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學者陳方隅讚安倍當全世界都想靠中國發大財他已開始說服民主國家圍堵中國

發佈時間7/22/2022, 10:16:46 AM
最後更新7/22/2022, 11:06:20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不幸遭遇刺殺逝世,引全球哀悼,是什麼讓他成為國際的重要領袖?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陳方隅指出,1990 年代後美國與中國關係升溫,成為「準同盟」,中國 2001 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奠定「世界工廠」地位,2008 年的北京奧運更讓中國的強國形象達巔峰。當全世界都在想靠中國「發大財」時,安倍就已看出中國崛起對世界民主的威脅,2007 年他提出隱含包夾中國意味的「自由繁榮之弧」,2012 年又進一步提出「亞洲民主安全之鑽」,直接點名中國威脅。安倍的遠見在 10 年後也被美國接受,成為圍堵中國的「印太戰略」。

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陳方隅(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陳方隅(資料照,攝影/廖昱涵)

民團「經濟民主連合」13 日舉辦「台美關係真的『堅若磐石』嗎?認識美國對台政策的『變』與『不變』」講座,邀請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經民連顧問陳方隅主講、由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賴怡忠主持。

「實際上臺美關係進程中,不少是安倍的影子。」賴怡忠指出,日前《華爾街日報》刊登美國前國安副顧問博明的文章,指出「印太戰略」是安倍發明。對美國而言,印太戰略就是美國政府接受安倍說服、透過美國發揚光大,在印太地區已經成為共同語言,當然只有被圍堵的中國在反對。印太戰略讓臺灣的國際關注點增加,另外也包括歐洲、北約都被視為重要關注區,這是不容易的發展。

陳方隅指出,回顧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美國在 1971 年起為了「聯中制蘇」,開始了對中的和解與接觸政策。

陳方隅表示,當時美國也相信「民主化理論」,也就是藉由一起賺錢就會產生中產階級,並要求政治開放,讓獨裁國家民主化。這樣的想法在 1990 年代達到高峰,尤其民主黨柯林頓時期,當時中國開出許多發大財的空頭支票、找美國大公司遊說,讓以「人權政策」自居的民主黨政策大轉彎,直接給中國最惠國待遇,沒有附帶任何人權改善條件。

一直到 2021 年,才由美國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出面,正式宣布「與中國交往」的政策已經結束。

陳方隅指出,這期間美中關係好到不行。2001 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其「世界工廠」地位就此展開。2001 年,美國重心轉移到反恐戰爭及中東,當時還和中國一起反恐。2007 年的金融危機,美國直接和中國一起救市。2008 年的北京奧運,更讓中國的國際形象達到高點,被視為崛起大國。

安倍提出的「自由繁榮之弧」、「亞洲民主安全之鑽」(圖片取自直播)

安倍提出的「自由繁榮之弧」、「亞洲民主安全之鑽」(圖片取自直播)

陳方隅指出,當全世界都在和中國一起「發大財」時,2007 年、剛開啟第一任首相任期的安倍,就已經意識到中國崛起會對民主造成威脅,因此提出「自由繁榮之弧」,從日本連到澳洲、經過印度、到波羅的海。沒有說針對誰,但可以看出就是劍指中國。

2012 年,安倍戲劇性東山再起,第二任首相期間進一步提出「亞洲民主安全之鑽」。連接日本、美國、澳洲印度,甚至直接針對中國,表示南海、東海如果再不形成同盟,就會變成「北京的弧」。

當安倍正在連結盟友圍堵中國,全世界在幹嘛?陳方隅指出,這時的臺灣正在進行 ECFA 大辯論,最後臺灣的選民選了中國國民黨籍的馬英九當總統、選擇要與中國多一點交流。陳方隅表示,當時連臺灣人都不認為中國是威脅,甚至美國也才剛開始討論「重返亞洲」政策。

陳方隅稱讚,安倍是有遠見的政治人物。在提出政策 10 年後,美國接受了他所提的「印太戰略」方案。他帶領日本從經濟繁榮的國家,成為國際政治中重要的角色。尤其現任美國總統拜登上台時,日本最擔心美國外交政策沒有延續川普路線,當時安倍卸任不久,繼任的首相菅義偉也派很多人去遊說拜登,顯示印太戰略的形和維繫都和安倍有很大關係。

