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歷史系名譽教授鄭欽仁柯文哲背叛辛志平蔣萬安背叛蔣經國新竹人臺北人要做明智抉擇

發佈時間11/24/2022, 9:54:23 AM
最後更新11/24/2022, 10:07:28 AM

鄭欽仁

1936 年出生於新竹市,東海大學歷史系學士、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日本東京大學文學博士,曾任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專長中國魏晉南北朝歷史,現為臺灣大學歷史系名譽教授。1980 年代投身社會運動,結合各界知識分子創辦「現代學術研究基金會」,並曾擔任「臺灣人權促進會」會長、「臺灣教授協會」會長、「臺灣安保協會」理事長。也曾擔任《臺灣評論》雜誌社社長、《民眾日報》社言論部主筆及《首都早報》總主筆等媒體職位。

我是新竹市人,小時住北門進士第隔壁的春官第,第二次世界大戰最後一年毀於炸彈,讀書時期因居住問題,在市內遷居三次;現在住在台大宿舍。義理所在,故關心新竹與台北之前景。

(一)新竹是一個文化城

新竹是一個文化城,清代「開台進士」鄭用錫出自新竹,詩人眾多,以鄭如蘭為例。近代化產業中,新竹有發電廠出自鄭拱辰。戰後教育家事新竹中學的校長辛志平,已入祠孔廟。

日治時代,新竹州含蓋的範圍甚廣,州治是現在的新竹市政府。戰後新竹市變成縣轄市,即是區公所;因此經費不足,沒落一時。

現在的新竹市有清華大學、交通大學等等大學,培養不少人才,今日的科學園區聞明世界。不僅如此,台灣首位的諾貝爾科學獎是新竹市人李遠哲。

以上關係,新竹在各行各業出了不少菁英(elite)。如今居住在新竹的人應傳承與愛惜。

(二)學界不應漠視「學術倫理」被踐踏

今年九合一的地方選舉,新竹市長林智堅任期未滿,辭職,預選桃園市長。但因碩士論文涉及抄襲案,毅然放棄事先的安排而道歉,情有可原。

但是民眾黨推出高虹安,論文抄襲案哄動一時,未辭立法委員而參選,未對抄襲案道歉而轉移焦點,現在以吞立法委員助理費而轟動,論文的抄襲案被擱置一旁,視若無睹。

筆者是教育界的人,對此不敢忽視。新竹的學者、菁英若忽視論文抄襲案,對全國的高等教育之損害,請問如何估計?教育問題不祇是知識教育,倫理教育更重要,卻不祇影響高等教育,也影響小學、國中與高中的教育,甚至社會教育,更因當事人的顢頇而影響擴大。

上文提過,因大學之多、科學園區之廣,知識菁英甚多,若對這種現象視而不見,則所獲得的碩士學位、博士學位會不會被視若草芥?筆者所以再提起學位問題,是為知識菁英的尊嚴問題,若是僅為派系、政黨或個人利害考量,則知識菁英(elite)不夠格稱作知識分子(intellectual)。

(三)柯文哲支持高虹安的原因

如上文所指的,高虹安以論文抄襲不認錯,又對下屬苛酷,故被揭發的案件愈積愈多,但不處理。高善於「經營」人事,揚上抑下,故有兩類「背景」人士相挺。一是財經界,一是民眾黨。先說前者。

高與科技界有關,故背後有財經界相挺;財經界的頂尖人物,若是在日本,奉為「總理級人物」,舉止不輕率。但在台灣則不然,跨越政界,與政客掛勾,不免損及科技或其他產業發展。有關此點,新竹的科技人才與文化人特別要留意,不能因支持這一類人物不顧是非,成為「有立場、無是非」的人物,最後成為自己的污點。

另一個勢力力挺高虹安的是民眾黨的柯文哲,高是民眾黨員,柯文哲因民進黨不提名自己人而支持他,使他當選台北市長。他口頭認同台灣,騙取選票。連任的第二年組成「台灣民眾黨」,延續日治時代蔣渭水的黨名,但宗旨與運作並非沿襲蔣渭水的精神,致使追求台灣主體性奮鬥的人,包括蔣渭水基金會的人感到無奈。

柯文哲眼見台北市長的任期已到,圖謀以台北與新竹為基地以便在政治上謀取大位。柯是新竹人,有名的「竹中」畢業,又是台大醫生,以此運作在新竹方便。他力挺高虹安,若高落選,他在新竹的地盤失去執政的力量,不能利用公家機構來操作,因此即使高虹安有多少錯誤,他必須力挺,更談不上以黨紀處理。

這幾年台灣受中國外交的圍堵,以及陸海空的戰爭威脅,又鑑於俄國侵略烏克蘭,故本土派發起今年「九合一的地方選舉」的候選人連署「捍衛台灣,決不投降」承諾書,此不但加強台灣自衛的決心,也是回應世界民主國家支援台灣的舉動。但高虹安、民眾黨拒絕簽署,其陰沉的算計,大家應該想一想。

