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大選不掛看板站街口 張淑惠歐巴桑韌性實踐小民參政精神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11/11/2022, 7:15:04 AM
最後更新11/11/2022, 7:15:05 AM

張淑惠|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新北市板橋區|市議員候選人

「政治不應該是金錢決定吧,應該像選班長一樣,讓熱心的人來做!」張淑惠先前為了孩子創立的家長團體「親子共學」,這次又為了孩子籌組政黨「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於今年再度投入議員選舉。

這個 9 成以女性組成的政黨,用「歐巴桑般的韌性」,堅持不掛看板、不大撒幣,以最笨卻最真誠的站路口、短講、揹看板的體力活,實踐她們理想中選舉該有的樣子。張淑惠堅信,社會上對新的想法需要調適,但只要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總能走出一片天。

上回初次選舉的張淑惠拿下 6000 多票,面對當選恐怕需要三倍以上的票數,她仍十分樂觀:「上次投我的,這次一人幫我說服兩個人,我就當選了!」

「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新北市板橋區市議員候選人張淑惠(攝影/廖昱涵)

「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新北市板橋區市議員候選人張淑惠(攝影/廖昱涵)

Q:請自我介紹一下?

「我是板橋區市議員候選人張淑惠,我們是一個新成立的小政黨你們一定沒有聽過。」

「通常這樣講,選民就會全部轉過來看我。我就會說,我們是『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是臺灣第一個由女性組成的政黨,也是第一個親子政黨。雖然 2019 年才成立,但 2018 年就推派全臺 21 個無黨籍媽媽參選。」

Q:感覺你們是打黨的知名度,大過於個人?

「一開始會先這樣講,因為我覺得想讓大家知道有一個新政黨,並且創黨精神就是小民參政。所以我們會在街頭自己揹看板、舉旗子,上次 21 個人就是總共才花了 440 萬元,因為我們的參政精神,就是希望臺灣政治可以更公平、更多元。」

Q:那聊聊妳自己,先前從事什麼工作?

「一直在從事教育改革。我臺大財金系畢業的,但一畢業就到教改團體工作,沒有去銀行過一天,我同學都已經在當高階主管。」

「我就是那種很茫然的臺灣學生,不太知道要幹嘛,按照分數落點填志願。最後落在財金系,其實也沒有特別有興趣,但我知道自己對教育蠻有熱情,所以就到一個教改團體打工。」

「我很認同他們的理念,就是推動與孩子立約,協助父母戒除體罰。後來就在教改團體待下來,擔任親子教育講師,沒想到就 17 年。生小孩後創立家長支持平台『親子共學』,就是始終如一啦,現在也是為了孩子籌組政黨。」

「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是一群育兒爸媽組成的政黨(攝影/廖昱涵)

「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是一群育兒爸媽組成的政黨(攝影/廖昱涵)

Q:這個組政黨的「契機」是什麼?

「之前也在臺北市政府前召開『拒絕罐頭遊具』的記者會,因為孩子們很愛的溜滑梯被拆除,但去問會由什麼取代,卻只得到何時會蓋好的告示,沒機會表示意見。其實要問過小孩的意見啊,他們才是重度使用者、遊戲的專家。」

「我們開始去做倡議,發現需要民意代表來約開會,才能約到負責的局處,然後再約民間團體或相關專家來討論。如果我們自己就是民代的話,可以不用再經過一個人來約,畢竟議員不一定真的放心力在我們身上,不是有個能夠堅持小孩需求的人去說,政策做出來就是會打折。既然最清楚孩子需求的是我們,不如我們就來做。」

「先前曾倡議臺鐵成立親子車廂,也讓我們因此發現,政治不是個遠在天邊的事情,生活上的事要改變,都是要從政治著手,政治就是我們生活的大小事。很希望喚醒小民們的信心,政治不是一個特定階級、高高在上的職業,跟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關,希望大家不要跟政治保持距離。」

「我們也認為,政治不應該是金錢決定吧!應該是更能夠了解各種階層的參與,那些很多都是小民,不一定是意見領袖或擁有經濟能力,但難道政治應該這樣去篩選?機會應該是更公平、更多元的,所以正式要成立政黨時,黨名就把『小民』放上去,應該要像選班長一樣,由熱心的人來做。」

Q:為何想取名「歐巴桑」?觀察到這好像是個回頭率很高的名字。

「這個反應很好啊,其實是同個想法,就是想讓政治不這麼菁英。歐巴桑就很親切、熱情、本土、雞婆,是世界上最強的生物,有很強的韌性,也代表我們認定一件事是對的,會努力去堅持。」

張淑惠結合「親子共學」的「走訪大眾運輸」活動,用孩子的角度理解大眾運輸還有哪裡可以更完善(攝影/廖昱涵)

張淑惠結合「親子共學」的「走訪大眾運輸」活動,用孩子的角度理解大眾運輸還有哪裡可以更完善(攝影/廖昱涵)

「日本也有一個『歐巴桑聯盟』,是女性學者組織,只倡議沒參選。我們黨員約 9 成女性,但也有男性,今年候選人也有一個男性。」

Q:身為個新政黨,資金都從哪裡來?

