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行立委113席過少無法充分反映民意 修憲委員會朝野共識應增加立委席次

作者
朱乃瑩
發佈時間1/20/2022, 10:53:40 AM
最後更新1/20/2022, 8:14:26 PM

【沃草】記者朱乃瑩報導

立法院修憲委員會今(20)日討論廢除考監、增加立委席次與選制改革、調降修憲門檻等憲政議題,除了中國國民黨持續抵制缺席以外,其餘朝野立委均把握機會討論。其中,對於現行立委113席次無法充分反映民意,朝野均有共識,但計算方式及選制則仍需討論。民進黨立委周春米以屏東縣為例,指出本屆屏東縣僅有2席區域立委,要代表80萬人口的民意,還要服務選區,難以在每個委員會討論各項重要議題。民眾黨立委蔡壁如也說,先進民主國家中,約每10萬人產生一名立委,台灣卻是每20萬人才有,無法充分反映民意。

台灣民眾黨立委蔡壁如。攝影/朱乃瑩。

台灣民眾黨立委蔡壁如。攝影/朱乃瑩。

立法院修憲委員會今(20)日舉行第5次會議,逐條討論廢除考試院與監察院、增加不分區及原住民立委,由現行113席增加為135席至158席、將現行「並立制」改為「聯立制」,增加小黨空間以及降低修憲門檻等議題。各條文討論後,主席民進黨籍立委周春米均裁示暫予保留。民進黨、民眾黨、時代力量等各黨,均把握臨時會期間倒數第二次會議,努力溝通自己屬意的修憲方向,但中國國民黨仍然沒有出席。

廢除考監?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指出,前(18)日在三黨高度共識下,初審通過將參政年齡下修至18歲,期待對於廢除考監等社會共識較高的內容,也能比照辦理,整合出三黨都能接受的版本。

「一想起來就心酸。」邱顯智回憶就讀大一時,就聽知名憲法學者李鴻禧教授說過,中華民國憲法「自作聰明」獨創了許多制度,結果四不像,根本是「冗的憲法」。他指出,比較世界各國憲法,監察權就是國會調查權,屬於立法權的一部分。考試權的本質更是行政權的一種,《中華民國憲法》卻將之分離,導致考試、用人無法一致,衍生更多問題;而考試院長、考試委員都不用到立法院備詢,導致立法院無法監督。

邱顯智強調,希望本次修憲能廢除考監,讓考試院職權與監察院職權分別回歸行政權與立法權。而目前隸屬於監察院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則應該比照其他國家,作為獨立於行政、立法及司法三權之外的獨立機構,制衡、關切三權對人民基本權利的侵害。

台灣民眾黨也贊成廢除考監,但認為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可以改成總統府下設的獨立機關。

民眾黨由立委張其祿說明黨版條文,首先感謝民進黨、時代力量等各黨立委協助連署,讓民眾黨可以提出黨版條文。張其祿指出,中華民國憲法在「大中國」架構下弄出「五權分立」,不符時代需求。他認為,在越來越接近總統制的當下,應該有較好的三權分立。

台灣民眾黨立委張其祿。(攝影/朱乃瑩)

台灣民眾黨立委張其祿。(攝影/朱乃瑩)

增加立委席次及選制改革?

朝野多數立委均贊成增加立委席次,但在人數及計算方式上意見分歧。而增加立委席次之後,是否相應轉為內閣制,亦有不同意見。

民進黨立委周春米以屏東縣為例,指出立委席次不足,讓屏東僅有的2席區域立委代表約80萬人口。且目前8個委員會中,也無法在每個委員會充分討論重大議題。此外,選區事務繁忙,也會分割立委問政的時間。他認為,立委席次應由113席增為135席,其中不分區立委由34席增加到40席,原住民席次由6席增為8席。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主張,將立委席次由現行的113席增加到156席,讓原本只有34席的不分區立委,提高到與區域立委人數一致,各為73席,並將原住民立委由6席提高到10席。