新竹人很尊敬辛志平校長,因此柯也曾提起。辛校長不只在教育界有貢獻,對台灣國家前途很關心。舉例來說,美國與中國(共)在 1971 年 4 月突然搞「乒乓外交」,台灣當局毫無線索可知,教育部遂委託辛校長赴東京瞭解,當時筆者在東京大學,接獲校長委託家人通知,接待校長。(筆者手中有相片為証。)但柯對中共「曖昧」行為,背叛「竹中精神」,希望竹中校友及新竹人對柯所為有所警惕。

1971 年 4 月 10 日因美、中進行「乒乓外交」,新竹中學校長辛志平先生(中)等二人受教育部之託,赴日瞭解情況,在日本東京大學攻讀博士的新竹中學校友、作者鄭欽仁(左一)受辛志平家人委託,出面接待,可見兩人的情誼。圖片來源:鄭欽仁提供

1971 年 4 月 10 日因美、中進行「乒乓外交」,新竹中學校長辛志平先生(中)等二人受教育部之託,赴日瞭解情況,在日本東京大學攻讀博士的新竹中學校友、作者鄭欽仁(左一)受辛志平家人委託,出面接待,可見兩人的情誼。圖片來源:鄭欽仁提供

(四)台北的「柯規黃隨」

柯文哲治理台北,自恃智商高,言行放肆,破壞政壇與社會應有的規矩,所謂言論自由並不是言論放縱,至少有身分的約定,故身為市長,無以表率。其對女性的失言,不堪在此引用,請參考自由時報楊心慧記者整理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性別平等失言事件簿」(2022年9月24日):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截自自由時報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截自自由時報

柯文哲接任市長,違背承諾,讓巨蛋弊案隨著他的兩任任期延續八年;加上性格跋扈專斷,不願與他同流合污者早已掛冠而去。

他用黃珊珊為副市長,黃本是宋楚瑜的親民黨成員,現在自詡非藍、綠,而是白系,但柯文哲以民眾黨是白系;此次選舉,黃為選票裝作無黨派,選後不管勝負如何,諒會併入民眾黨。不也是見利忘義之流?

(五)對於疫情,中央與柯、黃團隊的「危機管理」

幾個月來,因九合一的選舉,對武漢肺炎的防疫工作遭到蔣萬安與黃珊珊的抹黑,我們有必要回顧一下事情的經過。

2019 年 12 月 30 日武漢市中心醫院的急診科主任艾芬發現武漢肺炎的問題,這也就是引起同一醫院眼科醫師李文亮死亡的案件。翌日台灣的保健當局通知 WHO,指疫情會「人傳人」的情形,對方收件但不處理。這時候相當蔡英文爭取總統連任的緊張時期。次年的1月11日大選,蔡獲得連任。翌日,台灣派兩位專家到武漢瞭解情況,兩天就回來。1 月 20 日台灣設「中央感染症指揮中心」進入狀況,緊急口罩生產。但4月1日總統聲明國內必要的口罩已確保,同月「口罩外交」生效,台灣能見度在國際上空前的提高,國際社會有「台灣共識」,但不是「中華民國台灣」共識;“Taiwan Can Help” 的字眼很耀眼,此不能不歸功於陳時中領導的團隊。

反觀柯文哲的情形。2018 年柯求市長連任成功。翌年 8 月民眾黨舉行成立大會,自此柯文哲無心市政。自 2020 年初起,武漢急性肺炎開始傳染世界各地,是最緊張的一年。柯以醫師身分當市長,竟然不親自領導防疫,而由外行的副市長黃珊珊負責;到第二年的 2021 年他才參與其事。這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台北市議會與輿論界竟然無人提起而加以譴責,並縱容他的放肆。但此事也看出柯凡遇到重大事件就逃避,或把責任推給別人的作風,故更不能將國家大事託付給他。

此次選舉,他極力支持黃珊珊;若其選舉失敗,對於 2024 年謀選總統的「基地」丟了;對他來說是難於忍受的事情。若僅以新竹市為大本營,不足成事。但話說回來,柯在台北已經營八年,若黃珊珊選敗,仍有相當的政商關係為他所用。

再說,黃珊珊此次為台北市長的候選人,在台灣面臨中國侵侮之際不簽「捍衛台灣」承諾書,又與柯倡「雙城論壇」以配合統戰。又與柯配合而「一為市長,一為副市長」,但政績為全台最後一名。若是今後仍由黃珊珊延續柯文哲路線,無疑是讓柯八年來帶給台北人的痛苦延續下去。這時面臨的是要有毅然的理性抉擇!最後,我要提醒民眾黨的黨員,民眾黨的中央已經蛻變為「中國民眾黨」而不是「台灣民眾黨」;黨員應有權利追究。

(六)國民黨需要的是內部整頓

九合一的選舉是地方的選舉,從地方首長、議員到地方基層的里長之選舉。候選人揭櫫它(國民黨)的招牌,宣稱為地方服務。但究竟是中國的國民黨,還是以台灣為本位、主體的國民黨?

