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中國就不乾淨不安全 經濟學者邱俊榮擴大歐美日市場有助臺灣經濟轉型升級

發佈時間7/20/2022, 11:06:02 AM
最後更新7/20/2022, 11:21:52 AM

【沃草】記者朱乃瑩報導

西方市場與中國市場,哪個對臺灣更好?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邱俊榮日前指出,世界已經變成「西方民主陣營」與「中俄威權陣營」二分的「一半全球化」。他舉例,美國川普政府時期提出「乾淨網路計畫」,在 5G 網路建設排除中國供應商,「意思是有中國就不乾淨、不安全!」他表示,過去臺灣主流論調是「經濟靠中國」,但中國市場特性會促使臺灣生產品質不佳的產品,擴大注重品質的日本、美國、歐洲等市場,才有助於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經濟民主連合」智庫經濟組召集人高仁山更直言,「讓(美國)火車頭拉我們過去,我們的條件才會提高;跟中國綁在一起,是他把我們的條件往下拉!」

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前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邱俊榮(攝影/何宇軒)

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前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邱俊榮(攝影/何宇軒)

民間智庫「經濟民主連合」舉辦系列講座,昨(18)日邀請中央大學經濟學教授、前國發會副主委邱俊榮、經民連智庫經濟組召集人高仁山討論「美中對抗及烏俄戰爭下的臺灣經濟戰略」

邱俊榮指出,2018 年開始的美中貿易戰,美國希望跨國產業回流,已經讓全球供應鏈變短。他認為,全球化並非完全逆轉,而是「一半全球化」,也就是西方民主陣營與中俄威權陣營,從政治上的切割,外溢到經濟上的切割。他強調,雖然俄侵烏戰爭是重要導火線,但從川普政府時期就有這樣的思維,例如提出「乾淨網路計畫」在 5G網路建設排除中國供應商,「意思是有中國就不乾淨、不安全。」

他也指出,過去馬英九政府以為「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會成為敲門磚,能打開臺灣與各國的貿易障礙,但事實上只會讓資源集中到要賣給中國的產品,一方面讓中上游產業鏈更加膨脹,且中國市場不注重產品品質,就會促使臺灣生產低廉但品質不佳的產品,「很多人反對 ECFA 的理由就是,要簽也是先跟西方國家簽,西方市場需求高品質的終端產品,這才會對臺灣產業有幫助!」

邱俊榮説,如果只是與別國簽自由貿易協定(FTA)降低關稅,那還是典型的「cost down 思維」,但這次臺灣申請加入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對勞工權益、環保等都有高標準,相信會成為助推臺灣結構性改革的外在驅動力。對於中國與臺灣同時申請加入,邱俊榮直言「這當然是奧步,但如果連中國都可以加入,代表這也不是多高品質的協定,我們不加入也沒關係。」

「所有機會現在都在臺灣這邊!」邱俊榮表示,馬英九執政八年,學界都清楚當時「馬英九政府的國際化就是中國化」,與西方國家甚至鄰近日本的關係都很弱,現在臺灣跟日本、美國、歐洲往來密切,有助於經濟結構轉型升級。他更戲稱,幸好現在「臺灣跟中國不好、美國與中國不好、中國與俄國交好」,臺灣才能順利成為民主世界的成員,雖然會有很多挑戰,但也是臺灣經濟脫胎換骨的時機點。

過去下游產業外移中國造成「五缺」惡性循環 邱俊榮:未來要護國神山還是護國群山?

