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為什麼柯文哲黃珊珊不為執法警察辯護卻為酸民公務員說話

發佈時間6/16/2022, 7:33:35 AM
最後更新6/16/2022, 1:05:15 PM

【沃草】特約作者海東青特稿

台北市長柯文哲市府的「網軍疑雲」在週一市議會的專案報告後,又再次延燒。與先前幾次不同。這一次延燒的焦點,是社會民主黨台北市議員苗博雅要求公務員現場念出自己的匿名發文。這個被網美「四叉貓」形容為「公開處刑」的舉動,罕見地讓柯文哲願意為底下的公務員辯護、甚至發飆。但就在不久前,柯文哲面對中國國民黨台北市議員徐巧芯施壓員警違停案的態度,是事不關己,顧左右而言他。為什麼柯文哲只獨厚這些上班時間上網發文罵政敵的公務員?這是因為,苗博雅是柯文哲的政治眼中釘,而 PTT 酸民正是柯文哲的命根子。當眼中釘打到命根子上,柯文哲能不有作為嗎?

回顧本週一(6/13)的財建委員會,柯文哲、黃珊珊宣稱議員要公務員念出自己的言論是訕笑羞辱。但實際上不只現場沒有訕笑,也難以稱得上是羞辱。他們宣稱,基層公務員不應該到市議會備詢。

姑且不論「基層」要怎麼認定,週一出席的公務員除了 LoveError,幾乎都在上週五(6/10)的交通委員會中針對網軍事件出席、應詢過,當時也不見柯文哲說話,市議會過去也多有基層公務員備詢前例,科長以上級別應詢,連在總質詢都能見到。而就在這次總質詢期間,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王世堅也曾要求「網軍」公務員罰站,在現場備詢的柯文哲本人也沒有反對過。

更不要說,眾所周知,柯文哲善於羞辱公務員,也以長期羞辱公務員、政務官作為換取自己政治支持的手段。每一次公務員、政務官出包,柯文哲從不為他們承擔,而是站在一邊假裝事不關己,甚至落井下石。

柯文哲為公務員辯護,實在是一反常態,徹底違背大家對柯文哲政治人格的理解。這種反常的發言一出現,馬上有人找出他過去羞辱過的政務官、公務員紀錄。名單之長,十隻手指頭也算不完。

我們不需要上溯被譏為無利可圖而離職的世大運功臣,那些「綠白合作」結束後被柯文哲批得一文不值得前朝官員。簡單看看幾個今年的案子,就可以發現柯文哲根本不為公務員說話。

就在不久前,他面對徐巧芯違停案是事不關己,顧左右而言他,明明員警受到壓力而不敢開單,卻仍舊吃上兩支申誡。當時的柯文哲、黃珊珊沒有為受到不當壓力的員警說話,甚至也沒有譴責議員不當使用權力,干預正常員警工作,更沒有為員警撤銷兩支申誡。

柯文哲、黃珊珊放任員警面對不當的壓力,對照兩人昨日警察節發文的「感謝」,何其諷刺!

柯文哲對「網軍」案積極、出格的辯護,甚至連為黃珊珊助選的陳信瑜都無福享受。年初陳信瑜利用公務活動為黃珊珊助選的醜聞爆發時,柯文哲可是放任黃珊珊、陳信瑜自行面對議會砲火,只做自己的傷害控管,完全沒有為黃珊珊、陳信瑜辯護的意思。

柯文哲、黃珊珊的雙標如此明顯,就連金魚腦也都能看得出來。這就讓人不得不問:他們為什麼寧願抱著被揭穿、被批評雙標的可能,也要為這些酸民、這些明顯做錯事的公務員辯護?

這是因為,苗博雅是他的政治眼中釘,而PTT酸民正是他的命根子。眼中釘打到命根子上,能不有作為嗎?

柯文哲批評議員訕笑羞辱。但實際上真正的訕笑羞辱,是這些人備詢的影片被網友看到以後所發生的事情。尤其是被林穎孟議員質詢的 LoveError 本人吞吞吐吐,幾乎就是鍵盤肥宅刻板印象具現,更引起許多對個人相貌與舉止的嘲笑羞辱。這也才是這波與情最接近「公審」的部份。這個網路輿論影響之大,甚至讓以網路公審聞名的朱學恒以為林穎孟是會議主席,在訪談黃珊珊的同時製造假新聞

這,才是真正讓柯文哲恐慌的事情。他並不擔心公務員做錯事被批評,而是一旦「酸民」跟鍵盤肥宅劃上等號,他最大的政治資產就不再具有媒體的話語權。

因為沒有人想要知道一群鍵盤肥宅的意見。

柯文哲的核心支持者,這些「酸民」並不都是鍵盤肥宅。但是,他們都是一群沒有辦法在男性理想形象的束縛下解放的普通人。他們透過在匿名的世界裡面,意淫跟詆毀作為他者的異性,透過這種貶低所帶來的權力感,想要取得一點「理想」——所謂的八卦版仇女噁男形象就是這些人造出來的。