但國民黨的高層,如洪秀柱、朱立倫、馬英九、趙少康等人對國家地位與中國的關係還是各唱各的調,但基本上是「親中反台」路線。將來各地方的當選人要跟黨中央的高層走,還是如上所說的以台灣為主體?國際上認為台灣是有別於中國的國家,這是現實。

國民黨台北市長的候選人是蔣萬安,他反對簽署「捍衛台灣」承諾書。儼然背叛蔣介石與蔣經國的路線。蔣介石要反共,收復中國大陸失敗;蔣經國採取「保台」路線,並且要以「核武」來武裝。他採「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今天的中國國民黨人嘲笑他,但他知道一旦與鄧小平接觸,他們以及他們的長輩都需要投降。也就是說他早已料到今日國民黨的高層與他們的長輩不但不反共,甚至「棄台、投共」。

國民黨方面明知蔣萬安與蔣經國沒有血緣關係或領養關係,但這種阿Q式的支持,令人不解。此涉及私人之事,筆者不願多談,但我佩服蔣經國的後代蔣友柏能面對歷史事實。他曾說「我家人曾經迫害台灣人」,也說「國民黨有沒有殺人?有,這是事實。」(參考朱孟庠,「蔣友柏‧蔣萬安‧流麻溝十五號」,文載於2022 年 11 月 12 日的自由時報)

蔣萬安與國民黨高層之親中路線,贊成搞「海峽論壇」,面對中國(共)之屠殺中國境內的各民族,視若無睹,竟不置一詞,不知良心何在?

一旦國民黨勝選,國際上認為台灣親中,意味首都的台北首先淪陷,台灣將被孤立而無外援。所有目前的優勢:包含民主政治、自由經濟、人權、法治、甚至地緣的優勢,將在重新被評價之下,頓時陷入困境。台灣的安全,祇有曇花一現。屆時將後悔不已。

(七)台灣要闊步走出自己的康莊大道

自 2020 年 1 月開始,中國對全世界造成兩件重大的傷害同時發生。

一是中國國務院外交部在一月通令駐外國的機構,對各國採用對立與攻擊性、脅迫性的言行,是為「戰狼外交」。二是在同年一月,武漢發生的急性肺炎開始傳播世界各地。

先說第一點,中國的野蠻行為使一些弱小國家在經濟上已淪為殖民地或次殖民地。對於他國的領域設想侵略,就是用「核心利益」或「戰略邊疆」劃入其勢力範圍。對台灣海峽、南海、太平洋要據為內海。在2007、2012、2013 年對美國提出兩國瓜分的方案;一方面與美國爭霸,一方面要美國承認其為「大國」。美國拒絕以上所列的公海,列入中國勢力範圍。

臺灣不是中國的領土是為國際上之共識。中國要台灣不是因中國未統一,而是共產帝國的野心。台灣有地緣政治等優勢,維護世界的共同利益,台灣被列入民主國家的聯盟,不只是高科技與地緣政治的關係,也是關係到以上所列的第二點,即與武漢肺炎有關係。

臺灣從 2020 年以來對全球的防疫做出貢獻,在該年 4 月,“Taiwan Can Help” 的聲音,台灣不但在防疫貢獻,對世界面臨的災害也勇於慷慨伸出援手,這是台灣人的善良,以及對自己能力的自信,也應因此深化民主,更應追求共和。民主是政體,共和是國體。

再說對疫情的貢獻,陳時中帶領的團隊穩住了台灣社會的安定。在他 908 天的領隊期間,作為立法委員的蔣萬安等在立法院不是都質詢過了,何以今日採鬥爭的手段?黃珊珊負責台北疫情,不是也有共同責任?這些都是為選舉的手段,我們拒絕政治鬥爭,成為台灣的常態。

陳時中領隊對付疫情,也顯示有外交能力。台北是首都,應有首都外交,不是要像柯文哲搞雙城論壇,聽中國侵台原則之訓話。

中國對全世界的侵略從「一帶一路」與覬覦台灣開始;台灣的重要性已不需申論,但自由民主國家急與台灣聯盟,如上所述「首都外交」是重要的。但柯文哲的時代,在 2015 年 1 月無邦交的英國交通部長克雷默來訪,以英國上議院懷錶贈柯文哲;身為台灣首都的市長稱之為「破銅爛鐵」。此刻台灣在國際上正特別受到重視,我們看不到台北在「首都外交」上有所貢獻。如上所述,九合一的選舉,關係台灣前途,不能祇看作地區性的選舉。台灣表現獨立自主要在這時間點上,但不要忘記:要民主,更要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