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查委員說六張犁墳墓不夠漂亮 文化資產專家蕭文杰文資保存要有轉型正義視野

作者
朱乃瑩
發佈時間2/11/2022, 9:41:07 AM
最後更新2/12/2022, 5:11:28 AM

【沃草】記者朱乃瑩報導

在白色恐怖期間偵訊、拘禁受難者的不義遺址「安康接待室」,正面臨保存危機。長期在保存臺灣珍貴文化資產第一線作戰的台北教育大學社會與區域發展學系兼任助理教授蕭文杰,也曾協助將安康接待室提報為文化資產。他接受《沃草》專訪時指出,地方政府與所聘的文資委員往往缺乏轉型正義視野。他舉例,當埋葬許多政治受難者的六張犁墓園進行文化資產審議過程時,有文資委員以「六張犁墳墓不夠漂亮」當作反對將其列為文化資產的理由。而有幸保留下來的文化資產,其詮釋也常流於片面,例如台北市定古蹟「孫立人將軍故居」是蔣中正、蔣經國迫害孫立人的不義遺址,現在卻被包裝成燈光美、氣氛佳「販賣愛情的餐廳」,使用方式完全背離建物背後的歷史。

台北教育大學社會與區域發展學系兼任助理教授蕭文杰。(攝影/朱乃瑩)

台北教育大學社會與區域發展學系兼任助理教授蕭文杰。(攝影/朱乃瑩)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在今(2022)年1月時,將安康接待室審定為不義遺址,引起社會討論。但其實早在去(2021)年10月時,就已有安康當地的文史團體「暗坑文化工作室」將安康接待室提報為古蹟,希望國家面對這段歷史,蕭文杰即曾協助撰寫提報文件。

蕭文杰指出,安康接待室目前不對外開放,民間僅能從促轉會、國家人權博物館辦的導覽活動踏入此地,為少數的導覽名額搶破頭。他強調,去過一次,就能發現物件不斷消失、建築逐漸毀敗的危機,原先期待促轉會或調查局主動將安康接待室申請列為文化資產,但「他們不做,只好民間來做。」

但最後,安康接待室並未被所在地新北市文化局接受為文化資產,僅有列冊追蹤。蕭文杰無奈表示,在法規上,列冊追蹤後應該在半年內重新審議,但實務上可以不斷延長,期間如果建築遭到破壞,也沒有任何人須負擔刑責。

批評文資審議機制未有轉型正義視野 蕭文杰:當初文資委員還嫌「六張犁墳墓不漂亮」

「全台灣有三十處蔣介石相關的文化資產,可是我們要保留一個湯德章的故居卻那麼困難!」蕭文杰感慨,「歷史價值」是指定古蹟的要件,但全憑文資委員的主觀認定,也牽涉委員本身的意識形態。例如,中正紀念堂建築年代甚晚,卻可以變成古蹟;興建於1960年代,蔣介石住過的角板山賓館也是歷史建築。但代表台灣庶民精神的湯德章故居,卻被認為不具文資價值。

「當初審議六張犁政治受難者墓園,還有委員說『墳墓不夠漂亮』!」蕭文杰分析,大部分文資委員都來自建築背景,對於戰後的建築,只看建築語彙,而不願意關注背後的歷史脈絡。但這種情況,通常在遇到黨國高層時,又會轉彎。曾高度參與白色恐怖的前國防部長黃杰、前總統府秘書長張羣,其故居都被指定為文化資產,這讓蕭文杰很不服氣。

而有幸被保留下來的文化資產,其詮釋也往往片面,或僅展現「文青情調」。蕭文杰指出,台北市定古蹟「孫立人官邸」後來改為陸軍聯誼社,現在則變成他口中「販賣愛情」的餐廳。蕭文杰認為,孫立人在此失去權勢,此地應該被當成白色恐怖地景,卻被包裝成燈光美、氣氛佳的商業場所,不講故事也不講歷史,遑論呈現白色恐怖的氛圍。

蕭文杰強調,他不反對保留中正紀念堂或黃杰、張羣故居,而是不服氣受難者的歷史並未被以同等標準看待。他也認為,對於這些加害者的紀念場所,「到底要紀念什麼,應該講清楚。」

「歷史建築」排除以歷史價值為登錄要件 蕭文杰:祖先都在哭

談起文資制度,蕭文杰有很多感慨。他說明,現行《文化資產保存法》中,建築物包括古蹟、歷史建築、紀念建築等多種形式,但僅有被指定為古蹟、歷史建築等少數形式,才有較為明確的保護機制及罰則。

蕭文杰指出,台南市的湯德章故居面臨拆除,去(2021)年2月在民間提報的文資審議上,被台南市政府決議不指定為古蹟,也無法登錄為歷史建築或紀念建築。當時文化部長李永得曾表示不合理,允諾修法。

文化部在去(2021)年11月修正《歷史建築紀念建築登錄廢止審查及輔助辦法》,規定「歷史建築」的登錄要件包括:表現地域風貌或民間藝術特色、具建築史或技術史之價值、具地區性建造物類型之特色。蕭文杰不解的是,此次修法號稱「湯德章條款」,但「歷史建築」卻排除歷史價值、歷史事件為登錄要件,不僅讓湯德章故居無法被以歷史建築保存,甚至現行登錄為歷史建築的高雄美麗島雜誌社原址,都有可能被廢止登錄,堪稱越修越倒退。

蕭文杰也批評,文化部在2016翻修《文化資產保存法》,當時號稱「連祖先都在笑」,但最後笑的只有地方政府與財團,「祖先都在哭」。他指出,在現行文資法中,文化部只管國定古蹟,但對於更常見的歷史建築、紀念建築、文化景觀等,卻讓自己「無權也無責」,遇到地方政府抗拒保留歷史潛力點,文化部毫無辦法。

蕭文杰曾協助推動台北市六張犁「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墓園」登錄為文化景觀。(蕭文杰提供)

蕭文杰曾協助推動台北市六張犁「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墓園」登錄為文化景觀。(蕭文杰提供)

慶幸保留六張犁、讓受難者遺骨有機會回家 蕭文杰:保留文資是為了下一代

「促轉會不能說沒做事,但遇到的抵抗太大。」蕭文杰認為,對於轉型正義相關地景的保留,行政院應有更積極作為,甚至要賦予促轉會指定、審議相關文化資產的權限。提到威權歷史地景,蕭文杰有說不完的故事。桃園受難者陳振奇的故居(餘慶居)被決議不登錄為歷史建築,最近即將被拆除,讓蕭文杰相當感慨。他指出,陳振奇的家屬在此地面臨家族與社會的排擠,是一段相當傷痛的過去。而後代願意把這間房子變成文化資產,傳遞這段歷史,更未受到桃園市政府的支持。

「我們沒有很愛提報文化資產,那是賣命的事情。」文資保留倡議者常被污名化,台北市長柯文哲甚至說他們是「文化恐怖份子」。蕭文杰無奈指出,搶救文資往往需要在短時間內搜集資訊、高度動員,傷身又傷心。但如果放任這些地景消失,對下一代實在說不過去。

蕭文杰說,促轉會在2019年協助布農族受難者伍保忠之子伍金山,從六張犁受難者墓園將父親遺骸接回家中,這讓他深深慶幸,當初有堅持保留這塊地景。「每仗必敗但也必打,至少要留下歷史控訴。」蕭文杰說,保留文資是為了下一代,有些地景會因為太「年輕」,或一時無法活化利用而被拒絕指定或登錄,但對年輕世代來說,留下這些地景,就留下一條通往過去的路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