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產經新聞矢板明夫中國立海警法意在衝突時營造各國用軍隊攻擊中國警察

發佈時間3/12/2021, 10:08:34 AM
最後更新3/12/2021, 11:42:15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中國《海警法》二月上路,將海警提升到名為警察卻又配備軍事武器的模糊地位,更能在不用警告下就開火,被菲律賓外交部長陸辛形容為「口頭宣戰」。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今(12)日參與相關座談分析,《海警法》讓中國海警取得「似警非軍」的地位,但警察的工作是維持治安,軍隊的工作是保衛國家主權,中國故意把兩者意義混淆,海警名為警,但是受軍委領導也配備軍事武器。萬一發生衝突,各國勢必出動自衛隊或海軍應對,但一方名為「警察」、一方名為「軍隊」,中國是準備在國際輿論上先搶佔有利位置。矢板明夫警告,中國《海警法》是在打非常複雜的心理戰術。

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資深媒體人矢板明夫(攝影/廖昱涵)

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資深媒體人矢板明夫(攝影/廖昱涵)

主辦座談的民進黨立委何志偉指出,中國新頒布的《海警法》讓海警位階上升到似軍非軍、似警非警的模糊地帶,容易產生糾紛。中國花與其花精力大外宣,倒不如多花時間做降低衝突的溝通。

民進黨立委羅美玲表示,中國推出《海警法》讓周遭國家都很緊張。臺灣海巡、日本海保、中國海警都是執行海上警察任務。但《海警法》通過後,明確給予中國海警「第二海軍」的合法地位。規定能合法使用武器,對付片面認為侵入國土的外來漁船或國外海巡單位。

羅美玲指出,尤其海警機構工作人員,可以在來不及警告時直接使用武力。她解讀,就是可以不用警告意思。更不用說,中國片面認定自身海域,其實跟很多國家的經濟海域都重疊。

臺灣安全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許峻賓也補充,中國海警編制屬於「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又屬於「中央軍事委員會」。非中國軍隊解放軍,也不是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等所屬「人民警察」性質,是個「準軍事單位」。

許峻賓指出,未來中國海警執法,究竟是國家軍事力量對外的武裝行動,還是內政性質的秩序維護,讓周邊國家分不清楚執法性質,容易產生糾紛。

中國《海警法》授權無限上綱的武力

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攝影/廖昱涵) 

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攝影/廖昱涵) 

蘇紫雲表示,海巡在戰時的確是第二海軍,甚至很多國家也將商船歸類為第三海軍、漁船為第四海軍。但重點在於武力使用合法性。目前《聯合國憲章》、《海洋法》都強調和平使用,要符合必要性、比例原則等文明社會的慣例。

蘇紫雲指出,但是中國《海警法》正是武力無限上綱的原則。尤其以前中共海警的相關行為,都被國際普遍公認為「白色威脅」,公務船常常使用超過任務需求的戰務行動,在越南、印尼等都有霸凌行動,這也都成為近來中共「灰色衝突」的工具。他抨擊,中共有權利去追求自己的利益,但手段不應該違反國際規範。

蘇紫雲也提醒,中共海警其實有航空大隊,也可能配置制空的巡邏機。依照中國片面的法定權力,可以使用威脅性武器。但應對這樣的威脅,臺灣的政治文化卻長期重文輕武,連海巡要建置航空隊都頻頻受阻。他說,其實對於海島型國家來說,航空力量可以節約水面艦隊的消耗、提高效力。

蘇紫雲分析,未來中共的海警航空隊,也可能出沒西南空域騷擾,甚至訴求比解放軍更加彈性,主張僅是巡弋自家海域的上空。這也將造成灰色衝突更加模糊,等於是「擦邊球」。若未來臺灣要彈性應對,海巡的海面及航空配置,社會應給予更多支持。

中國推《海警法》 大打心理壓力戰

民進黨立委何志偉舉辦「中國《海警法》對區域安全的影響」座談會(攝影/廖昱涵)

民進黨立委何志偉舉辦「中國《海警法》對區域安全的影響」座談會(攝影/廖昱涵)

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指出,《海警法》主要目的是對外國進行心理壓力。他說中國解放軍有三戰:心理戰、法律戰、輿論戰,又稱「軟殺傷」。意指沒有實際攻擊,卻造成傷害,後來發展出「超限戰」概念。他認為,《海警法》成立後,就是對外國執行三戰。

矢板明夫分析,《海警法》讓海警成為「似警非軍」的地位。因為任何國家的警察是維持治安,不像軍隊的義務是去保衛國家主權。但中國把這個訊息混淆,海警名為警,但是受軍委領導,也配備軍事武器。

矢板明夫說,中國海警配備的船,像是「海警 2901」等,都是一萬噸以上的大船。日本保安廳或臺灣海巡都是幾百噸的小船而已。他也以紅酒為比喻,對比雙方配備武器的砲口。他說日本和臺灣的砲口就像是瓶口般的大小,而下面的瓶底部分等同中國砲口大小,完全不成比例。

矢板明夫指出,中國還可以先開槍,但日本、臺灣、東南亞等國的人員,都不可能在中央沒授權下就直接開火。面對中國海警,他國不僅船小槍小,又不能攻擊,這會造成前線人員極大壓力。

萬一真的開火,或者要對付中國海警,矢板明夫也認為各國勢必出動自衛隊或海軍應對。但是一方名為「警察」、一方名為「軍隊」,在國際輿論下中國就已經奪得先機。他說,中國《海警法》也是在打個非常複雜的心理戰術。

海巡署:中國海警執勤未有異樣 將滾動修正應處方案

海委會海域安全處處長許啟業說,中國《海警法》賦予海警人船、飛機自行認為的執法正當性,也沒有區分並制定不同海域的不同執法強度。甚至能在中國海警的相關需求下,恣意設定「海上臨時警戒區」,去限制所有船舶通勤或停留。

許啟業說,依照中國 1996 年所頒布「領海基線」,它號稱的管轄海域,尤其在東南海都和周遭鄰國有大部分重疊。他也擔憂,這是否容易造成彼此公權力執行的衝突?

許啟業表示,目前《海警法》上路後,看起來和以往的執勤情況沒有太大差別,海巡署會持續密切觀察。他說,《海岸巡防機關器械使用條例》已經著手修法,海巡署也有相關準備,但不會立即公布,還要觀察各國對應,以及中國海警實際執勤情況去做滾動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