「一個是黨費,但不多,因為才 100 多個黨員。然後就是小額定捐、義賣或手作,像是有鳳梨酥、情趣用品、年菜、手工皂、廢布包等來籌措經費,選舉保證金也是這樣來的,反正都是賺超累的錢就對了(笑)。」

「我看第三勢力的小黨一人選舉經費大概是 300 萬,大黨一定要千萬起跳。上次我們太誇張,21 個人總共花 440 萬元,平均下來一人 20 幾萬,真的太少,光文宣就一定出去的不夠。希望這次每個人不含保證金能有 60 萬支出,比較能有一定規模和成果。」

Q:身為小黨,妳認為有什麼優勢和劣勢?

「我覺得小黨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優勢欸。重點不是在大、小黨,是我們選擇了不負面選舉和口水戰的做法。要有知名度,其實話題的炒作是很快的,只要比別人更兇、更會罵、罵對對象,很快就有知名度。其實上次選舉就拒絕蠻多高收視率的談話性節目,因為他們都已經踩定立場在鞏固群眾,永遠不會聚焦。」

「我的意思是說,不是大、小黨的問題,是我們採取的作法,這樣才是我們覺得的新政治,所以也不覺得是缺點,一直走下去就是了。但要不氣餒,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要有很多黨內的溝通。」

「小歐盟」決定用不掛看板的方式,證明沒有雄厚財力的民眾也能參選(攝影/廖昱涵)

「小歐盟」決定用不掛看板的方式,證明沒有雄厚財力的民眾也能參選(攝影/廖昱涵)

「這樣很真實要面臨的就是,選戰方式變成『體力活』,在街頭的次數要非常多。現在臺灣政治生態就是上來很快、下去也很快,如果我們不是倚賴特定的明星或爆紅手法,那我們會成長很慢,但是扎實的。這也不是經過計算,是我們覺得新政治就是要這樣。」

「這樣要打開知名度,就是最笨蛋、最原始,也是最真誠的作法,就是到街上去,一個個人講、慢慢發文宣。可以深度談的媒體會接受訪問,慎選媒體曝光內容。」

「我們的行程通常早上站路口,下午接學校放學,晚上又有下班的路口,通常一天站 3 個都已經很累。有時候中間空檔可以去掃市場,到選前可能站到晚上十點的宵夜場。有些人還會追垃圾車,或者到公園去,像我會辦園遊會或線上講座。」

Q:親友對你們素人參政會不會擔憂?

「我們選擇的作法,擔憂就會相對少。大家參選前都擔心會不會被黑道威脅啊?有生命危險?有問參選過的李根政(曾代表綠社盟參選不分區立委)、周江杰(曾代表綠黨參選 2014 新竹縣議員、代表民進黨參選 2020 新竹縣立委及 2022 新竹縣長)意見,他們說拿錢不辦事,才會被斷腳筋(笑)。如果要利益又想要清白,會讓自己陷入危險。」

「親友只是擔心會很累,或選不上。比較不擔心祖宗十八代被挖出來或者利益問題。我們人都花這麼少錢、錢的來源又這麼清楚,也不需要經常去應酬或扯上利益關係,這件事就單純很多。」

張淑惠的競選志工就是平時一起育兒的「親子共學」夥伴(攝影/廖昱涵)

張淑惠的競選志工就是平時一起育兒的「親子共學」夥伴(攝影/廖昱涵)

「像我爸會唸說:『到底有沒有掛看板啦?好像在兒戲!』但他不知道我們就是要做個沒有掛看板的政黨。像我們中壢候選人李豆芽,是做室內設計的,有些往來的建商朋友,擺明就是有免費位置要給她,她還拒絕。後來朋友可能想說這輩子沒看過這樣的候選人,直接改給捐款。」

「可能一個新的事情,社會上需要調適。但是我是很樂觀,就算去市場聽到一、兩句風涼話,也只會記得那些鼓勵,畢竟得到的鼓勵多太多了。」

「最潑冷水就是:『天氣這麼熱,你也要有個幾成把握再出來啊!』但我認為這在抵抗的是,我們從小教育所受的功利主義,有些事情不是看現在。但大部分都是說加油啦。」

Q:這次選舉有沒有比較不同的心境或策略?

