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媒體不查證就替新華社宣傳拜習會反臺獨 賴怡忠不負責任到極點

發佈時間4/11/2022, 10:17:42 AM
最後更新4/11/2022, 10:17:43 AM

【沃草】特約記者何宇軒報導

公民團體「經濟民主連合」上月25日舉辦「2022臺灣公民陣線年度論壇」,聚焦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臺灣如何應對中國威脅。臺灣智庫諮詢委員賴怡忠指出,之前美國總統拜登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電話會議中,就有不少臺灣媒體,把新華社所講的所謂中國版「四不一無意」(註:指美國不與中國打新冷戰,不改變中國體制,不透過強化同盟關係反對中國,不支持台獨,無意與中國發生衝突)大量宣傳。但其實拜登從頭到尾都在警告如果中國協助俄羅斯,會受到怎樣的後果,但在國內反而呈現的是,中國變成各方爭相邀約的對象。他痛批這些國內媒體,完全不做查證、公開幫中國進行放送,「不負責任到了極點」。

臺灣智庫諮詢委員賴怡忠。攝影:何宇軒

臺灣智庫諮詢委員賴怡忠。攝影:何宇軒

在國際情勢方面,賴怡忠也針對外界常見的迷思加以破解。他表示,在外交上,中國在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可以看到它們也在散布中國式的解釋。他看到最有趣的說法是,「因為俄羅斯與美國都需要中國調停,所以在美中俄三角關係裡,中國佔據最有利的位置。」

賴怡忠也指出,在俄羅斯入侵之前,中俄就發出共同聲明,讓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認為中國是在進行背書、給俄羅斯打強心針。甚至還有消息指出,俄羅斯曾向中國提到要侵略烏克蘭的計畫,但被中國要求延後到它所主辦的冬季奧運結束之後再開打,顯示中國不僅事前知情,還建議俄羅斯改時間、可以做怎樣的配合,所以中國根本不是作為調解的一方,而是它本身的角色就令人懷疑。

面對俄羅斯的入侵,烏克蘭人民展現強烈的抵抗意志,讓外界印象深刻,然而同樣面對臨近中國威脅的臺灣,萬一不幸發生戰事,一般民眾要如何自救、有心投入防衛的民眾又要如何參與?而常受到輿論關注的教召與延長役期,是否就是全民防衛的唯一解答?王立第二戰研所企劃林秉宥認為,後備教召是針對有服役資格的後備軍人做動員,國防部不應該把後備教召跟全民防衛混為一談。

林秉宥表示,這次俄羅斯因為準備不足,所以出現一些狀況,但相較之下,如果中國決定發動對臺作戰,解放軍一定是做好來這邊開槍的準備,才會到海峽的彼岸來,因此臺灣必須做的作戰準備,尤其是百姓面對戰爭的強度,一定會更高。

林秉宥說,有民間從事射擊課程的朋友向他透漏,現在比以前有更多人參與這類課程,顯見民眾希望自己在戰爭時能有反應的能力。但目前國防部好像完全沒有這樣的機制,這讓有意願參與的人沒管道、想自救的不知如何自救。國防部在這方面,還有很大進步空間,尤其是把軍事動員與全民防衛動員混為一談。後備教召是針對有服役資格的後備軍人做動員,但是對於全民防衛的準備完全沒規劃。

王立第二戰研所企劃林秉宥。攝影:何宇軒

王立第二戰研所企劃林秉宥。攝影:何宇軒

官方的全民防衛機制被批評不足夠,許多民間單位已經自行展開全民防衛的推廣。「黑熊學院」專案經理許仕勳表示,該機構主要是針對軍事科普與民間防衛知識做教育推廣,透過課程與講座,讓民眾理解現代戰爭的樣貌,並破除軍事謠言。

許仕勳說,一般民眾可能不了解像是飛彈種類等知識,於是很容易就被謠言所迷惑、覺得臺灣軍力與解放軍差太多,而瀰漫投降主義,認為還是趕快投降比較好。黑熊學院希望消滅這些投降主義,建立大家基本的軍事知識,培養大家民間防衛的意志,尤其在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可以看到,烏克蘭的抵抗的意志引起國際的關注與支援。

許仕勳也強調,要讓老百姓成為合格作戰的人員,需要很高的成本資源,所以在現實面也不可能讓每個人都上戰場。他們的工作重點在於分流,讓有志願參加的民眾得到訓練,即便不具備上戰場的條件,也可以從事其他防衛工作。

許仕勳進一步說明,從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可以發現,除了少數年輕男性會被徵召到前線,大多數人其實不會是第一線作戰的人員,而是在後方支援。戰爭期間會有大量的救護或消防的需求,希望能夠讓更多人有相關專長,能夠增加救護或消防的人手,或是透過操縱無人機、駭客的技能而有所幫助。所以黑熊學院的理念是要讓每個人能清楚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能夠在戰場中幫上什麼忙,因為戰爭不會是靠武裝部隊就打贏,尤其現代戰爭是總體戰、是國力的對決,臺灣與中國相對戰力更懸殊,更需要強調發揮每一個國民的戰力,找到自己的作戰位置,發揮所長。

「黑熊學院」專案經理許仕勳。攝影:何宇軒

「黑熊學院」專案經理許仕勳。攝影:何宇軒

全球防衛雜誌主任陳國銘,也針對外界常見的疑問加以討論。他說,有人會覺得千里之外的這場戰事跟自己沒關係,但因為俄羅斯與中國政權有許多類似之處,若俄羅斯打勝,習近平看到俄羅斯總統普丁可以,會覺得自己也可以,因而增加中國犯台決心,所以我們不希望俄羅斯打勝。至於有人提到烏克蘭之前也出售遼寧號航艦給中國,他認為,這只能說必須一碼歸一碼,因為蘇聯解體之後,烏克蘭經濟狀況不好,當時才會把珍貴的航艦拿來變賣。這部分是可以苛責,但也比較複雜,總之現階段依然是希望烏克蘭戰勝。

此外,由於先前有說法指出,如果俄羅斯被臺灣制裁,會導致無法取得關鍵的晶片,而在飛彈發射上受影響。陳國銘強調,這種說法可能是多慮了,因為俄羅斯有自己的衛星導航系統,晶片只是輔助。臺灣是有扮演作用,但不必誇大對這場戰事的影響力。

全球防衛雜誌主任陳國銘。攝影:何宇軒

全球防衛雜誌主任陳國銘。攝影:何宇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