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回應鄭南榕事件再來一次仍依法行政鄭南榕基金會痛批可怕的是他代表的價值觀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9/14/2022, 10:10:13 AM
最後更新9/14/2022, 10:10:15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爭取連任新北市長的侯友宜,對於外界質疑他 33 年前率隊拘提鄭南榕導致他自焚,日前回應表示「再來一次他仍會依法行政」。鄭南榕的女兒鄭竹梅質疑侯友宜,當時為何要對鄭南榕採取最激烈的方案?鄭南榕基金會等多個民團今(14)日共同舉行記者會,要求侯友宜道歉。

民進黨立委羅致政指出,侯友宜幾十年來躲在威權的遮羞布下,不僅沒有被咎責,連認錯都不肯,這才是最邪惡的事。鄭南榕基金會執行長劉璐娜也直言:「侯友宜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代表的價值觀!」她認為,侯友宜避重就輕、推卸責任,正是此次選舉檢驗候選人難得且重要的時機。

由台灣教授協會、鄭南榕基金會、陳文成基金會、立法委員羅致政國會辦公室主辦「平庸也不該邪惡一侯友宜請向鄭南榕家屬道歉」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由台灣教授協會、鄭南榕基金會、陳文成基金會、立法委員羅致政國會辦公室主辦「平庸也不該邪惡一侯友宜請向鄭南榕家屬道歉」記者會(攝影/廖昱涵)

創辦《自由時代》雜誌並擔任總編輯的鄭南榕,在 1988 年發起「新國家運動」,並在該年 12 月 10 日的第 254 期雜誌刊登許世楷的《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而被中國國民黨政權依《叛亂罪》傳訊,由時任臺北市警察局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的侯友宜帶隊拘捕。面對警方租下上下兩樓對雜誌社監控、狂打電話癱瘓雜誌社方人員對外聯繫與救援,最後強行攻堅,鄭南榕選擇自焚殉道。

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陳俐甫痛批,侯友宜過去不僅迫使鄭南榕自封且自焚,甚至在一次行動中對前民進黨立委盧修一亂噴辣椒水,這都值得我們深思,一個政治人物是否有良知良能?他認為,即便選出來總統或市長平庸,但至少不該選擇邪惡。

「歷史真相沒有因為時間得到平撫,反而透過一次次當事人不當言論和態度,讓傷疤不斷被撕開!」民進黨立委羅致政遺憾指出,侯友宜還是不斷躲在威權時代的遮羞布下,繼續扮演邪惡的角色。即使當時在體制下不得不做,但經過數十年後,也沒有真正咎責,總該認為這是錯的吧?但侯友宜卻說再來一次會做同樣的事情,顯然是不認錯,這才是最邪惡的。

民進黨立委羅致政(攝影/廖昱涵)

民進黨立委羅致政(攝影/廖昱涵)

羅致政說,有過去威權時期的抓耙子,因為歷史文獻被攤開後,認錯甚至退出政壇,因為他們有羞恥心,反觀侯友宜卻大言不慚。他感嘆: 「一個不敢認錯、面對過去的人,這樣的政治人物是臺灣的悲哀!」

「坦白說,侯友宜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代表的價值觀!」鄭南榕基金會執行長劉璐娜指出,侯友宜依舊避重就輕,抹黑、推卸責任。他的團隊,特別是那些年輕人,也接受這樣的論點。侯友宜和國民黨人一直以來享受著言論自由,但忘記前面的鄭南榕和民主前輩們是多麼努力,用生命或許多代價促成臺灣今日的民主化。

劉璐娜強調,前幾年的香港反送中事件,共產黨解放軍還沒完全進駐前,身為人民保母的港警,就在中國勢力逼迫下,搖身一變成為壓迫香港人的工具。她強調,在法律和良知間怎麼選擇,會決定臺灣的未來。惡法非法,從以前的中國國民黨的獨裁黨國統治,到近年港府政府對港人的壓迫,我們必須要有高度的警覺。

鄭南榕基金會執行長劉璐娜(左)、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陳俐甫(攝影/廖昱涵)

鄭南榕基金會執行長劉璐娜(左)、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陳俐甫(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魏廷朝之女、桃園市議員參選人魏筠也分享,父親魏廷朝在坐牢四年半後為母奔喪,當時侯友宜正是負責押解任務,但他居然只准魏廷朝在上手銬、腳鐐下,在靈前一拜就要離開。

魏筠不滿表示,侯友宜身為警方高層,其實有裁量空間,尤其對一個非暴力份子的政治犯,居然規定只能在靈前一拜,根本是在對父親進行人格屈辱,讓他在家屬面前再度受刑。她痛批,侯友宜內心對於威權的維護,比他該遵守的法律還高,不是個適任的首長。

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胡博硯表示,轉型正義的未竟之功,就是加害者咎責,但當初加害者和加害集團,不要說負責任,連句道歉都沒說。他認為,侯友宜講出這句話不只傷害家屬,也代表侯市長對轉型正義的態度,這樣的人無法帶領臺灣走向和解及更自由民主的國家。

陳文成基金會董事、台北市議員參選人詹晉鑒也質疑,當年用辣椒水噴盧修一是依法行政?逼人自焚是依法行政?侯友宜放任「平庸的邪惡」言論不斷蔓延,該怎麼重新建立臺灣社會的信任感?他呼籲,侯友宜不要用反民主的手段在過去升大官、現在卻用民主的手段想問鼎大位,要公開向被害人道歉,且加以反省。

註解

  1. 國際著名政治學者漢娜.鄂蘭,參與二戰後以色列耶路撒冷法庭中的一場納粹戰犯審判後,提出「平庸的邪惡」概念。指出邪惡並非如希特勒般狂暴,而是可以平凡地展現在任何人身上,且最終也會導致極端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