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無數的蔣經國是民主推手白色恐怖受難者蔡焜霖加害者還在傳播謬論怎麼談原諒

作者
廖昱涵
發佈時間6/17/2022, 10:10:10 AM
最後更新6/17/2022, 11:20:03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對於轉型正義,一直有「和解原諒」的呼聲,白色恐怖受難者怎麼看?被監禁 12 年、人稱「生哥」的 73 歲的受難者陳欽生在講座上指出,他人生最大遺憾,就是沒有看到任何過去的加害者願意站在受難者面前,說出當年這麼殘忍的原因。他表示,除了當時為了賺威權政府檢舉獎金的理由,其餘只要加害者願意站出來面對他,他會選擇原諒。被監禁 10 年、被稱「蔡爺爺」的 91 歲受難者蔡焜霖則認為,至今白色恐怖加害者的名字都沒沒公開,談什麼原諒不原諒?身為過去加害者的中國國民黨,現在卻擺出民主推動者的姿態、還傳播殺人無數的獨裁者蔣經國是民主推手這種謬論,受難者要怎麼談原諒?他激動表示:「一定要把當時政府、獨裁者的謊言戳破,我要講到死!讓臺灣經過苦難歲月而獲得的民主能繼續深化!」

高齡 91 歲的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左)、73 歲陳欽生出席「白色恐怖歷史的見證者」講座(攝影/廖昱涵)

高齡 91 歲的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左)、73 歲陳欽生出席「白色恐怖歷史的見證者」講座(攝影/廖昱涵)

國家人權博物館本(6)月 2 日在台北國際書展期間主辦「白色恐怖歷史的見證者」講座,邀請長期從事人權教育的政治受難者蔡焜霖、陳欽生對談,也導讀陳欽生最新出版的英文自傳 “Facing the calamity”。

談起自傳,陳欽生指出,當人權志工後,有許多國外朋友想閱讀有關臺灣白恐歷史的書,但很少有人能用英文寫下來,所以他寫下心裡話,讓更多外國人知道臺灣的威權歷史。

陳欽生指出,中國國民黨要鞏固政權無可厚非,但也要照實、用證據定罪,但事實不然。很多加害者用法律漏洞中飽私囊,讓隨著中國國民黨政府來的人及臺灣人受到莫大痛苦。

身為馬來西亞僑生,陳欽生當年來臺灣的心願就是學習,但沒想到 1971 年被情治人員設計,捲入「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特務用殘忍的刑求要他承認沒做過的事情,甚至差一點被處決,但幸運活了下來。「我確實沒想到可以活到現在!」他指出,12 年的牢獄之災,對他來說很痛苦,即使現在已經離開監牢幾十年,但他至今忘不了那些不人道的對待。

蔡焜霖也導讀書中刑求的情節,當時陳欽生三度尋死。一次喝廁所清潔劑沒死;一次被特務刻意戲弄,在桌上擺了一隻發不出去的短槍刻意讓他去拿,也死不了;最後他甚至一頭撞上玻璃門,但也沒有死。

陳欽生表示,12 年的牢獄之災,心情轉折不只一次。起初從台南被誘捕到台北,當時沒有太絕望,因為自認沒有做任何錯事,當時只是無奈。但後來知道莫須有的罪名加諸於身上,當時很絕望,在痛苦刑求時也想要乾脆結束生命。

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拿著自己的最新出版的英文自傳 “Facing the calamity”(攝影/廖昱涵)

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欽生拿著自己的最新出版的英文自傳 “Facing the calamity”(攝影/廖昱涵)

後來,陳欽生被誣控的「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已另有人頂替,原本應該被放回去,但卻沒有。特務反倒把他騙到景美看守所,表示只要寫出他們要的自白書,就能回去,當時的他只要不刑求什麼都答應。

但在移送過程中,調查局的人又跟他直言:「抓了你就沒打算放你回去。」原本絕望的心情,在陳欽生看到景美看所守外「公正廉明」四個大字,又引起他一絲絲希望。

在景美看守所經過 4-5 個禮拜的不聞不問,身體的傷都好了,本來陳欽生心想應該可以回去了,但特務卻把胡謅的自白變成判決依據。面對 12 年的牢獄,陳欽生起初近 4 年都呈現放棄狀態,但他很感謝其餘的受難者幾乎每天都對他諄諄教誨、鼓勵。後來獄友跟他提到媽媽,才終於讓陳欽生決定不能放棄自己,從第五年起開始接受監獄勞動工作,培養在牢裡面的學習,希望出獄後學以致用。

聽到這,一旁的蔡焜霖大感佩服。他說,身為僑生的陳欽生可以在孤獨、絕望的狀況活下來,雖然他也是政治受難者,但若碰到陳欽生那樣的遭遇,估計自己絕對是會放棄。更令人感動是,陳欽生有偉大的母親,想盡辦法拯救兒子,在不會講中文的狀況下,在當時可以一個人從馬來西亞跑到臺灣、又到綠島,只為了見兒子十幾分鐘,獄方甚至也不願意給他們更多時間。

談到母親,陳欽生也有感而發,自己被抓的幾個月時間內,媽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散盡家財找他,甚至最後一度認定他死了。1988 年,他終於得以回馬來西亞去,看到媽媽從抽屜拿出個木牌,上面寫著「愛子陳某某之位」。他感嘆,這對母親而言是個多麼大的創傷,甚至以為兒子死了。

