下等先進製程,也應改列為禁止類。而經投審會審查之臺商投資,事後轉讓給中國應一律由「報備制」改「許可制」。

經民連新聞暨社群部主任盧嘉安(攝影/廖昱涵)

經民連新聞暨社群部主任盧嘉安(攝影/廖昱涵)

在刑罰部分,賴中強也呼籲,應建立可以有效嚇阻違法西進投資廠商的管制手段。除了檢討《刑法》外,可以仿效美國,增列必要時可將公司下市、命令公司解散或強制出售股份等有效規定。

尤其,先前修的《國家安全法》經濟間諜罪,只能處罰企業叛徒,但對於有心挾關鍵技術西進的「企業主」本身缺乏管理機制,必須要盡速制定《技術輸出管制法》。

賴中強指出,若郭台銘一意孤行,不顧政府禁令就是要投資紫光,建議在法律修正前,政府協調公股行庫,收回鴻海違法投資金額相同的銀行融資。這些錢可移作青年留學貸款、青年創業貸款與青年購屋貸款。

國家產創研究學院應踢掉鴻海 避免研究成果成中國隊所有

「郭台銘與習近平共圓中國夢,傷害的卻是臺灣國家社會整體的利益!」盧嘉安指出,近年來檢調努力打擊中資企業假借外資、港資或人頭名義,在新竹或雙北,成立研發公司挖角高科技員工,甚至竊取臺灣科技業的營業秘密為中資服務這些違法行為。但她直指,鴻海參股中國紫光後,不用人頭公司,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由鴻海招募員工為紫光做研發,在臺灣用基本工資投保勞健保,其餘薪資津貼領紫光人民幣,不必擔心檢調上門取締。

不僅在半導體產業,攸關半導體人才培育的「國家重點領域研究學院」也有鴻海的影子。盧嘉安指出,鴻海不僅是陽交大產學創新研究學院的合作企業,近期還以旗下子公司「鴻準精密工業公司」、「群創光電公司」、「天鈺科技公司」名義,申請加入臺大重點科技研究學院合作企業。

盧嘉安批評,鴻海這波投資極有可能將臺灣以國家資源投注培育的重要技術連同人才,雙手奉上給中國,一夕之間將我國花費大量成本的研發成果變作中國隊所有,呼籲教育部應重新評估。

中國紫光 2015 年曾放話「收購台積電」

經民連研究員歐栩韶(攝影/廖昱涵)

經民連研究員歐栩韶(攝影/廖昱涵)

歐栩韶說明,郭台銘投資的「紫光集團」,對臺灣社會而言並不陌生。2015 年。紫光出資近千億新臺幣,要買下力成、矽品、南茂三家封測大廠,威脅「臺灣 IC 設計業若不讓中資參股,就要建議中國政府禁止臺灣相關產品進口」,甚至放話要收購台積電股權,後來因學界電機資工教授發起聯署、極力阻擋中資入股臺灣 IC 設計產業,紫光在臺併購聯發科案才被擋下。

歐栩韶說,紫光集團重整破產後,目前承接全數股權的「北京智廣芯控股有限公司」,背後實際上是中國國家主權基金支持的「智路建廣聯合體」,過去更被形容是中國「國家半導體產業收割機」。

歐栩韶指出,鴻海投資中國紫光集團,不能只從郭台銘個人或鴻海集團發展電動車用晶片來理解,這個投資決定基本上是美中科技戰、美中區域對抗下,習近平向美國嗆聲打「臺灣牌」。相對於美國在高科技領域對中國實施的技術輸出管制與制裁實體清單,這兩年來,美國結盟臺灣進行臺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EPPD),甚至倡議臺美日韓「晶片四方聯盟」,習近平則拉鴻海投資紫光中國半導體國家隊,至少可以向美國嗆聲「中國也可以打臺灣牌(鴻海)甚至日本牌(夏普)」。

歐栩韶表示,臺灣在臺美供應鏈信任圈的地位得來不易,鴻海參與由中國國家主權基金支持的半導體重整案,破壞美臺供應鏈安全與合作互信,呼籲經濟部千萬不能同意鴻海這項投資。

註解

  1. 半導體的「閘極」長度,也就是製程線寬,又稱線寬。是所有半導體構造中最細小也最難製作的,代表著製程的先進程度。若閘極長度愈小,則電晶體愈小,若電晶體愈小則可以在更小的晶片中放入更多的電晶體,除了可提高處理器的運算效率外,可讓封裝後的積體電路體積愈小。體積的下降可以降低耗電量且迎合行動裝置輕薄化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