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批促轉會讓在野黨高度疑慮撕裂社會不是轉型正義目的

作者
朱乃瑩
發佈時間3/23/2022, 10:55:13 AM
最後更新3/23/2022, 11:19:35 AM

【沃草】記者朱乃瑩報導

促轉會將於今(2022)年5月解散,蔡英文政府提出促轉條例修法草案,將促轉會解散後的各項轉型正義業務分散到各部會持續推動,並在行政院設立「促進轉型正義會報」,由行政院長擔任召集人,並設「人權與轉型正義處」等配套措施。今(23)日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出席公聽會時強調,這些設計是朝向更負責、更承擔。何佩珊話鋒一轉,似乎要藉由批評促轉會工作,爭取朝野立委對修法版本的支持。何佩珊說,立法院隨時可以叫部會來詢問,「不像現在的促轉會讓在野黨高度疑慮或社會撕裂,不是轉型正義想要的。」

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取自立法院資訊系統。)

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取自立法院資訊系統。)

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今(23)日由陳以信排案召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推動轉型正義與未來承接任務移轉」公聽會,邀請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促轉會代理主委葉虹靈、多位專家學者與相關部會官員出席。

由於討論提綱寫到「世界各國對於轉型正義任務都採速戰速決」、「檢討我國促轉會邁向常設化」、「永無止境的轉型正義帶來爭議」、「球員兼裁判」、「疊床架屋」等主觀用語,遭到多位專家學者批評,中國國民黨籍召委陳以信稍後也坦言「提綱寫得不好」,讓討論失焦。

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藉由批評促轉會工作,爭取朝野立委對行政院修法版本的支持。他強調,目前的設計是朝向更負責、更承擔。對於由法務部接手處理平復國家不法,他說各國都是用國會立法撤銷過去的國家不法,台灣也需要尋求朝野共識,立法授權法務部認定過去的不法事實。他指出,立法院對法務部更能有效監督,只要對認定有疑義,隨時可以叫法務部來詢問,「不像現在的促轉會讓在野黨高度疑慮或社會撕裂,不是轉型正義想要的。」

上週三(16日)審查此次修法版本時,何佩珊面對朝野質疑就多次無法回答。民進黨立委江永昌詢問行政院是否考量將現有二二八基金會改組、承接相關業務的可能性。何佩珊表示可以討論,但細節要請葉虹靈說明,令江永昌當場不滿,「代理主委能有多少權限、協調多少人?我要問你行政院!」

各國轉型正義都「速戰速決」而台灣「永無止境」?國民黨召委陳以信提綱惹議

民進黨立委江永昌舉歐洲各國為例,強調轉型正義並非「速戰速決」,需要不斷反省,更不應該說才做 5 年的促轉條例是「永無止境」。他指出,有人說轉型正義造成社會對立是「倒果為因」,如果不做,仇恨與怨念才會永無終止。

江永昌分析,任何政策都會造成人民的一些負擔,例如要推動司法正義、居住正義,或是為了保護環境要課徵碳稅,這些都有法遵成本,但不是為了阻礙國家發展,而是要得到改革前進的動力。他總結道,轉型正義的討論重點,不應該是如何將促轉會業務分拆到各部會,而是政府各部門共同追求轉型正義,甚至五院都要共同努力。

民進黨立委江永昌。資料照(攝影/朱乃瑩)

民進黨立委江永昌。資料照(攝影/朱乃瑩)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施逸翔也指出,德國在2015年仍在追究低階的納粹黨衛軍,讓他在95歲仍被判處4年;2021年也追訴一名96歲的前納粹份子;西班牙近年通過《歷史記憶法》,也是持續在處理轉型正義。

台灣永社理事長黃帝穎進一步指出,連不太談轉型正義的美國,都把發現的納粹老兵遣送回德國受審,2018年甚至以「隱瞞納粹身份」為由,解除一名納粹老兵的公民權身份,將其引渡到德國。黃帝穎強調,面對轉型正義不是單一機關的責任,貫徹憲法規定的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是所有憲法機關的憲法義務。

法務部接手認定行政不法、行政院「轉型正義會報」開放性都有疑問

政治受難者聯合工作小組召集人蔡寬裕強調,轉型正義工作不能中斷,也應該有專責單位負責,受難者也才有對口單位。他表示,希望這個會期能通過權利回復法案,讓這些八、九十歲的老人能在有生之年,獲得一些賠償,安度晚年。他強調,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造成兩萬多個家庭破碎,目前僅知道有眾多被害者,但「加害者在哪都不知道。」

政治受難者陳中統於會後受訪表示不滿,表示「我看得出來這個黨團在想什麼,就是拖拖拖!」左一個公聽會、右一個公聽會,還要加上法案二讀、三讀的時間,對受難者真的很不利。他感傷,許多政治受難者出獄後妻離子散,甚至一找到工作,隔天警察就會上門警告雇主,導致很多人就業狀況不利、經濟也不好。他指出,轉型正義後續還有很多工作,例如推動人權教育、找出加害者,也需要處理中正紀念堂,這些都需要有專責單位處理,打散到各部會不是辦法。

政治受難者陳中統醫師。(攝影/朱乃瑩)

政治受難者陳中統醫師。(攝影/朱乃瑩)

民進黨立委陳歐珀強調,轉型正義是民進黨的核心價值,需要全力落實,未公開資料在未來應該更透明開放,而不是「鎖在行政院會報」,無法落實真相呈現。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秘書蔡喻安表示,推動人權教育是轉型正義落實的關鍵,除了促轉會完成的總結報告應該在民間持續推廣,更應該明訂辦理轉型正義業務的公務員,應該定期接受培訓;明訂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會報」召開的頻率,並向社會大眾公開內容;要求行政院長應該每年提出轉型正義年度報告。

對於後續將由法務部繼續辦理平復國家不法,蔡喻安則認為,由行政權撤銷司法權的判決,並不適合。

受難者賠償與財產返還:另設基金會或由既有「二二八基金會」承接?

部分立委與專家學者不認同新成立「權利回復基金會」,處理二二八及白色恐怖受難者賠償與財產返還事宜,認為相關業務可以由既有的「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轉型後接手。

中央大學歷史學榮譽教授賴澤涵曾擔任首屆二二八基金會董事,他認為,基金會的運作嚴謹,具有相當公信力,可以理解有人希望直接改組、承接業務的想法。但他也指出,基金會經過轉型,早期處理賠償業務的法務人員已經解散,而且全體政治受難者的問題,也比二二八基金會面對的複雜。

中央大學歷史系榮譽教授賴澤涵。(攝影/朱乃瑩)

中央大學歷史系榮譽教授賴澤涵。(攝影/朱乃瑩)

主管二二八基金會的內政部民政司長呂清源也說,二二八基金會從2009年轉型後,內部人才結構已經多為歷史與教育專長,對於地政調查、財產賠償等業務已較為陌生。且權利回復基金會是任務性組織,二二八基金會卻是永續存在的基金會,兩者性質也不相同,因此希望另設基金會。

中國國民黨立委葉毓蘭質疑,行政院選擇新設基金會,會讓人懷疑「要清出足夠員額安置與酬庸」各方都不會祝福。

二二八紀念館前館長廖繼斌表示,因為二二八事件的當事人幾乎都不在了,如何認定可以請求賠償的權利繼承人,才會是最困難的問題。而二二八基金會在這方面較有經驗及權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