「覺得更把在地的人力激出來,像是志工更多了。以前共學團分散在各地,大家都跨區支援,現在是比較有在地經營,這個種下去的力量會更穩固、更長久。」

「站路口時,也更有信心。剛開始,尤其大家上班都很冷漠、厭世臉,也不知道妳是不是對空氣揮手?想很多這樣。這次大家更有自信,用力揮手、用肢體語言來讓別人認識妳的積極跟熱情。」

「我們蠻厲害的就是路口短講。每個人都是肺腑之言、真心誠意在溝通對話,不是照稿唸。掛看板上面就只是個口號和名字,但站路口不一樣,民眾聽得到妳的表達,路上也真的會有人跟我們比大拇指。」

「只是人力真的很侷限,有時候陸戰的體力都已經耗盡了,沒什麼力氣再想空戰的規劃。當然我們的內部創意也是有,但設計組的共學團夥伴也有自己的規劃,一邊伴學又要兼顧選務,我們內部太忙錄了。」

黨名中的「歐巴桑」讓回頭率很高,十分吸引注意力(攝影/廖昱涵)

黨名中的「歐巴桑」讓回頭率很高,十分吸引注意力(攝影/廖昱涵)

Q:那你們這樣有辦法持續經營地方嗎?

「的確覺得這個是一個挑戰。我們平常都是各自忙教育、有自己的工作。因為我們的政黨還沒有補助款,如果未來有的話就可以改善,讓在新政治有相同理念的媽媽,能在我們這邊工作,又可以同時支持小孩的教育,孩子不需要送到體制去。」

Q:目前最關心的 3 個議題?

「首先,兒童權益是很大共識,再來就是環境,希望可以用再生能源。最後,勞工權利鎖定在育兒的勞權。」

「處理兒虐,不只要增加社工人手,還有教育、醫療、警政體系的平台整合,才能承接住。比如說,醫院要可以做而虐傷辨識,現在就是醫院敏感度不高,小朋友要看能不能遇到貴人。」

「像是托兒所也常傳出兒虐,那整體的『兒童人權』該如何主流化?就像性別,你已經知道現在不能說什麼『媽媽做家事、爸爸看報紙』的刻板印象,這就是性別議題有主流化。兒童人權主流化後,你就會去檢視說,各措施有沒有把兒權放在裡面?會有個敏感度。」

「人權遇到小孩就是會打折扣的,像是可以為了看牙醫把他綁起來,或者硬逼他把飯吃完,這都常常上新聞,我們不會對一個大人這樣啊。當然知道這種孩子應該不好教、常常打擾別人,但有些事情是底線,要改善的應該是教育能力。」

Q:妳覺得自己的優勢在哪?

「比其他的候選人還要早 2 個月開始,4 月底開記者會後就開始在街上跑。現在越來越多陌生的人會跟我揮手,可以感覺到支持度在上升。我們也沒錢去做民調,不知道實際上是多少,那就當做很不好,一直很努力去拼。」

育兒政策是「小歐盟」的主要關心議題(攝影/廖昱涵)

育兒政策是「小歐盟」的主要關心議題(攝影/廖昱涵)

「我們最大困難是沒出現在看板上,其實是沒『知名度』的,沒有知名度就不可能有『看好度』,也沒有最終的『支持度』。感覺上我知名度是有在擴散,透過街頭短講、站路口等方式,讓大家知道這個人在這裡,而且真的有決心、也很常出來。有選民就說還蠻常看到我的,顯示頻繁的出現有在發揮作用。」

Q:板橋好像是新北最多人參選的選區,會擔心嗎?

「我完全不在乎多少人!完全不在乎!因為我們的票是屬於理念票、有獨特性,其實是不太容易動搖的。」

「再來,因為你是長期想要服務這邊的家庭,尤其透過選戰,已經把板橋的生活圈建立起來。其實共學團的精神就是互助,抱著像這樣子長期的經營板橋的心情,就不太會去在乎現在參選人數有沒有爆炸。」

Q:怎麼看待同選區其他議員候選人?

「了解不多欸,就沒有去做分析。不過,我知道板橋第三勢力一直都非常少,一直是兩大黨當選,偶爾有無黨籍的選上,不過地方上的無黨籍都是國民黨。板橋的進步選民蠻多,像是之前 2021 年的四大公投案,偏進步主張的選民蠻多,也有相當的年輕人口,應該有第三勢力的空間。」

張淑惠認為,相比上次參選她更多了自信,也想多與選民溝通理念(攝影/廖昱涵)

張淑惠認為,相比上次參選她更多了自信,也想多與選民溝通理念(攝影/廖昱涵)

Q:市長候選人你會支持誰?