邱俊榮表示, 1980 年代以來,臺商紛紛西進投資,臺商喜歡中國低廉的生產成本,中國也因為 1989 六四事件後被西方抵制,缺乏資金跟技術,雙方一拍即合。除了李登輝時期對中國警覺,提出「戒急用忍」,連陳水扁政府也因為朝小野大,擋不住中國國民黨的壓力,提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讓產業嚴重外流,「臺灣經濟要靠中國」的論調也一直延續到馬政府時期,當時因政府簽訂 ECFA 架構下的「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而引發「318 運動」公民抗爭。

2014 年「318 運動」又稱「太陽花運動」,曾佔領立法院達 24 天,訴求退回「兩岸服務貿易協定」(攝影/薛翰駿)

2014 年「318 運動」又稱「太陽花運動」,曾佔領立法院達 24 天,訴求退回「兩岸服務貿易協定」(攝影/薛翰駿)

邱俊榮分析,過去 30 年,成衣、汽車、筆電等製造終端產品的下游廠商外流中國,但中上游產品因為規模較小,沒有能力直接外移。形成「臺灣上游生產零件,賣給到中國的臺商做成下游產品」,中上游產業「越長越肥」。

邱俊榮指出,中上游零組件追求標準化而非差異化,導致無法發展品牌,更嚴重的是,同類產品削價競爭形成「毛三到四」的低利潤環境,單位附加價值低,廠商必須靠大量生產才能賺錢,不斷擴大規模、需索各種生產要素,造成水、電、地、工、人才都缺的「五缺」惡性循環。

他擔憂,臺灣面對中國威脅,安全、自主、韌性都不能太依賴其他國家,理應「五臟俱全」發展各種先進產業,但目前臺灣太依賴硬體製造,服務業、軟體開發、軟硬體整合相對較弱,目前臺灣人才全部集中到半導體,政府還要開設半導體學院,一來風險太過集中,二來會大量耗費有限的資源,質問「我們到底要護國神山,還是護國群山?」

「現在投資中國是頭殼壞去!」 高仁山:讓美國火車頭拉我們過去,而非被中國往下拉

高仁山表示,除了臺灣具備的生產要素、供應鏈角色地位等條件,規劃經濟發展的「靜態戰略」之外,也有因應盟國、敵國(中國)、國際競爭者關係的「動態戰略」。他強調,美、日、韓等國家與臺灣是經濟上的競爭者,但中國則是唯一既為競爭者,又想消滅臺灣主權的「敵國」,他指出「高科技投資不會往中國跑,只有郭台銘偷偷又去中國投資(紫光)。」

「經濟民主連合」智庫經濟組召集人高仁山(來源:經民連)

「經濟民主連合」智庫經濟組召集人高仁山(來源:經民連)

高仁山認為,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後,西方國家看透俄羅斯就是要「西擴」,也看透中國「一帶一路」陷阱,鼓勵發展中國家政治人物向中國借錢,讓這些國家變成中國的傀儡、奴隸。高仁山表示,未來中俄會走更近,俄羅斯產業被中國吸納,而人民幣也會大量流往俄羅斯,相信兩國的要素條件會更加均等化。

他強調,近年臺灣高科技產業的國際能見度提高,各國都積極與臺灣合作,例如電動車龍頭特斯拉的零組件,高達七成是來自臺廠,而半導體更是國際上重要的資源。而在武漢肺炎爆發後,各國邊境封閉,都希望把生產鏈從「世界工廠」中國移走,臺灣在這波逆轉趨勢中受到相當多好處,美中對抗也讓訂單回流臺灣。

「貪心的(臺商)還去投資,頭殼壞去?」高仁山進一步指出,全世界的供應陣營已清楚分為以美國為首的民主陣營,以及以中國為首的威權陣營,短期內很難回到全球化趨勢,但去年以來臺商赴中國投資的趨勢並未逆轉,甚至在美商、歐商撤出之後還加大投資。他呼籲,臺灣必須與美國更緊密融合,「讓(美國)火車頭拉我們過去,我們的條件才會提高;跟中國綁在一起,是他把我們的條件往下拉!」

註解

  1. 指毛利率只有 3% 至 4%。「毛利」為營業收入減去直接營業成本,尚未計算管理、銷售、稅務等成本。
  1. 即缺水、缺電、缺地、缺工、缺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