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績效至上的社會中自我規訓讀韓炳哲倦怠社會

發佈時間9/15/2022, 10:33:05 AM
最後更新9/16/2022, 3:26:14 AM

文/趙崇任

德國特里爾大學德語文學博士生、輔仁大學德語文學碩士,學術研究之餘從事攝影、翻譯與寫作。個人網站:andrechao.wordpress.com。

提到德國當代的明星哲學家,莫過於馬庫斯.加布里爾(Markus Gabriel)與韓炳哲(Byung-Chul Han)。兩人都是學院出身,前者擅長德國觀念論(Deutscher Idealismus),並於二十八歲成為了德國史上最年輕的哲學教授;後者深受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的影響,擅長以哲學角度剖析社會現象。儘管韓炳哲著作等身,但真正使他開始受到關注的是出版於二〇一〇年的《倦怠社會》(Müdigkeitsgesellschaft)。自此開始,他的探討題材日益親民,但在貼近大眾生活之餘,未失學術嚴謹。

從《倦怠社會》的書名可以明顯看出,韓炳哲欲剖析的是當代民眾在生活中感到倦怠的現象。然而,這種「倦怠」儘管同樣是一種「無能為力」,指的卻不是懶散怠惰,而是相反的汲汲營營,亦即對於放鬆無能為力。韓炳哲將其視為二十一世紀的文明病,並可能導致壓力、過勞與憂鬱症。對此現象,他歸因於當代社會對「正向積極」的鼓吹,並稱之為績效導向的「功績社會」。因此,他在書中對「功績社會」與「倦怠」之間的緊密關聯進行了釐清。

儘管韓炳哲認為,如今的「功績社會」與法國哲學家傅柯(Michel Foucault)過去所稱的「規訓社會」有所不同,但在他的分析模型中,仍能明顯看見傅柯權力理論的影子,因此說是更新版也不爲過。傅柯在他一九七五年的著作《規訓與懲罰》(又稱《監視與懲罰》)中,以邊沁(Jeremy Bentham)的圓形監獄為例,解釋了一種心理上的約束:在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圓形監獄中,看守的塔台矗立於中央,而這種環視效果會使囚犯產生隨時都被監控的感覺,因此不敢輕舉妄動,進而達到規訓之目的(類似孩子雖然沒看見媽媽,但因為知道媽媽在家而不敢搗亂)。藉此,獄方不用透過肉體強迫就能施展權力,而傅柯將此約束模型套用於學校、軍隊與工廠等場所,並稱實現此紀律的社會為「規訓社會」。

然而,韓炳哲眼中的「功績社會」卻不是如此運作,因為外部權力如今並沒有對民眾進行積極的鞭策,而是透過相反的「鼓勵」。換句話說,未達到期望的人不會受到懲罰,但達到期望的人會獲得鼓勵。在此方面,韓炳哲將自己的論述與傅柯的權力理論進行了關鍵的區別。如此一來,儘管同樣都面對了一個外部權力,且民眾都基於心理因素進行服從,但「規訓社會」中的民眾顯然感到畏懼,且是不情願的;「功績社會」中的民眾則相反地內化了這套標準,並進行自我約束。

顯然,這兩種權力機制以截然不同的方式運行,而對於「功績社會」造成的「倦怠」現象,韓炳哲透過醫學的免疫概念進行說明。他將試圖侵犯民眾的外部權力比喻為病毒,而自體免疫系統通常會進行抵抗,但這是對傅柯的「規訓社會」而言。在韓炳哲的「功績社會」中,外部權力因為不是透過「懲罰」,而是透過「鼓勵」對民眾進行規訓,因此這種病毒並不具備直接的侵略性。民眾之所以會感到倦怠,亦即對於放鬆無能為力,是因為這種病毒引發了類似自體免疫疾病的現象,使民眾主動地進行「自我剝削」。因此,表面上的自我要求與自我實現,實則受到外部權力的擺佈。如此一來,造成「倦怠」的權力機制,其作用方向顯然不是直接地由外而內、從社會到個人,而是間接地從內部發動,使民眾同時成為受害者與加害者。

至此,儘管民眾「倦怠」的病因獲得了釐清,但「功績社會」這個病源並沒有被解決,而處方籤亦沒有看到。一如傅柯所說的,光是對既成事實進行批判並沒有意義,因為無法帶來改變;不如對形成原因加以釐清,或許還能從中找到解答。然而,儘管書中有資本主義批判的影子,但韓炳哲並未對「功績社會」的形成做更深入的探討,只表示民眾之所以會對放鬆無能為力,是因為社會中的同儕(非外部權力本身)常會以共犯之姿,將他人貼上諸如「懶散」與「怠惰」一類的負面標籤。然而,儘管「無為」在社會眼中常具有負面意涵,在韓炳哲眼中卻是不被外力牽著走的正面概念。他認為,「無為」在躁動的當代是一個難以達到的狀態,卻也是民眾在面對此議題時能做與該做的;因為既然身處於這個社會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民眾只能調整自己面對負面標籤的心態,並找回屬於自己的人生步調。

對於「功績社會」的形成,背後必然隱藏了一個推動的權力機制,而那才是解決這個問題的真正關鍵。雖然要釐清並不容易,但韓炳哲熟知權力理論,並在二〇〇五年出版過《權力是什麼?》(Was ist Macht?)一書,裡頭包含了他自己與對其他哲學家的權力理論見解,因此並非做不到。他在《倦怠社會》這本書中,將大部分的篇幅聚焦於現象形成後的分析,而提供的解答僅以個人為出發點。雖然清楚地說明了「功績社會」與「倦怠」之間的關聯,但認為「社會的問題就該社會地解決」的讀者,可能會感到有些美中不足。

經由本文連結至博客來購買書籍,沃草將獲得2%回饋金,幫助沃草撰寫更多深入報導。

《倦怠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