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報告揭520 農運國民黨干預司法警總編故事國安局指揮檢察官蒐證

發佈時間5/20/2022, 10:53:20 AM
最後更新5/20/2022, 11:15:45 AM

【沃草】記者朱乃瑩報導

今(20)日是 1988 年「520農民運動」34 週年,當時已經解嚴,案件不是由軍事法院審判,已經是由普通法院審理,但仍有 70 多人遭判刑。促轉會於上(4)月撤銷其中一位受害者邱煌生的判決,促轉會委員徐偉群指出,根據調查,邱煌生被指控的犯罪「事實」根本不可能發生,且事發後行政院長俞國華、中國國民黨秘書長李煥等人,還組成小組討論案情,並由李煥去「協調」司法院長林洋港「配合辦理」。參與調查的台大法律系教授孫迺翊指出,警總在「520事件」後成立專案,情治機關彼此協調,最後把情況匯到國安局。警總準備故事版本,並透過高等檢察署的「人二室」掌握審判進度,當審判過程發現證據不足時,國安局還指示(檢察官)去調華視的影帶以補強證據。

「520 農運」當事人邱煌生(攝影/朱乃瑩)

「520 農運」當事人邱煌生(攝影/朱乃瑩)

34 年前的「520 農民運動」,是解嚴前後一連串農民運動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樁。1988 年李登輝政府欲擴大開放美國農產品進口,讓雲林、嘉義、台東、高雄等地數千名農民北上抗議,在遊行隊伍經過立法院時,與警察發生發生激烈衝突,多人被警方逮捕,並被指控「對警察丟石頭」。促轉會於上(4)月 24 日平反當事人邱煌生「妨害公務」的司法不法案件,並在同月 30 日舉辦的成果發表會中,專題呈現該案特殊性。協助農民向促轉會陳情的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今(20)日舉辦記者會,邀請多位「520 農運」當事人出席,指出邱煌生案雖已被促轉會撤銷,但還有 70 多人猶待平反。

邱煌生正是被控「用菜車載石頭」的關鍵人物,根據判決書記載,邱煌生在前一天深夜在雲林二崙公墓搬掘了一公噸的石頭,用白菜掩蓋,並將裝滿石頭的卡車停在立法院前,讓抗議者用以攻擊員警。

促轉會委員徐偉群說,該會過去大部分都是處理軍事審判案件,邱煌生案是少數促轉會處理的普通司法案件,最大的差異是,普通司法案件經過一定期間就會銷毀卷宗,也不容易看到「蔣介石在判決上批字」等政治指令的痕跡。

司法不法案件審查小組成員、台大法律系教授孫迺翊強調,1988 年的法院看起來已經跟今天的司法體系差不多,審檢分隸{{ footnote://1 },檢察官與司法官都經過專業法律訓練、通過國家考試,也不是必須加入國民黨。因此,促轉會審查小組內部也有人指出,只看判決,無法區分本案跟一般冤錯假案有何不同。

彼時雖已解嚴,但徐偉群指出,在仍未解除的「動員戡亂」體制下,國家仍處於黨國體制中,警總、萬年國會仍然存在,黨政軍仍然控制媒體,「人二室」仍佈滿國家機關,而對校園、社會的監控,更一直延續到 2000 年政黨輪替。

「檢察官不是偵查主力,警總才是。」徐偉群指出,在「520 事件」之前,國家就透過情治、警政、線民一路監控農運組織,在案件發生後甚至組成小組,成員包括行政院長俞國華、中國國民黨秘書長李煥(隔年繼任行政院長),會中指示由李煥去「協調」司法院長林洋港「配合」,且偵查過程中,檢察系統還透過「人二室」,將偵查與起訴情形告知警總。

左起:促轉會委員陳雨凡、台大法律系教授孫迺翊、促轉會委員徐偉群(攝影/朱乃瑩)

左起:促轉會委員陳雨凡、台大法律系教授孫迺翊、促轉會委員徐偉群(攝影/朱乃瑩)

徐偉群指出,根據促轉會調查,在檢警所指控的時間地點,邱煌生所開的卡車,當時根本不在立法院或周邊道路上,而法院判決記載的「故事」,是根據邱煌生與另一位當事人溫界興的自白,來源卻是不正取供,但法院並未積極糾正國家的不法侵害,反而將檢警編造、違反事實的故事照單全收,鞏固了國家的不法行為。

孫迺翊補充,警總在「520事件」後成立專案,情治機關彼此協調,最後把情況匯到國安局。警總準備故事版本,並透過高等檢察署的「人二室」掌握審判進度,當審判過程發現證據不足時,國安局還指示(檢察官)去調華視的影帶以補強證據。

