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歲公民權年底投票 綠委陳亭妃若衝不破 965 萬票代表修憲無望下階段應該制憲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3/29/2022, 7:51:26 AM
最後更新3/29/2022, 9:41:44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立法院送出18 歲公民權修憲案後,將在年底地方大選時公民複決。上週末(3/26)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出席制憲基金會的論壇時指出,國民黨在修憲中一路缺席、阻擋,到最後表決突然才「迷途知返」,因為他們知道不要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畢竟需要 965 萬票支持的公民複決才是最高門檻,比總統蔡英文的 817 萬得票還高。她呼籲,希望臺灣可以把 18 歲公民權變成「全民運動」,讓門檻可以被衝破,衝破後才是另一個民主的開始。但若這樣的高度共識下都過不了,代表以後修憲無望,相信也將更有力量談下一階段的制憲。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出席制憲基金會舉辦「台灣準備好了嗎?-台灣未來國家願景:挑戰與因應」論壇(攝影/廖昱涵)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出席制憲基金會舉辦「台灣準備好了嗎?-台灣未來國家願景:挑戰與因應」論壇(攝影/廖昱涵)

陳亭妃指出,其實更希望制憲,但就因為國民黨一直阻擋,變成只能將「18歲公民權」這個單一議題出立法院交公民複決。她認為,日前中國國民黨針對 18 歲公民權在最後一天表決時才「迷途知返」,因為他們知道不要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畢竟下一個公民複決的 965 萬門檻才是最高。她認為,這段時間國民黨之所以一直不願意談修憲,是想迴避下修修憲門檻的討論。

陳亭妃說,過去民進黨提出「臺灣前途決議文」,就有正常國家的主張,當時黨主席就是現在的立法院長游錫堃。這次的修憲中,她也提出正常國家的版本,但國民黨看到這幾個字就覺得踩到紅線,但更正確說應該是踩到中國紅線,所以國民黨把案子退掉。

「大中國框架的憲法,真的不符合我們使用!」陳亭妃列舉,像是《憲法》中的「因應國家統一前需要」、「領土依其固有疆域」、「中國地區與台灣地區」、「地方省縣制度」等都不符合現狀,和我們離太遠。她認為,每次的總統直選就是在證明,臺灣就是主權獨立國家、就是一個國家的共同體、行使直接民權,也就代表這部《憲法》離我們越來越遠。

陳亭妃也強調,她所提出的修憲草案沒有涉及任何統獨,而是符合臺灣現況,甚至當時很多中國國民黨立委私下講說:「你這完全不涉統獨,完全依照國家現狀,如果不是有黨的壓力,我們還真的想連署。」

制憲基金會董事王美琇(攝影/廖昱涵)

制憲基金會董事王美琇(攝影/廖昱涵)

針對年底的公民複決,陳亭妃表示,很期待看到「第八次修憲」,但修憲是真的很難。若連 18 歲公民權這樣絕對共識的議題,也無法衝破 965 萬票的公民複決門檻,就要思考臺灣是不是需要走另一條路?她建議,未來該有個由總統或國會發起的「制定新憲平台」,把制憲變「會議化」、不斷討論。因為這次若過不了,代表以後修憲也無望,若這次修憲衝不破,她相信將更有力量談下一階段的制憲。

苗博雅:臺灣是「事實獨立以上、國際承認未滿」的國家狀態

「臺灣是個事實獨立以上,但是被國際承認未滿的國家狀態,曖昧讓人受盡委屈。」社民黨籍臺北市議員苗博雅指出,臺灣人走在國際上,一定要堅定人知道臺灣事實上是個獨立的國家,不能去附和中國說法,因為會造成誤解。同時,也不能附和藍營說已經是獨立國家所以不需再申明、爭取的說法,因為別忘了臺灣還沒有得到國際承認。

苗博雅認為,臺灣被爭取被國際承認為獨立國家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狀態。因此「修憲」和「制憲」都是很重要的事,前者是一次次宣告我們是事實獨立、主權在民、不受干預的事實,再次證明臺灣這塊土地上有投票權的人才是主人,不是由對面的 14 億人來決定。而制憲則有精神層次上的重大意義,向國際清楚宣告:「全體臺灣國民有追求被國際承認的意志,事實上獨立不夠,還要追求被大家肯認為獨立國家。」

社民黨籍臺北市議員苗博雅(攝影/廖昱涵)

社民黨籍臺北市議員苗博雅(攝影/廖昱涵)

苗博雅以科索沃的獨立奮鬥史為例,相對臺灣的經濟、國力、軍事、人口都算是中等國家,且工商業都是全球前端班的狀態,科索沃的狀態比起臺灣更不利,很多人被國民黨洗腦到以為臺灣只是很弱小的國家,但事實上並非如此。科索沃更加弱勢,還身處歐洲火藥庫的地緣政治下,經過長期奮鬥,還是爭取到被承認獨立地位,值得臺灣借鏡。

「修憲不必然和制憲平行線,推動修憲就是創造制憲的有利條件。」苗博雅認為,修憲可以破除國民恐慌、神主牌迷思。過去十幾年,國內有一股政治力量,只要碰到要修改《憲法》就喊反對,不然就是要偷渡很多東西包裹。這次的公民複決這也是個大型的公民教育,證明修改憲法是我們臺灣人自己的權利,不需要看任何政黨或外國力量的臉色。

苗博雅也認為,修憲也可以刺激大家思考《憲法》代表什麼?現行《憲法》有何荒謬之處?如果要說「民意」,她認為言之過早,她身為基層民代,事實是大家對憲法裡面根本就不知道寫什麼。所以推動複決時,也是有機會讓民眾真心感受一下這憲法到底哪裡「怪怪的」。

苗博雅分析,複決案會是個國民意志的實戰演訓,就是我們國民意志到底強到什麼程度?多少人願意站出來修憲?也暗示著未來可以踩在多高基礎上,來推動制憲的目標。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左起)、社民黨籍臺北市議員苗博雅、台灣基進新聞部主任張博洋(攝影/廖昱涵)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左起)、社民黨籍臺北市議員苗博雅、台灣基進新聞部主任張博洋(攝影/廖昱涵)

制憲基金會董事王美琇也提及,《中華民國憲法》規範的統治範圍包括中國,所以若中國入侵臺灣、發動戰爭可以被算是中國內戰,外國沒有辦法協助臺灣,讓臺灣陷入困境,很可能就像俄國打克里米亞這樣關起門來打。

王美琇說,問題根源還是在這部《中華民國憲法》,若沒有好好處理國土、國號問題,分得不清不楚、把自己綁死了,一但發生戰爭誰能來救?她說,制憲新憲最大的目的就是切斷中國的連結,讓臺灣國家正常化,如此簡單而已,這和我們的生存發展有重要關係。

制憲基金會執行長林宜正也說,只有制訂新憲法,人民才能做自己真正的主人。以前在爭取民主時,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民主化,所以不用等什麼「憲法時刻」,依樣靠多數臺灣人的自覺自省採取行動,透過拼搏才會有憲法時刻來臨。

註解

  1. 《臺灣前途決議文》是民進黨於 1999年全國黨員代表大會中通過的一項文件。描述臺海現狀,並揭示該黨理念,也是民進黨主政時處理兩岸問題最高原則。《臺灣前途決議文》指出,臺灣「事實上」已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其主權領域僅及於台澎金馬與其附屬島嶼,以及符合國際法規定之領海與鄰接水域」。臺灣「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既是歷史事實,也是現實狀態」。並主張,「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臺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