這些酸民在現實生活中,可能跟你我沒有太大的差別,甚至更加木訥。但那只是一種保護,一種生存方式:因為知道一旦我把真實的想法說出來,做出來,只會失去更多而故作乖巧的姿態。也有些人自然而然地散發出一種噁男氣息而不以為意,頭號柯粉之一,藥師林士鋒就是其中代表。

這是一群無法與自己相處,無法與現實相處,卻把問題都怪罪到別人身上的人。而柯文哲有著跟他們一樣的特質:習慣把問題怪罪到別人身上。他作為市長,卻總是像一個盲砲議員般發言,問題不是中央,就是部屬,就是媒體,就是政治對手。柯文哲本人從無問題。彷彿他不是不是臺北市的首長,不是需要承擔責任的那個人。

柯文哲不只一樣把問題丟給別人。他也一樣活在這個男性理想形象的束縛中——他不高,也不帥,講話不上道,脾氣特別壞。他恰好是那種除了讀書以外,什麼也沒有的人,而且他上有柯媽媽,左有陳佩琪,在家中處處受限,遠遠稱不上一家之主。

但他有權力。也這是這份權力,讓他對外,面對這個社會,面對對手,面對中央,面對下屬,卻經常表現得自己不用故作乖巧,可以為所欲為。

相較於馬英九以一種斯文公子的形象登堂入廟,柯文哲可說是完全不同。這種倒反的具現成功獲取權力,更是讓這些活在束縛中的人感到暢快。這是為什麼柯文哲受到這群人歡迎的原因。因為他是這些人「不滿」的投射。他滿足的,就是這些人的不滿。

「不滿」始終是推動政治權力變化的動力。但這幾年來,我們應該要看到,有些「不滿」所推動的政治力,只是在向未來尋找過去,向未來尋找虛妄。這種「不滿」帶來的只是一片爛泥。那裡沒有所謂的進步。這是因為他們的不滿,只是自我的膨脹,權力的欲望。而政治最吊詭的地方就是:它本質上就是在獲取跟行使權力,但如果你所追求的只是權力,你終究連自我也無法成就。

這就是為什麼扛著「新政治」招牌的柯文哲,最終打破的不是舊政治,而是責任政治,讓自己成為全台灣最有政治權力的無本體自由人。而他所帶來的裙帶關係,各種寄生包庇層出不窮,比郝市府恐怕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為他是這種無目的的不滿的產物,他是一個沒有理念,只知權力的人。

以丐幫幫主自況的柯文哲,也深知這種無目的的不滿,就是他最大的政治資產。所以,他支持與他一樣以這種不滿為資產的韓國瑜。所以,他不需要政治幕僚——而不是沒有政治幕僚。因為真正的政治幕僚,無法為這種以權力為唯一追求的政治人物服務。

這就是為什麼,柯文哲選擇為失言造謠的公務員辯護,而不為被議員施壓不敢開單的員警說話。因為酸民正是他的命根子。這些無法在現實世界表述、公開場域明講的不滿,是他政治支持的根本。一旦大家認識到匿名不是等於免責,一旦大家認為酸民不過就是一些「網上一條龍,網下一條蟲」的鍵盤肥宅,酸民的效應就不存在,柯文哲的政治支持也就垮了一半。

柯文哲、黃珊珊宣稱議員訕笑羞辱。但回顧議場錄影,與其說苗是訕笑羞辱,不如說是義憤填膺。柯文哲利用媒體話語權,對著事實顛倒是非、指鹿為馬,卻無法說明如果肇事公務員不需要到議會備詢,何以總質詢時柯文哲容許王世堅議員要求罰站?何以上週交通委員會要求公務員列席,辦理第一次「網聚」,柯沒有說話?柯更沒有辦法說明:如果這些言論沒有問題,何以不能具名說出?

公務員上班時間,發表不當的、不實的言論。柯文哲、黃珊珊支持。警察面對議員施壓不敢開單,柯文哲、黃珊珊卻要兩個申誡。從任何角度看,都不符合一般人對政治的期待。

柯文哲、黃珊珊甘願冒著失去民眾支持的風險,也要倒施逆行的原因很簡單:任何一個政治人物,都無法不捍衛自己的政治生命的根本。而匿名的惡意言論、無目的的不滿是滋養臺灣民眾黨成長的根本,也是柯文哲政治生命的根本。

讓柯文哲、黃珊珊寧願不為執法警察辯護,卻為酸民公務員說話的原因,就是柯文哲、黃珊珊的政治利益。在「違停案」上,柯黃很清楚,為了警察得罪徐巧芯,只是為自己樹敵,更破壞藍白合作的空間。他們當然不願意捍衛員警的執法環境。

但在「網軍案」上,柯、黃比誰都清楚:只有當酸民持續散布無目的的不滿,臺灣民眾黨才能持續壯大,柯文哲與黃珊珊的政治生命也才能夠持續延續。這就是為什麼,柯文哲、黃珊珊寧可顛倒是非,也要為酸民公務員護航到底。只有當他們為酸民講話的時候,酸民才會繼續支持他們。他們的政治生命,才有機會持續壯大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