民眾黨立委蔡壁如則說,OECD中型國家之中,大約每10萬人產生一名立委,但台灣卻是20萬人才有一位立委,無法充分反映民意,因此主張立委總額以每15萬人一席為原則,依政黨比例分配。根據民眾黨計算,立委席次將增加到158席。

蔡壁如與邱顯智也一致認為,選制應由現行的「並立制」改為「聯立制」。現行的單一選區並立制是在固定的區域立委選舉之外,另劃出34席不分區席次,由各政黨得票數分配;聯立制則是讓政黨票決定各黨最終席次,而非獨立於區域立委之外另行分配。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攝影/朱乃瑩)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攝影/朱乃瑩)

蔡壁如強調,在現行選制下,「民意越多元,被沒收的民意就越多」,僅會強化第一大黨。例如2020第十屆立委選舉中,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得票率均在33%左右,兩黨以外也有33%。但最終席次則因為民進黨在區域立委大勝,共取得54%的席次,兩黨以外的其他政黨則只有總席次的12%。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認為,實行聯立制需要很多配套,否則只會進一步削弱小黨的政治實力。管碧玲指出,聯立制若未搭配內閣制,使小黨能以關鍵少數的角色,組成聯合內閣,只會造成政黨林立,讓小黨更加分散。

民進黨立委劉世芳指出,中國國民黨立委賴士葆提議讓行政院正副院長、部長、政委都由不分區立委擔任的「內閣制」,可惜並未出席說明自己的提案。劉世芳也希望邱顯智說明,增加席次是否有配合內閣制的設計。

降低修憲門檻?

邱顯智強調,現行高不可攀的修憲門檻,鎖死所有修憲動能,已實質造成「憲法破棄」的結果。邱顯智引述知名憲法學者李鴻禧的說法,強調74年前在中國制定與實施的《中華民國憲法》,對臺灣來說根本是「大人的衣服穿在小孩身上」,許多新興的基本人權、政府體制設計也都不符人民需求,應該調整。而要與時俱進的前提,就是降低修憲門檻。

民眾黨也贊同降低修憲門檻。黨籍立委張其祿說明提案內容為,增加2%選舉人提議即可成案的修憲路徑;立法院提案部分,維持由全體立委1/4提議、2/3出席,但決議門檻由出席立委的3/4降低為2/3,亦即僅需76名立委出席、54名立委同意;公民複決部分,則改為超過選舉人總額半數,且同意票超過有效票數2/3就可通過。張其祿指出,這套設計,讓公投複決只需644萬票同意就可通過,遠低於現行的965萬。

民進黨立委鍾佳濱:馬英九曲解大法官任期,將當年修憲意旨破壞殆盡

民進黨立委、第三屆修憲「國大代表」鍾佳濱。(攝影/朱乃瑩)

民進黨立委、第三屆修憲「國大代表」鍾佳濱。(攝影/朱乃瑩)

民進黨立委鍾佳濱則關切大法官任期制。鍾佳濱指出,目前15位大法官卻有6種任期,應重新樹立大法官任期的「半半交錯制」,回歸當年修憲意旨。

鍾佳濱說明,他當年與將近十位現任立委,都曾擔任1996-2000年的第三屆修憲國大代表,當時針對大法官任期,設計了關鍵的「半半交錯制」,讓大法官無法連任、不同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任期交錯,既兼顧大法官無連任壓力的獨立性,也不會同時出缺導致憲政空窗。

鍾佳濱感嘆,當年的條文設計是為了防止同一個總統任期中,可以提名超過一半的大法官,但在馬英九總統任內遇到大法官中途出缺時,卻將大法官任期「個別計算」曲解為「單獨計算」,讓每一位補提名的大法官都單獨任滿8年,將「半半交錯」的制度精神破壞殆盡。

鍾佳濱因此提議,從2024年起新一屆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中,4位任職7年、3位任職3年,即可以重新回到每4年交錯的大法官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