「我代表我個人支持陳時中!啊,是新北齁,我好希望陳時中來選新北!陳時中講過一個很好的,有人問說兩歲的小朋友坐捷運戴不住口罩怎麼辦?他就請大人離他們遠一點,保持適當的距離保護他們。就是該這樣子,這個點上我非常認同。」

「基本上我的立場是支持就是臺灣本土、主體性,這是不可退的線。像我們之前也沒有參選立委,就是不希望把反中的票分散。但以帶動社會對話而言,兩黨都做不好。應該說,我對民進黨的期待更多,對國民黨已經不抱希望。不過林佳龍在臺中空污的立場上令人不人滿意,希望更加油。」

「至於侯友宜,我不知道他接納不同意見的開放度有多少?會不會踩到他們黨的線?他的政黨本身是很大包袱。」

Q:和大選合併的 18 歲公民權公投,有什麼看法?

「非常支持!我們的小朋友從小就是一直在街上、參與各種社會問題的討論。這等於是一種鼓勵,在教育上你越信任一個人,他越容易做出好的決定。」

「這樣各政黨都得去爭取他們的選票、傾聽他們的意見和困擾,迫使政治去聆聽更年輕的心聲,對他們給予尊重。這個對兒權推展是正面的,完全符合我們理念。」

「像北歐,他們設計很多選舉小站,各政黨都會駐點,市民就去那喝咖啡、聊政治。老師也會帶著小學生去訪問政黨,而且問的問題都會像是難民這種很大的。從小就應該知道自己的政治傾向,是偏重愛環境?偏重愛科技?價值觀從小就應該要思辨,未來他們投票,就是做出這些重大決定的時候。」

主打育兒政策的張淑惠,選擇以親子園遊會作為競選活動之一(圖片取自: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圖片取自: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

主打育兒政策的張淑惠,選擇以親子園遊會作為競選活動之一(圖片取自: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圖片取自: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

「臺灣因為有白色恐怖的陰影,讓大人都不讓孩子碰政治,不要再讓這個陰影傳下去。」

Q:對於臺灣的主權、國家定位,有什麼樣的看法和願景?

「我們支持自主和獨立,小國小民是很好的,由生活在這個地方的人,來決定這個地方的事物,臺灣的主權就是屬於臺灣。」

Q:你對於民防的看法?地方層級可以做什麼?

「我覺得就是有準備、不要恐懼。通常因恐懼做的決定,都不是好決定。」

「沒有人權跟民主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它不會天上掉下來,所以我們可以有所準備,但是不需要恐懼。人不是只是要活著而已,還要活得有尊嚴,也希望孩子是這樣,那在過程遇到的危險,就是一起面對。」

Q:對於性別平權的看法?

「小歐盟」候選人全體參與今年的同志遊行(圖片取自: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

「小歐盟」候選人全體參與今年的同志遊行(圖片取自: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

「親子共學大概是第一個表態支持同志的家長團體。」

「未來在國小,也希望可以進行同志教育,因為這樣才能讓小孩不會活在暗櫃,要讓他感覺不被歧視,就是要提供這個教育。同志教育其實是保障兒童人權,如果我們進入政治裡,希望我們這群特殊的家長,能夠讓一般的家長感到安心,你可以放心支持孩子。要支持孩子,不是說因為怕孩子受傷,所以讓他變成可以被接受的樣子,這樣才是在傷害他。我們是孩子最大的支持的力量,只要父母挺得住,孩子就挺得住。」

Q:對於轉型正義的看法?

「從我們教育的眼光來看,你在教育的現場,如果孩子發生衝突事件,一定也是把事情的過錯講清楚,可以理解犯錯的原因,但不能夠假裝這個錯誤不存在嘛?」

「當然可以盡量不要用太撕裂社會的方式,可是轉型正義能夠清楚的話,能提醒下一代不要犯一樣的錯誤,不可以輕輕過去。有清楚的認錯和制裁,後代才能學習,以後不會再犯。不能當作沒有,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Q:沒有當選,接下來會做什麼規劃?

「會更提早培力下一屆立委選舉,希望能得到政黨輔助款的機會。」

「也會更早培育下一屆議員的候選人。現在更有經驗,可以做更好的培訓。也要進行監督市政的模擬,就是沒有選上也要當作自己是議員,對關心的議題即時累積資料、論述。這次選舉也形成政策顧問群,可以跟這些顧問一起推動他們所關心的事情,更加累積對政策監督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