「可以想像檢察官或法官,都不希望抽到這樣的案子。」出身司法世家的孫迺翊感慨,承辦的檢察官與法官,或許都知道背後有一個巨大體系,但不一定願意花力氣去衝撞、質疑黨國體系,法官把臉別過去,「唯一能做的就是看(檢警提交的)證據依法審判,而不去問證據是哪裡來。」

會計師路過就被抓!當庭對質警察竟推「什麼都忘了」 邱顯智為「520 農運」70 受害者爭取平反 

「沒有他們的犧牲奉獻,就沒有今日台灣的民主,但他們已經沒時間再等!」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今(20)日舉辦記者會,邀請多位「520 農運」當事人出席。10 幾位農運受難者約在 4 年前串連以爭取平反,去(2021)年由邱顯智陪同赴促轉會陳情。

邱顯智指出邱煌生案率先被促轉會撤銷,但還有 70 多人猶待平反。在促轉會解散之後,這些工作將移轉到法務部,他強烈要求法務部勿讓平反中斷。他指出,陳水扁、蘇貞昌、謝長廷都是當年的辯護律師,呼籲蘇貞昌與即將成立的行政院「人權與轉型正義處」將 520 農運列為最優先事項。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中持麥克風者)陪同「520 農運」當事人張再凱(左起)、林美妏、陳景祥、邱煌生、張信義召開記者會(攝影/朱乃瑩)

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中持麥克風者)陪同「520 農運」當事人張再凱(左起)、林美妏、陳景祥、邱煌生、張信義召開記者會(攝影/朱乃瑩)

平反邱煌生案花了一年時間,會不會擔心要 70 年才能處理完剩下的案件?邱顯智向《沃草》表示,他曾在審查促轉條例修法時,要求法務部接手後,應成立獨立審查委員會,加速調查,也獲得次長陳明堂承諾。而邱煌生案凸顯法官背後有警總指揮,讓這個案件的獨立性出現疑問,相信其餘案件也很快能平反。

「有權有勢的人享有『司法』,沒錢沒勢的就是『輸法』!」在獄中讀完整本《六法全書》的邱煌生情緒激動,痛訴當年的政治檢察官、政治司法官「腳數好」(有膽)就出來跟受害者辯論,讓民主化後台灣的主人去評判。他也提到,當年被帶到警總時,偵查人員恐嚇他如不承認,「會讓我全家死光光、要刑求到我受不了、載我到高速公路上踢下去讓車撞死,還可以說我是畏罪自殺!」

被通緝而全台逃亡 12 年的副總指揮陳景祥說,他就是去立法院借廁所的當事人,當時他們只有三個人,怎麼可能主動跟警察起衝突?他強調,警察把另外兩個人抓起來,設下陷阱,刺激群眾為了營救他們而發生衝突。被抓起來的溫介興被刑求,他則在全台逃亡 12 年,共住過 30 個地方,「我跟鄭南榕一樣,覺得我沒做錯事,為何要被關?」

當事人林美妏,同時是副總指揮邱鴻泳的遺孀。他當場哽咽說,孩子在學校都被同學笑,他覺得(對孩子)很抱歉,想到這些就很心酸,沒辦法說話。

另一位「路人變被告」的會計師張信義回憶,他從嘉義到台北拜訪客戶,路過立法院旁的喜來登飯店(當時為來來飯店),遇到警察正在「像扛豬一樣」抓捕農民,他閃避不及被撞倒,警察就把他銬起,指控他投石襲警。張信義回想法庭上與那名警察對質時,仍氣憤不已,「律師問他我穿什麼顏色的衣服,他說忘記了;他又說注意我丟石頭很久,律師問他我用哪隻手丟,他也說忘記了!」

張信義說,情治人員刑求時專挑腎臟下手,使他腎功能萎縮,而他的母親聽聞噩耗後撞牆過世,可說被黨國體系害到家破人亡。

註解

  1. 審檢分隸:「中華民國」從 1943 年起的司法制度為,最高法院隸屬司法院,其他各級法院與分院隸屬「司法行政部」,其又隸屬於行政院,長期被詬病「行政權管理司法權」違背權力分立原則。司法行政部亦統轄最高法院檢察署及各級法院檢察官,形成「審檢一家」。雖然大法官第 86 號解釋(1960)即認為應由司法院掌理審判,但遲到 1980 年才修正《法院組織法》,讓審檢分隸,司法行政部改組為法務部。
  1. 刑事訴訟法第 156 條規定: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之方法。
  1. 促轉會在 2022 年 4 月 20 日發布新聞稿指出,「遊行群眾下午行至立法院門口時,因農民借廁所遭拒等情事發生警民衝突及大規模流血逮捕、驅逐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