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聚點幼獅文藝都曾是不當黨產作家朱宥勳認識歷史才能清除記憶中的無形黨產

發佈時間1/4/2023, 9:23:54 AM
最後更新1/4/2023, 9:23:56 AM

【沃草】特約記者劉芮菁報導

著有《學校不敢教的小說》、《作文超進化》及小說《堊觀》的作家朱宥勳指出,「不當黨產」在他的生活中無所不在。他的父親曾擔任救國團的「嚕啦啦」活動服務員,學生時期很憧憬的《幼獅文藝》也隸屬於救國團,甚至常和朋友去唱歌的「星聚點KTV」(指過去「西門星聚點」承租的大世界大樓,為國民黨黨產,每月租金約 500 萬)也是不當黨產。他笑稱,在他的印象中「星聚點KTV」就是一個完全無害、可以唱歌、食物很好吃的地方,「你們可以想像我知道他是黨產時受到極大的驚嚇。」他認為,從歷史脈絡重新認識這些「黨產」,才能回顧這段不公不義的過去,讓讀者進行自我反思,清除記憶中的「無形黨產」。

前衛出版社上 (12) 月 17 日於「左轉有書」書店舉辦《黨產偵探旅行團》新書發表會,邀請作者代表暨清華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鄧慧恩、作家朱宥勳新書導讀。《黨產偵探旅行團》一書是由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策劃,由鄧慧恩率領清大、成大多名臺灣文學碩、博士,從文史的角度切入剖析中廣、地寶、救國團、梅屋敷等「黨產」被接收、運用的來龍去脈。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專任委員林聰賢強調,在追查黨產的過程中,累積了數億萬計的資料,很希望讓社會了解黨展會在做什麼,這本書是黨產會透過淺顯話語跟社會對話的開始。

爬梳黨產會調查報告 文學工作者轉譯成平易近人的故事

鄧慧恩指出,黨產會累積了龐大而嚴謹的調查報告,這些資料在其官網都能查到,但艱難的法律用語可能讓大眾望之卻步,她希望用文學工作者最擅長的「說故事」方式,以類似「電影剪輯」的手法,把黨產會的研究資料轉譯為平易近人又不失溫度的內容,讓社會大眾對黨產會的調查有更詳盡的理解。

在爬梳黨產會研究報告的過程中,鄧慧恩看到國民黨政府在接收日本殖民時期遺留下的財產時,明明想要佔為己有,卻藉由很多行政文書的程序,來合理化「佔有」的過程。她指出,雖然很多案件已成為歷史,但臺灣社會仍有類似的錯誤不斷在發生,「如果我們沒有回溯出來、沒有說給大家聽,沒有告訴大家這個過程多沒不義、不合法,大家就會順理成章地接受這些事情的發生。」

從「天外天換梅屋敷」一案 黨產研究連結文史工作者

在籌備這本書時,鄧慧恩對「天外天劇場換梅屋敷」的案例印象深刻。天外天劇場是臺中富商吳子瑜所興建,是臺中第二座現代化戲院。但吳子瑜基於愛國情懷,在戰後賣掉了天外天劇場,用來「認養」國民黨政府接收的日本料理餐館「梅屋敷」,修繕和捐助總共耗費他 200 多萬元。

鄧慧恩曾到臺中探訪天外天劇場,並與當地文史工作者交流。當文史工作者們知道天外天被拿去「換」梅屋敷時非常激動,因為他們只知道爭取保存天外天,卻不知道換梅屋敷的一段歷史,很感謝鄧慧恩「幫我們把後半段接上來了」。從這個經驗中,鄧慧恩發覺到,黨產本身就是臺灣這塊土地的一部分,她在編著本書的過程,也是用不同視角來連結關注不同領域的人。

日治警察會館竟成「反日演講」禮堂 黨產研究凸顯歷史荒謬

朱宥勳則強調,相對於黨產研究從法律、公文或財務的角度切入,從歷史出發會讓《黨產偵探旅行團》一書有很特殊的樣貌,因為它處理的是這些黨產的「意義」。特別是,多數不當黨產是日本殖民時代留下的財產,歷經國民黨政府的「接收」、「轉賣」,會讓每棟建築物有三個時空──日本時代、國民黨使用、現在的情況,當三個時空擺在一起,有時候可以看到歷史的荒謬。

例如,日本時代供外地警察差旅住宿的「警察會館」,二戰後成為舉辦「國語演說比賽」的大禮堂,為的是塑造反日思想、宣揚中華文化的偉大。又隨著這個警察會館被轉賣、淪為私人財產,現址已成為臺北街頭一家尋常的藥妝店,鮮少人知道它背後有關不當黨產的歷史。

「不當黨產」其實無所不在 KTV、文藝雜誌都是權威提款機

朱宥勳認為,這些「不當黨產」經過轉賣或歷史變遷,或許現在已經失去了國民黨政府進行思想控制的意義,現在不需要完全否定其價值;而有些黨產被轉賣後成為「私人財產」,更不能否定其擁有者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但起碼我們(對這些黨產)要有歷史的認知,透過故事去理解它是一個好的方式。