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學生濫用公家資源黨產會認定救國團14 億現金61 筆不動產需繳還國庫

發佈時間7/26/2022, 10:31:20 AM
最後更新7/26/2022, 10:35:38 AM

【沃草】記者廖昱涵報導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黨產會)經過 4 年的調查,今(26)日決議認定過去名為「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的救國團,旗下 61筆土地建物及 14 億現金為不當取得財產,並追徵已轉移無法返還部分 2 億元。黨產會副主委孫斌指出,救國團就像冰山,表面上做了輔導、帶營隊等好事,但冰山下,威權時期協助國民黨監控學生、獨攬並濫用補助等卻不為人知。號稱慘澹經營、物美價廉,但實際上卻是由政府免費借用國家土地、僑委會甚至每年補助 8000 多萬、教育部前後也補助近 4.6 億 。孫斌總結,目前的救國團規模,就是奠基在過去高額的政府補助上,涉及不當特權的運用,因此認定為不當取得財產。

救國團被黨產會認定的不當財產遍佈全臺(圖片取自:黨產會)

救國團被黨產會認定的不當財產遍佈全臺(圖片取自:黨產會)

救國團成立於 1952 年,最初名為「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隸屬於中華民國國防部總政治部,由蔣經國為首位主任。以團康旅遊、登山活動、張老師專線聞名,也在各地擁有許多運動中心、活動中心。

黨產會主委林峯正指出,四年前黨產會認定救國團是中國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到現在調閱很多檔案、經過詳細分析比對,於今早召開委員會決議認定,救國團名下 61 筆土地及建物、13 億 9,449 萬 7,912 元為不當取得之財產,命之轉移國有。已移轉他人而無法返還部分,依法自救國團之其他財產中追徵 2 億 4,057 萬 3,554 元。

林峯正強調,處分書送達 30 天後,若救國團不履行就強制執行。至於考量救國團活動中心、運動中心、各類補習班服務,他也表示在執行時可以細部討論,盡量以不傷害消費者服務為前提。

「救國團就像是冰山,表面上有像是張老師輔導、校際聯誼、寒暑期營隊活動等好事,但經過調查,冰山下面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事。」孫斌指出,救國團藉此灌輸青年利於中國國民黨的思想、從事校園監控、對海外留學生佈建監控、獨佔校際活動。他說,當時國民黨很怕臺獨,所以針對國內外校園嚴密監控,預防學運發生。

至於救國團號稱的「物美價廉,慘淡經營」?孫斌也打臉,事實上救國團活動是國家單位配合舉辦,像是活動中心等相關活動據點,土地也都由國家提供。

黨產會直指情蒐、監控學生、特權經營、獨攬補助才是救國團全貌,不只表面上的偏鄉服務、心理輔導等(圖片取自:黨產會)

黨產會直指情蒐、監控學生、特權經營、獨攬補助才是救國團全貌,不只表面上的偏鄉服務、心理輔導等(圖片取自:黨產會)

孫斌指出,救國團參與校園監控,灌輸政治思想。救國團自 1952- 1967 年隸屬國防部,受到國民黨指導,配合僑委會、外交部招募海外青年到臺灣學中文,為國民黨挑選未來海外工作幹部。1970 年脫離國防部後,更參與大大小小的監控專案,包括在寒暑期大內宣活動「寧靜小組」。

孫斌表示,1971 年救國團參與「春風會報」,針對每個學校中思想不傾向國民黨的學生,進行言行考察、蒐集學生社團活動。這樣的春風會報,在 1983 年升級為「校安會報」,救國團的任務就是掌握學生社團動向,以輔導學生名義,阻止國民黨不希望發生的狀況。

表面上從事休閒輔導,但救國團另有所圖。孫斌引述 1983 年校安會報報告書,其中明指出「重視學生休閒之輔導」就是救國團業務。也提及救國團利用日月潭、西門町等地活動中心舉辦座談,防止「陰謀份子拉攏」。並藉由舉辦營隊或召集學生幹部進行研習,在活動中掌握優秀幹部提供國民黨運用。

1974 年的國民黨中常會紀錄中更寫到,救國團舉辦「旅港青年夏令營」,是為了秘密遴選有可能送回中國進行顛覆的份子。孫斌說,顯見救國團利用青年自強活動,背地裡都是為國民黨進行反共工作。

救國團威權時期幫助國民黨從事校園監控(圖片取自:黨產會)

救國團威權時期幫助國民黨從事校園監控(圖片取自:黨產會)

在救國團的海外工作部分,救國團則是拿著國民黨、行政院的錢,監控留學生。孫斌引述 1971 年國民黨中常會紀錄中,裡面提及防治臺獨的「安詳專案」,救國團就報告要以預算 50 萬,建立留學生資料,並以提供留學生、學人寒暑期回國名義為之。

1973 年國民黨中常會紀錄中,國防部情報局長葉翔之「訪美工作報告」更明確提及:「留學生工作由救國團負責」。內文也顯示國民黨中央海工會派駐在外國的留學生工作者,都是救國團所介紹,工作包括佈建細胞、蒐集留學生活動情報,分送各情報單位。孫斌說,顯見海外職業學生,其實都是救國團參與其中,相關費用由行政院撥發轉款,交總負責人之用,不必事前向國內請示。

救國團也壟斷當時校園活動的市場和機會。孫斌引述 1983 年校安會報第四次會議紀錄,裡面提及校際活動在當時被禁止,因擔心跨校學生串聯,造成國民黨執政壓力。會議結論提及「今後校際活動還是應該由救國團領導」,並要求教育部要優先給予經費或其他支援,不透過救國團就不予支持,「以誘導社團活動納入正途」。

救國團「左手拿免費,右手拿經費」

至於救國團辦活動的經費哪裡來?孫斌指出,救國團會指揮其他公家機關協辦活動。以 1972 年的「暑期青年育樂活動支援單位一覽表」,可看見救國團的活動都需要國防部單位去支援操舟,並提供橡皮艇、野外炊具。甚至救國團會去協調臺鐵加開班次,還要求以五折優惠票價支應學員往返各地。

孫斌直言,救國團引以為傲的自強活動,從中賺取的錢正是由當時無數公務員在背後提供的公家資源,才有的成績。

從檔案上可見,救國團活動是由許多公務資源提供(圖片取自:黨產會)

從檔案上可見,救國團活動是由許多公務資源提供(圖片取自:黨產會)

救國團遍佈全臺的活動中心,都不是買的,都是先「借」國家的地,之後才用租的就地合法。孫斌舉例,像是「日月潭青年活動中心」就是救國團 1973 年申請租用林班地,由林務局局同意租用,但契約上卻另記載「免租金」。而花蓮的「觀雲山莊」則是由教育部 1983 年向林務局租用林班地,再轉借救國團。

除了免費借用國家土地,救國團同時也領取政府補助。孫斌指出,像是過去僑委會就每年補助 8000 多萬,辦理海外青年回國觀摩團等服務活動。至於活動中心的興建補助,教育部前後也補助共 4 億 5800 萬。他補充,這還是資料上查得到的,查不到的還不知道多少。甚至 1969、1970 年由國民黨代領轉發的情報局補助款,就高達 700 多萬。

孫斌總結,目前的救國團規模,就是奠基在過去大規模的政府補助上。因此,現在救國團財產很大部分都涉及過去不當特權運用,且配合國民黨校園監控,與國民黨壓迫體制有關,黨產會因此認定這些取得財產都是不當取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