政治受難者蔡焜霖(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蔡焜霖(攝影/廖昱涵)

1983 年,陳欽生的 12 年刑期終於結束,他原以為,可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以為可以回到最愛的故鄉馬來西亞、回到母親的懷抱,但他的惡夢還沒結束。

當時國民黨政府不讓已經出獄的陳欽生回去馬來西亞,至於原因,他至今不解。當時政府的人只跟他說:「你知道的太多了。」

陳欽生回憶,出獄後他過了 3 年的流浪生活。當初國民黨政府承諾出獄後,會給他身分證和工作,但都沒有兌現,讓他從此變成無家者,在萬華附近流浪。他說,自己曾經有過想要殺了加害者然後自殺的念頭,但很慶幸流浪時體會到臺灣充滿了愛,讓他最終重新站起來。

今年 73 歲的陳欽生說,因為無妄的的牢獄之災,自己的職場生涯從 40 歲才開始,但做到 61 歲就決定退休。他說,從 1988 年結婚之後:「發現從臺灣這塊土地上得到的,遠比當年國民黨威權政府加諸我身上的痛苦還多!」所以 61 歲就退休,希望回饋社會,把最後的人生投注在人權議題上。

至今,陳欽生仍然覺得:「我走對了最後的人生!要更積極、努力代替已經不在人世間的人,去做這件未完的事。」

陳欽生強調,政治受難者們出來講故事,不是要挑起紛爭,只是希望臺灣一天比一天好。他質問,今天臺灣享受的民主和自由是怎樣來的?也許有人不認同,但就是有一群人曾經犧牲自己而得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這是事實。

政治受難者陳中統也到場參與講座(攝影/廖昱涵)

政治受難者陳中統也到場參與講座(攝影/廖昱涵)

陳欽生說,他人生最大遺憾,就是現在沒有看到任何加害者願意站在他們這些受難者面前,說出做這殘忍的事情原因為何?為何願意做出傷天害理的事?他表示,只要加害者願意說出來,相信政治受難者都會原諒他。但他強調,若是為了獎金、中飽私囊而加害,是不會原諒的。

「臺灣那時候也沒有戰爭,但敗退來臺的國民黨反而帶來戰爭。」蔡焜霖說,親身在牢裡遇到那些已經犧牲的前輩,都是人品很高潔的人、都擁有非常美麗靈魂的人。這些人沒有背叛國家、社會。

蔡焜霖指出,經過 10 年牢獄,讓自己從軟弱、不想管事的小孩,反而堅強起來一定要對社會貢獻,要幫那些犧牲掉前輩和晚輩,讓臺灣人知道他們的純真和純潔。他憤怒指出,國民黨亂殺人還在宣傳說是因為他們是共產黨才要殺,那根本「胡說八道!」

「一定要把當時政府獨裁者的謊戳破下去,我要講到死,也要請生哥(陳欽生)繼續講下去,讓臺灣的一代與一代,對自己有充分的信心,因為經過這麼多苦難,現在還是被國際肯定的民主國家,這是經過我們苦難歲月而獲得的,要進一步讓民主繼續深化。」蔡焜霖激動表示。

《來自清水的孩子》漫畫,講述政治受難者蔡焜霖的生命故事,他同時也是人權教育家、《王子》及《儂儂》雜誌創辦人、紅葉少棒推手(攝影/廖昱涵)

《來自清水的孩子》漫畫,講述政治受難者蔡焜霖的生命故事,他同時也是人權教育家、《王子》及《儂儂》雜誌創辦人、紅葉少棒推手(攝影/廖昱涵)

至於加害者,蔡焜霖和陳欽生則有不同看法。他認為,加害者名字都沒出來,談什麼原諒不原諒?像是中國國民黨立委費鴻泰喊要防疫中指揮官陳時中「槍斃」;主席朱立倫說白恐受難者李赫若等人就是共產黨、別妖魔化國民黨保家衛國功績,他認為這樣的謬論不解決,加害者卻擺出好像民主推動者的姿態,說殺人無數的威權者蔣經國是民主推手,要怎麼談「原諒」?

蔡焜霖直指,歷史真相就是,兩蔣在白恐時代拼命要殺人,像是政治受難者黃溫恭從 15 年徒刑被改判槍決,比自己年輕的蔡炳紅等在獄中看個書、寫個信就突然被判死刑:「這是要怎麼原諒?」

「前輩他們的靈魂我一定要講下去,那些加害人一定要追究到底,咎責要最優先來做!」蔡焜霖說,不是要報復,對死了的加害者者也並非要鞭屍,只是他要負責任,歷史上也要寫清楚,要清楚彰顯這些濫殺無辜是錯誤的。

陳欽生最後則感嘆,要是沒有蔡焜霖的鼓勵,就沒有勇氣站出來講自己的故事。現在他認為,自己有責任讓大家知道臺灣這塊土地過去發生的事,希望有一天,那些不認同他們出來講的人,也能慢慢了解過去發生的事情。

陳欽生回憶,當初人權館籌備處成立,將近有 20 個政治受難者一起奮鬥,把國家人權館建立起來。今天看到人博館有很多改變,但唯一遺憾就是到今天能夠分享的人已經所剩無幾,有的已經走了、有的已經無法自理。期待更多政治受難者的二、三代站出來,但他們又無法取代政治受難者本身的角色,所以他認為只要他們這群受難者還能動,就應該出來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