短期看不到一中政策、戰略模糊的改變

回到臺灣,拜登的上台也引來不少人擔心臺美關係倒退,但陳方隅認為,拜登不僅承襲川普還更推進。

陳方隅指出,拜登從 2021 年 3 月開始,推動美國和各國的雙邊議題中,都提到「臺海安全」,以前美國「怕中國不開心」的心情已經在消失。

陳方隅強調,認識臺美中關係,就知道美國長期以來有個「不變」,就是「一中政策」,有點像是咒語,但因沒有明確的實質內容,所以彈性、好用,等於美國把詮釋權握在手中。但實際上,美國對臺政策每天都在變,只要美國通過新法案或新政策,就有改變。

「 If it isn’t broken,don’t fix it(沒有完全壞掉就不要修理他)」陳方隅指出,這是美國有趣的處事原則。尤其這套用在美國對臺灣的「一中政策」、「戰略模糊」上非常合適,實際上內容又非常彈性。所以他認為,短期內看不到美國「一中政策」的改變。

「美國短期內也不可能放棄戰略模糊。」但陳方隅強調,拜登自 2021 年起三番兩次在公開場合說會協防臺灣,雖事後都有官員聲明對臺政策「不變」,但都講了這麼多次,他認為這意味著不會放棄模糊,但整體走向清晰。如同《華盛頓郵報》所下的標:「Less ambiguous. More strategic(越少模糊,越多戰略)」

陳方隅也表示,美國維持「一中政策」和「戰略模糊」,給了「疑美論」操作空間。但他強調,外交政策「永遠」是從自己國家的利益出發,所以要破除「疑美論」,要去看美國的國家利益。

何謂美國的國家利益?陳方隅認為,就是二戰後拉出來的「三大島鏈」,而臺灣就處於第一島鏈的正中間位置,也就是美國將軍麥克阿瑟所說的「不沉的航空母艦」,是圍堵共產擴張的重要戰略位置。

陳方隅質疑,美國人要是賣臺、讓中國控制臺灣,等於讓中國可以在臺灣東岸建立海港,直接面對整個太平洋、直接威脅美國在太平洋的地位,有可能隨便賣嗎?若以美國的「海權思維」來看,臺灣周遭主要的世界航道,佔全世界 40%的貿易量,美國會讓臺灣海峽這條線輕易落入中國控制嗎?

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賴怡忠(資料照,攝影/何宇軒)

台灣智庫諮詢委員​賴怡忠(資料照,攝影/何宇軒)

美國政策該如何不礙臺灣民主

陳方隅指出,「戰略模糊」一開始的設計意義有兩層面:嚇阻臺灣做出不負責任的政策、也嚇阻中國。但這幾年來,幾乎沒有人在討論臺灣的部分,他認為是由於蔡英文政府這幾年的外交政策成功,說服了美國認定會改變現狀一方就只有中國。但他也質疑,若 2024 年後,臺灣會這樣被美國認為嗎?還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賴怡忠則質疑,戰略模糊怎麼會不妨礙到臺灣民主?過去要維持戰略模糊,甚至變成臺灣的修憲主張都被否決、公投還被設下條件,嚴重戕害臺灣民主。他說,這是現在大家攻擊「維持現狀」的問題,該怎麼說服大家支持這樣的外交策略?

陳方隅同意,美國太害怕臺獨,導致任何風吹草動都不行。2018 年,蔡英文以民進黨主席下令黨公職、黨工不准參與東奧正名公投,應該就是受美國壓力,所以這要持續溝通。他認為,美國對臺灣國內政治沒有足夠認識。但從去年美國送臺灣一大堆疫苗,代表美方有看到美國外交政策對臺灣國內政治效應的效應,但這還不夠,面對憲改等美國人認為敏感的議題,蔡英文政府的說服方式都還要加油。

賴怡忠也認同,既然大家都是民主國家,應該理解社會就是會有不同聲音,吵架是必然會發生。美法、美日都曾有過激烈爭論,比臺灣嚴重的多。只是因為臺灣很需要美國,認為惹怒「老大哥」就不得了,但他呼籲臺灣政府「心臟大顆點」,吵架是健康民主社會會出現的意見分歧現象,讓美國政府理解後,他們應該就不會大驚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